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被他添得死去活来_刚刚家公日了我

当宋一然把手推车推到饭店后门的时候,一直等候在那里的洪立业和周慧慧脸上,都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色!

宋一然那具小身板,只怕还没有一头狍子重呢!可是她却能推动一个装着五百斤野猪的手推车,这是什么样的神力啊!只怕一般成年壮劳力都干不来这样的活计。

其实这五百斤的重量对于宋一然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事。她的身体素质经过空间的改造已经远超普通人,而且每当她做应激反应和需要很大力气的时候,藏在她丹田气海中的暖流就会游走于身体各处,像是一个蓄力马达,会给她提供后续的力量,让她自己的身体处于相对轻松的状态。

这种情况,前世并没有出现过,那时候宋一然只能感受到非常弱小的暖流。打个比方,假如现在她身体里的暖流像成人拇指粗~细,那么前世她身体里的暖流则是像牙签一般粗~细,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宋一然将手推车稳稳的停在饭店后门的胡同里,她故意装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洪经理,你验验货吧!”

洪立业掀开苫布一瞧,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车上躺着三头野猪,一大两小,摞在一起像小山一样,把装手推车占得满满当当的!

“我的妈啊。”周慧慧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了,她是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到野猪,实在是吓了一跳。这东西要是活着的时候,杀伤力得多大啊!

“这……”洪立业先是一惊,接着大喜过望,连忙喊后厨的人来过称重。

有人拿来了那种最传统的大秤杆,用大箩筐把野猪装在里面,用麻绳将箩筐拴在秤杆上,高高吊起来,再挪动秤砣,找到准星后,确定斤数。

来了好几个人一起帮忙,这才算把秤杆提起来!宋一然见了,好怀念后世的电子秤啊!

费了半天工夫,最后秤得三头野猪一共五百六十八斤。

洪立业给凑了个整数,按五百七十斤算,给了宋一然八百五十五块钱。

他还叮嘱宋一然,“这钱可要收好,别掉了!”

“放心吧!”宋一然将钱揣进怀里,其实是把钱放进了空间里。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空间更安全的地方了,那是谁都偷不着的地方。

现在她手里有一千多块钱了,虽然只是一千出头,还不到一千一百块钱呢!但是她好歹也是十分之一个万元户了啊!

即便是宋一然这样镇定淡然的人,眼睛里也止不住带上了一点笑意。

“小宋同志,你可一定要留下来吃饭。我让慧慧陪着你,让后厨炒两个好菜,你们两个小姐妹好好说会话。”洪立业很高兴,肉的问题解决了,自己送礼的问题也解决了,是该好好庆祝一下!

宋一然推脱,“我还有事儿呢,就不吃饭了,亲戚们还等着我呢!谢谢您的好意了。下次吧,等过完年我再来,到时候一准儿留下来请慧慧姐吃顿好的。”她长得很像吃货吗?她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自己的属性啊?

“那好吧!”洪立业满脸笑意,“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留你了,不过说好了,不能让你请客,下次来,还是我请。”

“好!”宋一然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你了,先给您和慧慧姐拜个早年。”

“好好好,也给你拜年了。“

洪立业很高兴,周慧慧也很高兴,她悄声对宋一然道:“我就没见过比你力气大,嘴还这么甜的。”

宋一然满头黑线,这二者有什么关联吗?

洪立业挥了挥手,“慧慧,你替我送送小宋同志。”

“好的,走吧!”

“洪经理再见。”这是一场双方都很满意的交易。

宋一然拿上围巾刚要走,饭店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她本能地瞟了一眼,却发现冤家路窄这句话用在当下再合适不过了。

推门而入的人,是一个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长相挺斯文的,还戴了一副眼镜。他身边跟着一个穿大红袄子的女人,正是江美丽。

宋一然好想翻白眼啊!

江美丽也看到了宋一然,暗暗咬牙,心想真是冤家路窄啊!上次她表弟小伟出事了以后,她差点被姑姑和姑父埋怨死,要不是他家出钱找关系把表弟从派出所里捞了出来,又保住了表弟的工作,她姑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接连两次,江美丽都栽到了宋一然的手上,她能不恨宋一然吗!

要知道她父母对她已经很不满意了,要不是看在她对象家里条件很好,将来或许还有指望她的地方,只怕现在都要不认她这个女儿了。

“你怎么在这儿?”江美丽根本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怨恨,看到宋一然她就双眼冒火,恨不能扑过去撕了她。

宋一然本来是想走的,她多想假装不认识江美丽这个蠢货啊!结果人家非得不依不饶的缠上来,她也很无奈啊!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啊!这饭店你家开的?”

周慧慧见江美丽来者不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刚想上前说什么,却看见宋一然悄悄朝她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想她掺和进来。

这是她跟江美丽的个人恩怨,不需要别人帮忙。

本来王博学并没有注意到宋一然,因为她穿得灰不溜秋的,身上还打着补丁,自然不会让王博学这种自恃过高的人多看她一眼。但是江美丽对宋一然的怨怼,成功的把王博学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宋一然身上。

他本来只是轻轻一瞥,想看看让江美丽失态的人是什么样的,结果就这一眼,他便像是被定住了似的,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她太漂亮了!

王博学头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惊为天人,他从来没有见过像宋一然这样漂亮的姑娘。明明穿着很破旧的衣裳,可是却掩盖不住她自身的光芒,她白得发光,肌肤可以说是吹弹可破,小巧的脸蛋只有巴掌大小,精致的五官就像是在画匠手中诞生的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让王博学一见就有了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2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