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厕所喝篮球帅哥的尿_阴茎插学生的故事

倒是方臣听到这话一脸意外和惊悚,“嫂子你不用担心,一会我就去跟你们经理说,你坐着休息会吧。”

安思凌赶紧拒绝了他的好意,废话,她要是待在这,那一会谁去给沈墨尘送午餐啊。

再说了,今天沈墨尘没订餐,是她自己掏腰包让郝厨给做了些营养餐的。

钱都花了,这饭不论怎么样也要送啊。

方臣不知道沈墨尘每天的午餐都是安思凌送的,但许天不可能不知道啊,安思凌求救一般都看向许天,希望他帮一下忙,解释一下。

许天接收到这层意思,爽快利落的掐住方臣的后脖颈,捏住一小块嫩肉,按着他往外走,中途还不忘从方臣口袋里掏出张卡,买了单。

方臣那愿意这样就走了啊,可他还没开始要反抗,脖子后面的刺痛就让他不得不放松了动作,任凭他拿捏。

安思凌看着许天的动作,也是心中充满了敬佩,这姿势一定是老手了吧,要不然哪能捏的那么精准的呢。

目送两人离开,看了眼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等她走到后厨的时候,郝厨刚好在亲手帮她打包好午餐,这让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郝厨,太谢谢你了!我一定会在李姐面前多说好话的。”安思凌双手合十对他表示着感谢,半途还对他偷偷眨了眨眼睛。

一向严肃的郝厨也羞涩起来,拘谨的笑了一下,看上去特别忠厚老实。

“顺手炒个菜而已,不用那么客气的。”

安思凌笑笑没说话,她知道自己哪有面子能让厨师长帮她顺手炒个午餐啊,还不是看在李姐的面子上,当然这个人情她是不会忘的。

饭盒放在隔层的打包袋里,以免等她到了医院饭菜都凉了,上面系着一个很粗糙的蝴蝶结……

嗯……

安思凌看看这个蝴蝶结又看看郝厨,难以想象把他们俩摆在一起,但这的确是的了。

安思凌『揉』『揉』鼻子,抬手顺便掩盖了自己嘴边的笑意,却不想都被郝厨看在眼里。

他也感觉有点尴尬,这个蝴蝶结被他系的不伦不类的,“平时酒店都是这样打包的,可我不太会系,所以……你别嫌弃啊!”

“不会不会,我还要谢谢郝厨的贴心,最起码……”安思凌把视线聚集在这个蝴蝶结上,努力的寻找着优点,最后说了一句,“最起码它看起来就很结实!”

好吧,这的确对于蝴蝶结而已不算是一个优点。

安思凌掏出手机,想着先把午餐钱给付了,不然等她回来,也不好再来后厨行走。

郝厨见她这动作就知道他要干嘛了,赶紧推着她就让她离开,这顿饭钱说什么也不能要。

他还没追到小李呢,小李又这么看好这个小姑娘,以后还要多靠人家说说好话呢。

两人互相客气着,都想着多亏了对方,以后还靠着对方,场面一度僵持不下。

最后还是郝厨主动退了一步,不然眼前的小姑娘恐怕就不要他的菜,直接离开了。

他也是被这番推拒累着了,身心俱疲啊,在饭钱取了个大概中间值,比较适中的价格,安思凌才放过了他。

郝厨说什么也只要原材料的钱,安思凌表示可以,但是知道转钱的时候,默默的多转了两百块钱过去。

郝厨看在眼里,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心里对安思凌的好感倒是加分了不少,难怪小李这么喜欢她,是个懂事的孩子。

安思凌拎着饭盒刚走出后厨,正巧撞见了过来例行视察工作的经理,而走在经理前面的,不正是昨天的那个小刘,啊不是,刘总嘛!

昨天她还没感觉有什么的,现在想想,安思凌怎么都感觉尴尬,现在更是恨不得整个人贴在墙上,化作一个隐形人,直接被忽略更好。

然而这怎么可能呢?

刘总看见安思凌的第一秒就想起来了她是谁了,毕竟昨天怎么说也待在同一个房间那么长时间是不是。

安思凌刚想从另一边绕过去,刘总赶紧叫住了她。

身后的声音还是那么铿锵有力,声如洪钟,刘总的身体一定很好吧。

安思凌硬着头皮转过身,走上前,职业的礼貌笑容挂在脸上,“刘总好!”

“好,你也好!”刘总刚才看见她手里拿着一个类似饭盒的东西,现在见她往身后藏也干脆不说破,反正她要是给谁送饭,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这也是他乐意见成的事情啊。

刘总叫住她了,现在人也在面前了,两人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长时间的安静让安思凌心里有点慌,微微抬头看向一旁的经理想问问她该怎么办,就看见经理也是一脸茫然。

不过经理还是出口提醒了一下,“刘总,你叫安思凌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这个台阶给的好,刘总立刻顺势而下,“那个安思凌对吧?”

安思凌点点头,“是的。”

“以后你跟你们经理多学学知道吗,我看你做一个领班是有点太屈才了。”听到这话,经理心里一颤,连忙慌张的看向刘总。

这意思不会是要让安思凌把她的位置顶了吧,那她去哪啊?

安思凌也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刘总看着自己下属着急忙慌的样子,也感觉自己说的话是有点歧义了,赶紧纠正了一下,“额,当然你们经理也很优秀,发展空间也是很大的,你们俩……多努力努力!”

这话说完,经理一扫刚才的样子,突然精神百倍起来,看着安思凌的眼睛都有些热泪盈眶了。

她在大堂经理这个位置上待了多少年了,每个月拿着几千块钱的工资,偶尔发个奖金,加在一起还不一定能不能上万,现在终于……终于……

刘总先一步走了,经理立马走到安思凌身边,轻轻搂住她的肩膀,“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说完,又鼓励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的步伐都有些飘飘然,仿佛在空中踩在棉花似的白云上,有些不真实。

这条走廊只剩下安思凌一个人了。

她一个人在原地一脸呆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就有些头疼和苦恼。

刘总肯定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才这样的。

因为沈墨尘她就被升职了,这种感觉不是不好,就是很奇怪,奇怪的她心里有点堵。

安思凌拍拍自己有些转不过来弯的脑袋。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2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