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总裁慢点我怕疼_我在宾馆和两个老外

确定了吃那么多青梅没有什么事情之后的沈墨尘不仅仅是松了一口气,他还感觉到空气都清新了起来,仿佛鼻间若隐若现那么些酸涩感。

沈墨尘被这种酸涩感直接雷倒了,他的视线再次固定在那三罐放在角落处的青梅,表情逐渐定格,他感觉自己的口腔中不自觉的分泌出了一些口水,就是他艰难的咽下安思凌投喂的青梅,当时的感觉是那么的……

让人无法忘记。

再回到卧室里的时候,那摆放在正中间的大床上刚刚好笼罩上了满轮的月光,映衬的躺在那上面的安思凌的面庞都柔和了许多。

沈墨尘叹口气,走上前去帮安思凌把她踢掉了一截被子拉上,随后又在她的肩膀上亲了一口,便搂着她进入了深层次的睡眠。

安思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她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醒的。

看着桌面闹钟上那硕大的黑白分明的数字,她陷入了沉思。

现在已经十点半了,现在起床再去上班还来得及吗?

事实上来说,不止来不及了,她还很有可能赶过去之后就刚好可以吃一顿午餐。

安思凌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她捂住半张脸表示了自己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的希望,但她最终还是要面对的。

她起床后一脸茫然的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那里面的自己还是缺失了点血色的样子,倒是让两个不那么重的黑眼圈出来刷了一波的存在感。

这幅样子……就像是鬼片里快要出场的那个鬼一样。

安思凌把自己折腾好后,一下楼就感觉到了不一样,这厨房的位置怎么会有声音啊?

莫不是进了小偷?

安思凌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就那样站在楼梯口不知道怎么办,她看了眼自己的周围,发现没什么东西好上手的,就连一个防身最好的棒球棍都距离她半个客厅了。

好在没过几秒,那在厨房里的人就走了出来,随后安思凌就看见了这个还算是眼熟的人。

李姨之前就是在沈墨尘这里工作的,只不过后来来这里打扫卫生和做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她也是没想到会一大早又收到消息要来工作,得知这工作可能时间会固定下来,并且工资待遇还比以前的要好很多的时候,她别提多开心了。

但她该知道的还是知道的,就比如这房子里多了一个女主人,并且刚刚怀孕的消息早都有人通知她了。

“夫人,您要吃早餐还是午餐呢?”

安思凌刚放下心口那块的大石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还是摇摇欲坠的那种,因为刚才这人叫她夫人?

这个称呼……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啊。

“李姨,叫我小安就好了。”安思凌有点不太自然的揉了揉鼻尖,只感觉到浓浓的不适应。

李姨想说这不太适合的,但看安思凌的确是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还是稍作了改动,但意思都差不多的,“安夫人。”

安思凌一口老血啊,这个和她想象中的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啊,安夫人?那是不是还有王夫人和曹贵人啊?

原谅她昨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就做了梦,梦见沈墨尘是皇上的那种,在后宫里她自己说什么身份来着,好像是皇后吧?

突然有些感慨,一个梦醒就从皇后降为了夫人的级别,是怎么都有些扎心的。

等她坐在餐桌前,看着这摆上来的明显是学过的手艺,一顿精美的早餐时安思凌更加的沉默了。

突然发现这没什么不好的,一起床不用自己动手就能吃午餐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幸福了好不好。

此刻的安思凌特别的庆幸,昨天晚上的时候她的劝说没有让沈墨尘点头,不然她就享受不到这种感觉了。

毕竟她是下楼准备下一个青菜面就一起解决掉早餐和午餐的。

生活过的太糙的安思凌终于精准了一把,但不等她精准多久,外边就传来了门铃声,并且听的出来很急切的那种声音。

安思凌微微皱眉的看过去,刚要站起身去开门,就被李姨制止了,“安夫人,我去就好了!”

安思凌一口意面噎在喉咙口上,她后悔了,还是叫夫人吧,这太奇怪了。

然而不等她把这句话说出口,李姨已经快速的走向门口了。

“……这种生活太堕落了。”安思凌看看自己面前的早餐,再想想时隔不就之后还有午餐,那刚吃个七分饱的肚子就开始折腾了起来,“但是蛮好的。”

李姨一打开门就看见了门外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生,但看年龄应该是和安夫人差不多大的,有可能是朋友之类的。

可她不敢随便就放人进来,还是多问了几句,才走进去问问情况。

安思凌回过头来看着李姨,“你刚才说外面有个叫董洁的要见我?”

李姨确定的点点头,“是的,她说她是你的好朋友。”

安思凌有些纳闷董洁怎么会来找她,今天今天还要上课的吧,但她也没多想就站起身快步走了过去。

此时的董洁那脸上的黑眼圈重的根本无法忽视,再加上她有些乱蓬蓬的头发丝,和褶皱的衬衫,实在是看一眼就挪不开视线了。

安思凌大吃一惊的看着董洁,还以为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赶紧就拉着她走了进来。

董洁摆摆手没先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换了鞋又喝了一大杯水之后才双目清醒了一些。

她拉着安思凌的手直奔向这个房间的任意一个角落,最开始的就是二楼的房间了,那个卧室一打开还能看见这个造型奇特应该是刚起床的被窝,伸手摸还有热气。

而且两个枕头上都有被人睡过的痕迹,董洁深深看了一眼。

在打开那房间里的浴室,一推开门就看见那摆放在一旁的男士刮胡刀还有男士洗面奶,混杂在一起的其他东西就是安思凌用的了。

最后就要看这个衣帽间了,可董洁没有过去,因为她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而且她暂时没有要内伤自己的心情。

安思凌从头到尾都是被拉着一脸茫然的样子,直到董洁停了下来,两个人才坐在椅子上。

虽然不知道好友刚才在干什么,但是安思凌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这也太反常了吧。

“你没事吧?怎么一大早的就过来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2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