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宝贝我的有点大你忍一下 弄的人家水水都出来了

黄山心里却有些不安,从上个学期期末张静静开始对他表现出极大的关心和热情,有好事者告诉黄山她的父亲是市政府的高级官员,母亲是市第三人民医院的院长。但张静静却没有那么矫情,她性格开朗,对同学也热情,在衣食住行上黄山并没有感觉到她与其他同学有多大的差距。在一次开班会的时候,班长将去年班费收支情况给大家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班委的意思是今年每人多交20块钱,有些人觉得班费已经交的够多了,班委组织的活动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参加的,不少人不愿意再增加班费,大家开始就班费问题吵闹不休,一直闹到第二次开班会还在就这个问题在争论,以至于有人要求班长“下野”,重选班长,班长当时的又羞又怒。张静静不是班干部,她突然走到讲台上,大声说道:“我给大家提供一个解决的方法,好么?”当时教室一下就安静下来了,她继续说道:“这样吧,我们先让班委把去年班费的每一笔支出都公布出来,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哪些支出是多余的。然后再让班委把今年准备进行的活动给大家公布一下,当然,同学们也可以几个人一组提出一些今年的班级活动方案,供大家讨论,我们先确定了今年全年度的班级举行的活动后,再确定一下今年交多少钱的班费,我们最后以三分之二通过,大家看看可以么?”当时大家听完后沉默了一小会儿,黄山第一个鼓掌的,然后大家开始为张静静的提议鼓掌喝彩。黄山事后还问张静静:“这么缜密的制度设计,你这未来的程序员怎么能想到呢?”张静静道:“你不知道么,我选修了第二学位,法学,以后我不做程序员,我要律师。方案虽好,大家都同意了,看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下来今年都组织什么活动,交多少钱呢!程序越复杂效率越低!”果不出她所料,最终确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学期之后的事情了。黄山对张静静是充满了敬佩的,但是她却并未触动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不能让他对她充满柔情,对她的追求,他选择了逃避。他同宿舍的兄弟问他:“张静静对你那么好,你还不动心?她长得不丑吧,人又聪明,家庭条件几个能比?你找了她将来工作不用发愁了,说不准别人求着你去上班。”黄山却道:“得了吧你,还求着我去上班呢,你知道以前的驸马么?任他多有能耐,别人都觉得是吃软饭的。”

此刻,黄山看着这个和晓熙并肩而行、满脸笑意的他的追求者,觉得头疼。黄山想着自己或许只喜欢瘦弱型的吧,像晓熙那样,一直淡淡的笑着。她们现在去看花,若用花比喻二人,什么恰当呢?晓熙或许就如风中那缕淡淡的桂花香,或是雪中孤寂的白梅,而张静静她像什么呢?黄山却想不到合适的花,是啊,他对晓熙那么熟悉,对张静静却少些了解,他忽然想到,对了,若论出身她就如那牡丹,即使那些没有香味牡丹,也堪称国色天香,总有一天,那些世俗的男子会因为她的家庭而对她俯首称臣的。

三人到了梨树园,果然,满树梨花开,晓熙不由得心里感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句诗虽然是说雪的,但是此情此景却更契合这句诗。她呆呆得望着远处,那梨园好似没有尽头,放眼望去还是雪白雪白的花,她很欣喜,站在梨树下,忽而一阵风吹过,花瓣飘落,有些落在她的头发上,有些落在她的衣服上,她的目光随着飘落的梨花往下走,看到脚边全是白色的花瓣,她俯身捡了一把花瓣,又扬起手,让它们随风飘去。

晓熙喜欢这样的浪漫,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呢?张静静也被这满树满树的梨花震撼了,她不似晓熙般敏感多情,她只觉得美丽无比,却没有晓熙心中那丝感动和伤感,她冲着黄山喊道:“黄山,这么美的景色,我们应该拿照相机来的。”

黄山道:“临时起意,哪想得了那么多呢。”

晓熙想尽量离黄山和张静静远点,给他们俩创造单独的空间,黄山却在刻意保持他和张静静的距离,所以有时候他们三个站在不同的树下,离得远远地喊话。三人在树下走了一会儿,快到中午吃饭的时间才往回走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8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