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昨晚三个男人一起透我好爽|隔着一层膜两根一前一后

一旁伺候得林妈妈听了刘妈妈这么一说,愣了一愣,眼睛直直地看着温桐,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温桐见林妈妈面上窘迫,于是微笑示意林妈妈没有关系。

刘妈妈自顾自地端着食盘放在了桌子上,一脸谄媚地对温桐道:“别苑不比我们府上,之前少爷每顿饭都少不了夫人特意为您做的玉露羹,如今到了别苑,少爷估计是好久没吃上了。这不,夫人特地交代过老奴,来了定要给您做。”

温桐看了一眼食盘里的玉露羹,果真是颜色透亮,想必味道是极好的。

“难为母亲这么为本少爷着想了。”温桐笑着端起了桌上的玉露羹准备品尝。

没想到玉露羹才送到嘴边,就有一股失颜草的味道冲入鼻腔。失颜草可是一种毒草,误食少量对身体没多大伤害,可是要是长期服用,就会使人得奇怪的皮肤病,身体也会越来越虚弱。

温桐暗道不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怎么了?莫非是这玉露羹有问题?”刘妈妈在袖子里暗暗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语气也不大自然,她生怕温桐看出什么端倪。

刘妈妈的一切表现温桐都尽收眼底。看来,大夫人和刘妈妈这一起子人的确有问题。

“本公子突然肚子痛,我先去茅房了,饭就不吃了。林妈妈,把这儿收拾下。”温桐干脆称病不吃了,你奈我何?

“老奴知道了。”林妈妈松了一口气,顺便瞪了一眼刘妈妈。这刘妈妈,十年来伙同夫人给少爷暗地里不知道使了多少绊子呢,表面还装得这么好心。

刘妈妈也瞪着林妈妈,一拧帕子就悻悻地离开了。

夜深,别苑里的人都休息下了。有一抹月光透过小小的窗子照射在了温桐的床沿下。

温桐还睁着眼睛,她睡不着,仍然在想白天的事:身上长了烂疮的小菊、刘妈妈送来掺了失颜草的玉露羹,还有林妈妈两次投过来的奇怪的眼神……

这种种的种种无一不是在暗示着大夫人蒋氏那狠毒的心思:送她染了花柳病的通房丫鬟是想她也染上那起子烂病;让刘妈妈送来玉露羹明着是对她好,暗地里是希望取她性命……

她之所以能穿越到这里取代了原来那个温桐,可能就是因为之前的那个温桐早就着了大夫人的道过世了。

‘温桐,我能够穿越到这里李代桃僵说明我们还是有缘,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温桐在心里暗暗道,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还窝在被窝里的温桐就闻到了一股子鸡肉的香味。她再也睡不下去了,草草穿戴好衣衫就循着香味去了厨房。定睛一看,原来是刘妈妈在熬鸡汤。

“少爷,您怎么到厨房啦,老奴正在为您熬鸡汤补身子呢!”刘妈妈说到“补身子”三个的时候目光飘忽,显然是有些心虚。

“这样啊……”温桐语气有些微妙,拖了很长的尾音。

“少爷您先过去坐一会儿,鸡汤过一会儿就好了。”刘妈妈一边用手中的蒲扇卖力地煽动炉火,一边用帕子擦着脑门的汗珠。

温桐不语,索性就听了刘妈妈地话去旁边坐一会儿。

不多时,刘妈妈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过来了。

“少爷,可以吃了。”刘妈妈皮笑肉不笑。

温桐用勺子盛了点鸡汤,凑到鼻前是,却还是有一股失颜草的气味,只是被鸡肉的血腥气掩盖了一部分,没有昨天玉露羹里的那么浓烈。此时她更笃定了对大夫人蒋氏的猜测。

见温桐迟迟不下口,刘妈妈试探性地道:“少爷,怎么不吃啊,这凉了就不好吃了。”

“刘妈妈,”温桐突然计上心头,“您老人家这么照顾我,昨天您一过来就没歇过。为了感谢您,这鸡汤本少爷就赏给你了。”温桐说完,就把汤碗推到了刘妈妈面前。

“少爷……这……不好吧……”刘妈妈此时十分心虚,手心里都冒出了冷汗。

温桐看刘妈妈有些犹豫,故意往刘妈妈面前凑了凑,半开玩笑地说道:“刘妈妈不肯吃,该不会是这汤里有毒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6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