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啊那一点不要_妻子迎合着粗大的肉棒

回到家,安思凌一直在等着沈墨尘提要求。

可直接饭做好了,再到两人吃的差不多了,他还是没开口。

安思凌想着,他是不是忘了?

那当然更好了!

沈墨尘一抬眼就知道安思凌在想些什么,能把所有的想法都写在脸上的人,不知道是说她单纯好还是愚蠢好。

最后一块排骨躺在盘子里,安思凌三口两口咽掉嘴里的饭,伸出了筷子,就在快要接触到排骨的时候,另一个方向,一双筷子眼疾手快的夹走了它。

安思凌还没回过神来,视线顺着筷子上移,就看见一截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指,随意拿捏着筷子摆放在碗边,里面摆放着两块鲜嫩多汁的暗红『色』排骨。

安思凌无语的看看他,再一对比自己碗里的两根蒜黄,欲言又止。

“你不是有一块了吗,还跟我抢?”

沈墨尘淡定的夹起一块塞进嘴里,“现在只有一块了。”

什么是目瞪口呆,安思凌现在对这个成语感同身受了。

“这个是你抢我的!”她特意把最大的这个落在最后,就是想着,沈墨尘应该不好意思跟她抢,可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你的?”

“对,我的!”

沈墨尘轻笑一声,嘴里弧度慢慢扬起,安思凌以为他终于良心发现了,赶紧甜甜的对他呲了口白牙。

沈墨尘一口把那块软排塞进嘴里,两秒,吐出一块干干净净,好像被脱了衣服的骨头。

安思凌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吃货的心壮大了她的胆子,恨恨的瞪了眼沈墨尘,塞了满嘴蒜黄,死命的咀嚼。

那样子,一定是把蒜黄当成沈墨尘了。

这家伙,果然绅士风度都是浮云,我做的饭菜凭什么还要跟我抢,天天就知道看动物世界,我一定要跟科教频道反正,某总裁可是你们台忠实粉丝,饭前饭后的盯着看。

不知道是还以为他就爱看动物交配的那一段呢!

安思凌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毕竟,今天的食材是刷的他的卡。

对了,卡?

那张卡沈墨尘好像直接给她了,用完也没说要回去,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我吃他的用他的,还……睡他的?

安思凌情不自禁偷看一眼,沈墨尘那一副冰块脸冻的她浑身一抖。

只是睡床,没睡他,谁爱睡谁睡,反正我不想睡,不想!

“你脸红什么?想什么呢?”

“啊?”

安思凌回过身来,一『摸』自己的脸,果然滚烫的,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沈墨尘说的那样红透了。

看她那躲闪的目光,沈墨尘不禁皱起眉头,这人又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没什么啊,我就是感觉有点热。”不自在的挠挠后脑勺,低下头,额头正对着他的视线。

沈墨尘看看落地窗外的狂风暴雨,寒风呼啸,思考了一下,这个季节感觉热的可能『性』。

显然可能『性』太低了。

“是不是发烧了?”沈墨尘想着,刚才堵车的时候窗户一直是半开着的,一直被冷风吹着,脸又那么好应该是发烧的前奏。

可好心的他这句话,很容易意思被扭曲。

安思凌目光呆滞了一下,转而看他的眼神都带着点『色』彩了。

现在说话都这么直接的吗,只是红个脸而已,离发『骚』的距离还很远吧?

“我吃好了,先上去了!”说着,赶紧逃离了沈墨尘的视线。

看着她走路踉跄的样子,估『摸』着是真的发烧了,沈墨尘也就不介意她把一桌子碗筷放着的小事。

不就是碗筷吗,放在水池里等她病好了再洗,也是可以的。

沈墨尘第一次自己收拾餐桌,最后还颇为满意的拿出手机,对着空桌子拍了一张,随手发在了朋友圈。

劳动人民最光荣!【jpg】

回到房间的安思凌拍拍自己的脸颊,热度一丝未减,这样下去不行啊,会烧坏脑子的吧?

安思凌打开门缝,探出头去,左右看了一圈,才抱着睡裙跑向浴室。

都说女生在浴室或洗手间里是最自然的,什么平时不敢做的事情都可以玩个遍,安思凌当然也是。

在浴室唱歌自带混响,每次都给她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自己的唱功竟然这么动听,当然出了这道门就不行了。

可惜的是镜子太小了,不然她还可以看一看自己最近的身材什么的。

安思凌突然想起了沈墨尘卧室浴室里那一整面镜子,情不自禁笑出声,笑的浑身乏力,全靠后背靠着冰凉的墙面支撑着自己。

她至今也不明白,一个成年男子,在自己的卧室浴室里,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修那么大的一整个镜面。

她不得不怀疑,沈墨尘是不是有什么独特的癖好?

比如在镜子前赤身『裸』体的欣赏自己的腹肌?

安思凌想,他的腹肌一定很好看,尤其是洗澡后沾上的水滴,顺着肌肉文理下滑……

“太『色』了,不能在瞎想了!”

安思凌接了一捧冷水冲了把脸,努力换回来一些自己的理智,才抱着脏衣服出门。

浴室隔壁就是洗衣间,地上摆了个脏衣篓,也是目前为止,安思凌除了洗衣机唯一用过的东西。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的其他所有用具全是沈墨尘那个家伙的,什么电熨斗和除『毛』器,还有一大堆零零碎碎,造型奇特的整理衣服的工具。

安思凌叹口气,认命的把脏衣篓抱起来,挑挑捡捡,一件一件的放进洗衣机里,其他不可机洗的还要手洗,再来的还要送出外面的专洗店去。

总共也就是四五件衣服,安思凌伸头确认了一下,才倒了点洗衣『液』,按下开关,洗衣机就“咕咚咕咚”的运作了起来。

刚『摸』了那么多脏衣服,安思凌感觉手上皮肤也有种汗味,当然肯定是心理原因,可她还是又洗了一遍手。

趴在二楼的楼梯上,安思凌像只长颈鹿,努力伸长脖子看向楼下的厨房。

没看见沈墨尘人,想着应该是回房了。

可当她一打开门,看到自己床上躺着那个人,一脸茫然。

一定是她开门的姿势不太对,安思凌在沈墨尘好奇的目光下一把拉上门,闭着眼睛深呼吸几下,再度推开自己的房门……

哦,该死的,他真的躺在她的床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2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