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我被6个教练干,我和邻居风流老太太

脏乱差不足以描述这里的生活环境。

每个城市在底层的生活区域,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棺材房。这个城市也不例外,也有这样的隔板房,大家称之为群租房。一个六十平米的房子却用三合板隔成了六个房间来,除了一个公共厕所和一个散发着腐朽味道的厨房每一个房间只有十平米不到,一张床占据了房间几乎所有的面积。当然,房间本来布局的主卧能好上许多。剩下的房间简直是小的可怜。一进房门就得脱鞋上床,如果分布好的情况下还可以放下一个几十块钱的布柜子,这个布柜是这样设计的:里面是用不锈钢钢管撑起四方型整体,外面包裹上塑料材质的布。便可以放放衣服短裤和日用品之类的东西。

走进公用的大门,便是一个垃圾堆,扔满了外卖塑料袋,洒满汤汁的盒子,瓜果皮,纸箱子,卫生纸,不时的传来恶臭,旁边放着一把崭新的扫帚。虽然有扫帚但没有一个人打扫,因为是公用的。尤其是下雨的时候关上了大门腐气熏天,让人难以呼吸。

由美子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她的卧室在狭小走廊的尽头。她每个月要多交一百伍拾元才可以住上主卧,这样的话可以多放一张电脑桌,因为她的工作是一名主播。还有一个原因是:主卧隔音效果能好些,她每每主播跳舞环节要放很大声的音乐,一直到后半夜。她怕吵到左右邻舍不得不多掏这一百伍拾元,因为这个环节打赏的人比较多,也是靠这个环节赚取生活费的。

由美子还算身材高挑,乌黑修长的大卷头发,高高的鼻梁,一双妩媚的双眼炯炯有神。前凸后翘是她作为女主播的资本,也是每一个观看直播的男人,想要满足欲望的初始心态。由美子是个美人胚子,对的,这个毋庸置疑。

她的对门房间住着一对中年夫妻,女的三十多岁,相貌平平。男的剃着光头是一位游手好闲的混混,有几个小弟经常出入他们家称他为韩大哥。她的妻子总是对由美子一副嫌弃的神情,每每她从外面回来就会看到那个中年妇女将门拉个小缝偷窥她,让后重重地摔上,而且骂骂咧咧。大概因为像她这样一个人住在这里就是一个祸害似的!这位秃头大哥是蛮惧怕老婆的,有时候他们吵架只听到中年妇女扯着嗓门连爹带娘的数落光头一番,光头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声!大概因为中年妇女挑起了整个家庭的经济重担吧,这个光头才如此的忍气吞声,以他的体格直接可以让这位中年妇女瞬间闭嘴。

旁边隔着公用厕所住着一位戴着眼镜的职员,他中等身材,寸头梳的油光明亮,整年穿一套黑色西装,白衬衫,忌一条黑色领带。西装明显大了,从肩膀的宽度就能看出来,他每天都是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八点半左右准时到家,然后就洗澡,洗内裤袜子,穿着大裤衩在厨房煮泡面,雷打不动。这个小职员姓张,由美子听他说过,因为他住进来的时候,简单的走个过场似的介绍过自己。平日里他寡言少语,而且惧怕秃头韩大哥。

张职员的对门靠着厨房住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长得也算帅气,中分长发,浓眉大耳,双耳打着耳钉,笑起来很温暖。他总是半夜回家有时候会更晚甚至到早上才回来,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有时侯还带回来一些浓妆艳抹的女子,然后房间里传出她们狂欢的声音,那些女生都叫的很凄惨。他对由美子也甚是照顾,偶尔午夜回家都会打包一些吃的给由美子。有时候是烧烤,有时候是炒面偶尔带一些啤酒,由美子便亲切地称他为暖暖。由美子平时就很少交际,因为她要直播到很晚,有时也会通宵,白天几乎都在休息。这样以来他们就走的更近了,直到一天午夜。

那天看直播的人很少由美子就早早下播了,她洗好澡换好睡衣躺在床上无所事事,这时大门吱呀一声开了,暖暖吹着口哨提着烧烤和啤酒回来了,她打开房门一道缝,和暖暖四眼相对,暖暖伸手指了指自己,指了指她的房间,由美子点了点头伸手示意他过来。暖暖便蹑手蹑脚进了由美子房间。

“你看我带了什么?”暖暖将烧烤和啤酒放到桌子上,“准备晚点一起吃的。”

“刚好我也饿了,就数你对我好,谢谢暖暖。”由美子迫不及待地打开烧烤放在电脑桌上,“那我不客气了,下次我请你吃巴蜀烤鱼吧。”

“不用这么客气,同是天涯沦落人,”暖暖面对着坐在床上的由美子在电脑椅上坐下来。

“相逢何必曾相识”他们异口同声地喊出了这一句。然后又异口同声地:“嘘!嘘!”

“隔壁的应该都睡了,我们轻一点。”由美子拿着烤牛肉串指了指隔壁说。

暖暖点了点头,示意由美子把筷子递给他开瓶:“你不喝点?我带了四瓶呐。”

“我不会喝酒,酒量一直不好,沾一点点就会醉”由美子拒绝道。

“那也好,刚好这些是我的量。”暖暖喝了一杯酒,拿起烤鱿鱼便吃了起来。“你今天怎么下播这么早?”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人特别少。都没有人留言,公屏上冷冷清清的我就下播了,刚好连着两个通宵了,也想休息一天。”

“你呢?今天为什么回来这么早?没有和朋友们一起喝酒聚会?”

“他们今天都有事,就聊了聊收场了。所以买了夜宵回来自己再喝点,看你没有在直播,就一起夜宵喽。”

“可是真巧喂”由美子抿着笑容瞄了一眼暖暖。

“是呀。”暖暖没有抬头。

“看我们今天都难得放松,我也喝一杯吧。”

“不碍事?你酒量那么差?”

“不碍事!开心喽,陪你喝一杯。”

“那行,你可掂量着些,别喝多喽,给你。”

“这啤酒蛮好喝的”由美子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你慢点,一口一杯会很快就醉的!”

“没事,我今天开心,好久没有这样轻松了,你可知道,只有你才能给我这种感觉。”

“倍感荣幸!”暖暖愣了愣不知说什么便挤出了这样四个字。

“来讲讲你呗?你做什么工作的,看你很晚归来?你为什么住在这里?”

“我和父亲吵架便躲了过来。是这么回事,胖兵呐,我和他打了三年的篮球。这个房间呐,是这位好朋友的住处,年初他母亲突然腰间盘突出住进了医院,他回了老家,我便借了他的住处,因为不想自己出去租房子嘛。这样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比较麻烦。”

“那你在这里住了很久的喂?”

“不是很久,父亲让我出国留学,我本知道自己不是那个料去了也白去,再加上什么人生地不熟的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还不如在国内吃吃喝喝还能见到自己的好兄弟们。一起电动,一起泡妹,一起飙车,多好呀。吵架后就躲出来几个月而已。”

“噢,上次见到的那个胖小子是你现在住的房子的租客?”

“对呀,你上次戴着眼罩去厕所碰到我们俩,就那个很胖的男生,长得五大汗粗,他叫罗兵,一般打中锋的,很是厉害!”

“你说的是篮球?”由美子疑惑地问。

“对,要不然呢?”

“我不懂打篮球……”

“你呢?说说你吧?”

“我嘛平平凡凡,一个穷困潦倒的南下求生女。喂,再给我倒一杯酒。”由美子拿起空杯伸向暖暖。

“你可以吗?别喝醉了。”

“没事!刚说到哪里了?”由美子接过酒杯小心翼翼地缀了一口。

“说自己平平凡凡……”

“对对,我呐,平平凡凡高中毕业大学愣是没考上,就上了一个三本,家里被拖累的够呛,就来这个城市打拼喽,这里的消费太贵了,生存成本高,再加上自己一无是处。就暂时住这里,这里还算便宜吧,虽然环境有点差!没有什么特别。平平凡凡一个丑女而已。”

“一点都不丑,可漂亮着呐。”

“夸我有什么用,还不是过的很糟糕!”

“我真心的赞赏!”暖暖信誓旦旦地看着由美子

“喜欢我?”

“怎么这么快就喝醉了?”暖暖慌了神一般拿掉了由美子手中的杯子。

“哪里!再给我来一杯。”美子对着暖暖眨了眨眼睛。

“你今天蛮能喝的嘛?你的酒量不像是一杯就倒!”

“快,再给我来一杯,你不倒我自己来喽,这一瓶都是我的!”美子看暖暖慢吞吞的单害怕自己喝多了,便抢过一瓶酒来对着瓶口喝了起来。

“你慢点喝?由美子慢点喝!”暖暖用手抓住瓶子喊道。

“不打紧,我接着说。我呢,工作过两次,工作也算可以,一个外企,一个广告公司。本身想着努力一些,等日子好了多寄些钱回家填补家用,但是好景不长。这不,不到半个月。不是经理就是老板对我毛手毛脚,我实在忍无可忍便辞了职,偶然看到一个姐妹再做直播,听说有些收入,便租了便宜的这里,用剩下的全部家当买了设备,还算得好,总数勉强过日子了。”

“蛮难为你的!”

“这当然不算什么喽,比我过的不好的人多的去了,你看我有手有脚,有住的地方,有烧烤可以吃,还有暖心的你陪伴着我,已经很好了……你把那瓶酒递给我。”

“我觉的,你还是不要再喝了,蛮担心你喝醉了,难受。你看你现在脸都红了!”

“喜欢我?我刚才问你,你都没有回答!”听到暖暖的关心,由美子含情脉脉地看着暖暖。

“也不全是喜欢,就是看到你的时候特别熟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偶尔有时候也会恍恍惚惚之间犹如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那是爱喽,我呐,这辈子就缺这样东西!”

屋外突然打起了雷,伴随着一阵阵风声。过了很长很长时间,雨点就嘀嘀嗒嗒的打在窗户上。由美子和暧暧望着窗户上的雨滴停止了对话。静静地吃着烧烤谁也未开口,一种奇怪的氛围散落在屋内的每一个角落……

这个时候客厅的门吱地一声开了,听上去是那个中年妇女起夜的声音,由美子与暖暖都定格在当时的动作里,一个拿着肉串,一个端着酒杯一动不动,醉意朦胧的四眼相对,眼睛中划过了一瞬间的温润,他们不约而同的紧紧相拥,慢慢地吻在了一起。

“想要我吗?”由美子趴在暖暖的耳朵上压低了声音问。

“嗯,想要。”

这两个年轻的人儿,热情如火般的燃烧了整个房间,压抑的声音,如深海中窃窃私语的暗流淹没了整个河床。像万般蚂蚁呼啸爬过奇痒难忍。又像整个非洲的野牛群迁徙一般气势磅礴。如颤栗的干枯的大地肆无忌惮的裂开形成一道一道沟壑,犹如坚挺明亮的北极冰山,接近了太阳嘶嘶地融化为一滩热气腾腾的温水。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843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