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妻子鼓励我干岳小说母,宝贝你密水好甜

权宇格外兴奋,可他却不急于占有她。他将桃花的双腿屈起,将头埋入那片幽静的桃花林。挺拔的鼻嗅闻着让他朝思暮想的香气,鼻尖轻戳桃花的阴蒂,长舌画着圈勾勒着女人最娇嫩的地带。可无论双腿间的动作如何激烈,床上的桃花依旧沉睡着。可即便如此,还是被权宇舔得出了水,他灵巧地分开两片厚厚的花瓣,将其上的花汁吸入嘴里,才将生猛的长舌插了进去。

还是如三年前那般销魂紧致,可他知道,那层膜已经被其他人摘除了。不过不要紧,他有耐心重新将她多夺回来。舌尖舔弄着花道里的壁肉,到底因着桃花沉睡的缘故,那些肉就是不肯为他绽放。权宇极有耐心地慢慢刮磨,原本紧致干涩的花道里,终于涌出些爱液。可他知道,如果此刻桃花是醒着的,那么一定会被他舔得潮吹得连连娇喘。想象着心爱的女人,只为他盛开,权宇从笔挺的西裤里,掏出自己胀得发疼的硕大,一边口着心爱的女人,一边撸了起来,粗大红润的欲根,在男人白皙双手的套弄下,很快便泄了出来,洋洋洒洒的浊白精液喷得到处都是。他一定要等她清醒时,才会彻底地占有她!

权宇挑起一抹精液涂抹在了桃花湿润的穴儿口上,恋恋不舍地朝她的眉间轻吻下去。之后,起身,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只为桃花盖上了旁边的薄被。仿佛刚才的那些都不是经由他手般,了无声息地离开了卧房,只留下浓郁的麝香味......

桃花再次睁开眼,却吃惊地发现,自己的双臂高高举于头顶,手腕被一条绳牢牢拴住。双腿被房顶上的粗绳高高吊起,穴门大开。她到底是怎么了?

就看喝得微醺的齐骁朝她走了过来,“醒了,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声音里满是怒气!

桃花也愣愣地,他好端端地又发什么脾气,全然不记得自己被人口的事实。小脸紧绷,“你又犯什么神经,我到做错了什么,你又把我关在这。” 没错,这里就是桃花第一次被齐骁带回的房间,其实这是一间情趣牢房,可桃花非常害怕呆在这。

“婊,小穴儿里都有其他男人的精液,还装个屁,你的裙都被人全部撕裂了,你还不知道!”齐骁上前一把揪住桃花的头发,他简直不敢相信当时自己所看到的场面。

和那些无聊的人寒暄完毕后,他就着急找她,问了身边的人,才得知,她已经返回了卧房。齐骁快步返回房间,虽然就那么一会儿没见,可他就是没出息地又想她了。可他看到了什么,满室浓烈的麝香味道,赤裸的桃花,散了一地的衣裙,他都要疯了!好在当时她没醒,否则齐骁觉得,他能气得掐死她。

桃花吃惊地看着他,“你胡说,怎么可能,我就是回卧室睡了个觉而已,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再说,你的卧室,别人哪敢进来。”桃花委屈地辩解着,可脑海里突然闪出了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她有点头疼。齐骁这才松开桃花的头发,仿佛刚才暴虐的男人不是他一般。

齐骁其实后来也反应过来了,可那精液该怎么解释。他身着休闲睡衣,手里拿起一只狼毫毛笔,将一旁工作台上的消毒液涂在上边,直到消毒液将上边的毛染湿,他才放下消毒液,靠向桃花,“别怕,就算你没和别的男人鬼混,可那精液我要替你消除掉。”

修长的手执起毛笔,将染着消毒液的毛刷在了桃花的阴户上,一股酒香的味道从那里传来,桃花的眼里蓄满了泪水,“齐骁,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嘘,别说话,也别哭,很快就好了。” 男人执拗起来爆发的可怕力量,令桃花心悸。她屈辱地承受着这一切。那毛很柔软,轻刷着她的穴口,痒痒的,撩得桃花很难受,她皱紧眉头,想要抗拒这种奇异的触感。可那细软的毛笔,居然被齐骁捅入了她的花道里。

“你,齐骁,快拿出去,好不好。”桃花拼命求饶,那恼人的毛揉腹着她的壁肉,不似男人的粗长那样猛烈,可却像羽毛般极为轻柔的抚弄,她快要受不住了。

“拿出去,你看你吸得多紧,根本就拔不出来。”齐骁还佯装要拿出的样,可结果,只是将毛笔入得更深,“没看出来,我的宝贝居然喜欢吃这么粗的东西。” 他开始转动着笔杆,甬道里的毛转着圈地刮擦着桃花的壁肉,“舒服吗?宝贝喜欢这样被毛笔肏吗?” 齐骁的眼神阴郁,因为他竟然从桃花的脸上看到了享受的表情,他很不舒服。可该有的惩罚,还得继续。

甬道里开始变得灼热起来,烫得桃花心里发慌。看来那不是消毒水,应该是上好的白酒。蜇得桃花头皮发麻,不禁小穴一缩,将毛笔夹得更紧了。齐骁顿了顿,“放松,很快消毒完毕了。” 一只手揉弄起桃花的左乳,饱满圆润的乳房都被他搓红了。他屈起指和食指,将她的乳尖轻轻往上一带,穴儿里立刻松了一下。齐骁又趁机往里插入,惹得桃花连连摇头,嘴里传出破碎的娇喘声。

“看来乳尖才是你最敏感的部位。”齐骁猛地来回抽插着毛笔,好像手里握着的是自己的性器,千一深的揉摸着潮湿的花道,不得不说,他的宝贝真是天生名器,水得一塌糊涂。湿哒哒的淫水从桃花的双腿之间溢出。

“啊,啊,不要,求你,齐骁,我是你的,只是你的,你拿出来好不好。”桃花只感觉羞耻,可更为羞耻的是她居然快要高潮了,被毛笔插到高潮。

齐骁听了这句话,满意地看了眼桃花,将那粗长的毛笔从桃花的体内拔出。这一拔不要紧,可桃花却激动得泄了出来。透明的花水,浇在了齐骁的脸上。桃花吓了一跳,下体里喷出的水实在有点多,怎么会这样!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52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