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被扒光衣服吸奶插逼,林小喜正文第三期

承碧将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抱著她去点灯,走路的时候只听到荣华的呼吸又变得急促了。

油灯点亮後,才见她不只是脸,整个身子都变成了诱人的粉色。黑暗中乍一见光,她的眼睛眯了起来,像猫儿一样可爱。承碧咬了咬她的鼻子,“荣华,舒服麽?”

他觉得她高潮过後,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都是极为诱人的。只是这样迷迷蒙蒙地瞅著他,就已经很勾人。

荣华这时候只知道享受,一觉得下面有些肿,就忍不住动一动,这动一动就觉得舒服,於是就继续动。

可这坐在喜欢自己的男人身上,怎麽可以乱动?

她现在是眯著眼睛随著自己的感觉慢慢享受,可根本没瞧承碧那张充满情欲的脸因为忍耐而有些扭曲。

外面天才刚黑下来,这漫漫长夜,可够她消受了。

作家的话:

寄德,这家夥不一样的……

☆、(10鲜币)Ch59 好合

这一晚实在漫长,她醒来的时候,太阳光都已经照到床边上了。

“……”她一点也不想动,感觉哪里都像被大石板给压过一样,这就是纵欲的下场啊。

“你醒了?”

她眼珠子才转动了两圈,身边那个将她环在怀里的男人就发现了,该说他实在睡得浅呢,还是他本来就一直在看著自己?

她扁了扁嘴,觉得有点委屈,可是昨天晚上的确是没什麽理智,记忆却是在的。且不说承碧对她做了什麽,只要一想起她昨天晚上的豪放,泪奔都不足以表达她的郁闷心情。

不说自己手撑在承碧肩膀上,一起一落的;她还曾主动地抓著他的那个往自己下面塞……她到底是被下了多重的春药才会欲求不满成那个样子啊?

“怎麽了?”

其实荣华的这点纠结承碧早就料到了,可是她这个还有个性,就是纠结完了,她就会承认这事实。现在就是这要,她是往被子里缩,可没有挣扎离开他的怀抱,这就是种表态。

承碧的手顺著她的背摸去,“是不是还累,要不要再睡会?”

这已经满足了的人,说起话来连神情都不一样。从一开始就站在床前却一直没被发现的寄德看著这两个人的相处神态,觉得xiōng口有些闷。他觉得这是因为看到别人终成眷属,而自己想要牵手一生的人已经不在了,所以才会那样酸涩。

“还睡,宫里头可在到处找你们两个,”寄德坐在他们床沿上,“我真不知道那一位是怎麽想的,今天你没上朝,他就有些生气,好像也知道你不在宫里,一早就派了人来请,说是要夏王去陪著吃午饭。”

“午饭?”她印象里自己好像才用过午饭,可是饥饿感马上让她明白,已经过了挺长时间了。

“嗯,现在可是下午。”

承碧看她还一脸迷茫,乾脆帮她问了:“……那午饭?”

“我不知道,你晚上可得去重云殿了。”

荣华嘴唇红肿,伸出来够衣服的手臂上满是吻痕,寄德不著声色地瞥了承碧一眼,对方则是好心情地坐起来,将荣华按回床上,他披了衣服掀了锦被爬下床去:“我去给你拿,这一套都皱成什麽样了。”

荣华恨不得自己有什麽隐身大法,直接从这个房间消失,寄德这麽大早来,还靠得那麽近,房间里那种味道不是都闻到了麽?

“别躲了,又不是不知道。”寄德皱著眉,将被子拉下来。

“你昨天是不是给我灌了什麽?”她实在不知道要怎麽打招呼,於是乾脆问起罪来。

寄德的脸色本来就有些不好,这时更加坏了:“我昨天陪著你吃喝,你说有没有放东西?”

可是没有东西她怎麽会那麽豪放?荣华明摆著不信,寄德正想骂她,承碧将衣服扔在床上,“可要先洗洗?”

憋了半天,她点头:“要。”

声音细得像蚊子,就她这麽粗鲁还知道害羞?寄德不知道为什麽,看著她此时的一举一动都觉得刺目,乾脆地走出房间叫人送热汤来。

“他怎麽了,大白天yīn阳怪气的?”

荣华声音放细,她又忘了寄德的耳朵有多好。承碧则是若有所思地看著他的身影,最後低头吻她:“别想太多,过会洗一洗,将衣服换了,回宫去。”

“嗯。”

……

“我走不动了。”她涨红脸,终於抱著柱子不肯再走。她能从天下居走下来已经不错了,现在还要她走著回福园,简直是要命。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81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