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护士查房我没忍住 壮男粗大硬黑

凌曲看着跑在他前面的苏宛尧,小小的人披着他大大的披风,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但她回过头的一句话,又让他直接变了冷漠脸。

“凌曲,你别忘了让人给凌霄留话,我怕他会担心。”

苏宛尧见他没理会她,又嘱咐一遍,“我让你别忘了给凌霄留话,我怕他会担心。”

凌曲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嗯。”

苏宛尧被他弄得一愣,脱口道,“靠,刚才还好好的,这会是大姨夫突然来了,还是怎样。”

见凌曲上车后,十一也准备要赶车了,可是意儿在哪里。

“意儿呢?”

“苏姑娘不用担心,意儿姑娘在收拾东西,她坐后面的马车,”十一答道。

既然意儿有地方,那她就不操心了,便上了车,坐在凌曲对面处,不是她不想和意儿一起坐,而是凌曲的马车坐着很舒服。

凌曲吃味更是气闷了,她关心意儿,关心认识不过一日的凌霄,也不关心他。

他以为当年的她是自己偷偷走的,就没有再寻找,没想到她会在青楼啊。

他突然好恨自己从来不去青楼,没早点找到她,让她这么恨自己,她在青楼肯定受了苦。

所以这三年来从来没有向他求救过,也许,是没有机会求救。

想通后的凌曲,不在气闷,以前他从来不关注这些,想着回去后定让十一好好查查,这烟雨楼背后老板是谁,然后弄死他,让他惹谁不好。

外面的天已经慢慢的黑了,他都快看不清她了。

外面的十一,正在快马扬鞭赶着,本来一个时辰的路程,走了半个多时辰就到了。

别说马出汗了,他都出汗了,王爷没吃饭不打紧,关键苏姑娘还没没吃饭啊,他可是知道苏姑娘在王爷心里的位置,若是怠慢了,可就不是出点汗这么简单了。

王府的管家出门就见王爷领回一个女人,感觉老天开眼了,没白瞎他天天烧的香,王爷终于有女人了,别人的送的都不算,那些都是细作。

跟王爷同龄的男子,孩子都快娶妻了,而他连个暖床的都还没有,他可是操碎了心。

“恭迎王爷回府。”管家说着还偷瞄着,看看是哪家的小姐,竟捂暖了他家王爷那颗石头心。

瞧着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三年前那个女孩么。

他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王爷是他看着长大的,那回也是第一次冲他发脾气,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难不成兜兜转转还是她,算了这不是他该操心的,他该做的就是看住她,不能再丢了。

“十一,吩咐下去,准备饭菜。带苏小姐回原来的房间。”

既然她想叫回苏宛尧便如她的愿,如果她想要回她原来的一切,他不到不帮还会阻止,但如果她回来是想要毁了苏家和太子,他竭尽所能倾力相助。

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

苏宛尧望着这个房间一切如旧,古香古色的家具,还是那么一尘不染,不知道为什么,就算住了三年的曼罗国太子府,也不如这里熟悉,也没有这里亲切,也许是因为这里没有那些尔虞我诈吧。

半刻钟后,意儿回来了,顺便还端回了饭菜,放在桌上后,就看见她家小姐对着一些衣服发愁。

“小姐,怎么了。”

“我的裙子破了,我总不能一直披着凌曲的披风吧。想找换的衣服,可是我好像胖了,柜子里的衣服我都穿进去了。”

“我的傻小姐,那些都是王爷三年前为你准备的,您还不长了么?”意儿语重心长的说道。

“对哦,我大概饿傻了,把这个事忘了。”还是曼罗国好,天天大鱼大肉的,怎么回到天辉国就时常饿肚子,难不成她跟天辉国八字不合?

苏宛尧闻着阵阵菜香就不自觉的咽口水,还挺靠谱,还记得她爱吃什么。

“意儿,出来一下。”十一站在门口外喊道。

“嗯,稍等。”意儿给苏宛尧摆好到饭菜后便出去了。

原来是送凌曲吩咐人,给苏宛尧准备的衣服。

她看着意儿手中端着的衣服,淡淡的白色,脖领处与手腕处都绣着兰花刺绣,说不出的大气优雅。

“小姐,试试吧,王爷特意吩咐人准备的。还有柳太医候着呢,说等您吃完饭,再诊治。”

“嗯,知道了。明日再试吧,一会你给我弄点水来,我要泡个澡,感觉全身黏糊糊的。”

就算意儿不说,就冲那兰花刺绣,她也知道是凌曲准备的,他到底是有多喜欢兰花!

至于她病的事,她觉得就是她最近,太过劳累,劳累成疾罢了。

胡乱吃了几口的苏宛尧,就去泡澡了。

不知是不是太累了,还是中午没睡觉的原因,想闭着眼小息一会竟睡着了。

她觉得这里无边无际的黑暗,只能盲目的走着,但是她却不害怕,而且还觉得很亲切。

“喵……”一只某兽兽的惨叫声响彻天际。

给她吓一跳,原来她不小心踩了一只猫的尾巴。

“小猫咪?”

“本王不是猫,本兽是虎王。”某兽兽冷哼道,愚蠢的人类,要本王告诉她多少遍,才能记得住。

“哇,会说话的小猫咪。”

“本兽是虎王,虎王明白么!”某兽兽气愤的道。

“那你干嘛喵的一声”,

“你管的着么!”都怪老大,总说它是猫,害得它真的以为自己是只猫了。

“那我叫你兽兽吧。”苏宛尧还沾沾自喜的觉得这个名字起的挺好。

“…………,”这个女人,还一如既往地不可教也。

“兽兽,很黑啊,怎么不开灯啊,对了,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梦里?”咦,对啊,她竟然知道她在做梦,好厉害。

它可是记得很清楚,她第一次见到它,把它蹂躏成了什么样子。

好歹它也是它冥王老大,手下的第一大将,虽然是自封的,但还是有实力的,怎么能让她一个小小的凡人再欺负第二遍。

开灯,不可能。

“灯泡坏了,我不是在你的梦里,我是在你的身体里。”

她能扯,这个兽兽更能扯,还灯泡坏了……。

“所以今天那股神秘的气流是你,害我吐血的也是你?”

“对,没错,厉害吧。”虽然别人看不见,但是某兽兽还是摆了一个酷酷的姿势。

苏宛尧抬起脚毫不犹豫的向着刚才的地方踩去,管它呢,踩不着拉到,踩着更好。

“你给我出去,成事不足,碍着多事。”

就是它害她不能有内力,还有害她吐血的,这个仇得报。

某兽兽再次惨叫……。

如果她不是老大的女人,它定毫不犹豫的宁断她的脖子。

想着,某兽兽又赶紧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子,让自己清醒。如果被老大知道了它的想法,被拧断脖子的一定是它。

“我是被封印在你体内的。出不去。”某兽兽道。

以为它稀罕啊,要不是老大命令,它都躲着这个女人走,怎么还会凑上前来,它疯了。

“谁干的?”苏宛尧道,难不成这个身体还有她不知道的事?

你男人,当然这话某兽兽是不会说的,它怕把她吓着,再说如果它打断了老大历劫,那它该好好洗洗找个好棺木了。

某兽兽只能编瞎话了,“我也不知道,今天有人触碰了封印我才苏醒的。”

“有什么办法让你出去,或者你对我有什么好处。”苏宛尧道。

“没有,……我还小,这个世界不利于我修炼,所以没有。”某兽兽明显底气不足。

苏宛尧再次抬起脚……,还未落地。

就传来某兽兽的尖叫声,“等等,有,有。”

苏宛尧用威胁的口吻说道,“哪个有。”脚还在抬着,只要她不满意,还是会不留余力的落下。

“那个凌曲给你渡内力,就不会排斥。”

它家老大小气的很,怎么可能会让别人的气息,在他小娘子的体内呢。

所以这个真的不管它的事,当时它只是狐假虎威了一下,老大的封印,当然只能会接受老大的气息。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吓死宝宝了。

这个女人还是这么可怕,这个来生劫的地方选的不好,它连最基本的化形都不可以,但愿再世劫的时候,可以选个好地方,最好是修仙路的,可以让它一展身手。

会如它愿的,当然这是后话。

然后苏宛尧就醒了,对于她的梦坦然接受,毕竟实实在在的感受过。

“小姐,柳太医到了。”

“嗯,进来吧。”说着,起身穿了一套中衣就上床了。

意儿放下床头的紫纱幔子,便把柳太医请了进来。

苏宛尧在幔子后伸出一只手,柳太医放上手帕就开始为其诊治。

意儿提前备好了茶,凌曲就在旁边的椅子上品着茶。

少顷,

柳太医起了身,回过身对着凌曲,道,“回王爷,这位姑娘,只是中了点暑气,和劳累成疾,吐血只是心火太重,并无大害,喝一副药就会好了。”

凌曲点点头,算是应了。

既然无碍,这么晚了在一个姑娘的闺房总归不好。

起身没说一句话就走了。

“柳太医,慢走。”

程叔送了柳太医后,因为太晚了,正好关上大门,表示不在迎客。

被送出府的柳太医整个人还在飘飘然,背后的衣襟已经湿透,不知道是被这天热的,还是被吓的。

摄政王有女人了?

他算不算知道了什么惊天秘密,需不需要跑路?

凌霄来时摄政王府大门紧闭,已经闭门谢客了,索性也就不敲门了,翻墙进去了。

他不知道苏宛尧住哪里,只好先去凌曲的院子了,刚好他在看书。

“皇叔,宛尧呢,我来接她回去。”

凌曲继续翻着他的书,并未抬眼,道,“睡了。”

“哦,这么早,”凌霄觉得皇叔不会骗他的。当然事实也是如此。

“皇叔,在祈苍山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清风大师病了,要不是我担心宛尧,去寻她,这事明天我才会知。”

凌曲抬头,眼神淡淡看着凌霄道,“你还好意思说。”

凌霄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虽然在外面他是个高高在上的王爷,可是在皇叔面前他还是个孩子样,就算他不过大八岁而已。

“好了,回去吧,”说着凌曲顿了一下,“她,明日我会差人给你送回去。”

“好,谢过皇叔。”说着行个礼后,就心情颇好的走了。

凌曲望着凌霄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这口气是叹给自己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6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