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三角地带的凹处_张怡佳秦烟雪

但这种画面并没有吸引众人多久,大家都视线就被那门口处正走来的人物给全都吸引了过去。

沈墨尘穿着一身花西装,显得腿长腰细的,当然腰细不细这一条没什么人关注,毕竟大家看的都是脸和那修长的大长腿。

这让许多占据地理位置良好,但是标准的地中海大油田脸还有肚大腰圆的许多企业老板都默默的退到不远不仅的位置,保证自己不算是对比强烈,但又能在关键时刻上前打声招呼。

可以说是沈墨尘一来,这里的所有人都在动了,只有这四个人依然坚挺的站在原地,比着谁的耐性更高一筹。

其实真正着急的也就是穆思芩一个人。

穆思芩不断伸长了脖子看着那个自己许久未见的人,这还是她第一次亲眼所见,那个曾经只知道在她身边不言不语的小男生,已经真正的成长成可以独当一面,可以撑起这么大的公司,甚至是这个行业的领军人物时的激动。

她心中的后悔更甚了,后悔自己当时做错了决定,更后悔她为什么不早一点回国,但是现在……

穆思芩看了一眼那个也只是站在这里,并没有站到沈墨尘身边的安思凌,不由得嗤笑一声。

看来她还是草木皆兵了,这个小女生不还是只能站在角落里远远的望着沈墨尘吗?还以为她有多能耐呢。

安思凌并不知道自己的头顶又顶着一口锅,她只知道那天拥挤的像是丧尸病毒爆发了一样的往沈墨尘身上扑,也亏的他还能面不改色,腿不打颤的走直线。

啧啧啧,不去当模特真的是可惜了。

许天正在思考着要怎么把这两个女人给分开呢,一个视线就看见了安思凌连连摇头的模样,有些纳闷,“你干嘛呢?”

他这一声惊醒了一另外的两个人,纷纷看过来,在看着安思凌。

而安思凌被看的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怎么摆表情了,最后只能把自己从沈墨尘身上学来的面瘫表情做了一次。

随后,淡淡的换了一个话题。

“那个西装蛮好看的,其实你们两个也很适合哎!”

这话说的,许天和方臣立刻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下摆又是调整袖扣位置的,反正就是这么帅的怎么来。

“其实我也有一套这样的花西装,但是今天没来得及穿,不然一定比这家伙要亮眼多了!”方臣自信的那胸口起伏频率看起来都格外的不一样了。

许天斜了他一眼,然后再他的胸口处狠狠拍了一巴掌,把方臣拍的那叫一个咳嗽啊。

“你是不是想谋害我,好抢夺我想花西装啊!”

“我是想谋害你,然后直接把你和你的三十八任相亲对象送入洞房!”

安思凌惊讶比了一个手势,看着方臣的目光里满是惊讶还有佩服,“三十八任相亲对象啊,你这也是经验颇丰啊,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厉害!”

方臣本还感觉这玩意说出来就是败坏他的形象的,现在被这么走心的吹捧了一下,就感觉……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他就格外的厚着脸皮,眯着眼睛摆摆手,“不要宣传,我一向比较低调,也就是人生社会经验比常人多了一点罢了。”

许天也很赞同方臣的这番话语,顺带看了一群这大厅里所有女士,“是啊,你的社会经验现在在这个地方不超过八百米的地方里就已经有十几位了,说实话,其实你是集结这些人来今天给沈墨尘做庆祝的吧?”

安思凌没忍住,当场就笑得出来,随后看着那身边的一群人,只要是个女人就盯着多看几眼,想着这个会不会是方臣的社会经验什么的。

就在她视线要落到下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方臣及时的制止住了她这种行为,“那个年龄都可以当我妈了,长相还没我妈好看的胖子你就不用看了吧?”

安思凌愣了一下,随后扯着许天的胳膊就开始笑声压抑又放纵的哼唧起来,不行了,她真的是要笑炸了。

然而她正在欢笑阶段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那周边的两道视线,一道比较近,就是身边的那个穆思芩,冷眼看着她,还拉开了一丝距离好像很嫌弃她的样子。

而另一道嘛……

许天感觉后背一凉,那种鸡皮疙瘩都感觉突然暴增了,他顺着那怪异的感觉看过去,就见人群中央身高也出类拔萃的沈墨尘正用一双眼睛默默的注视着他。

不,应该是说默默的注视着他的胳膊,就是被安思凌扯住的那只。

许天生咽了一下口口水,示意安思凌可以收敛一下了,可安思凌正笑的无法自拔呢,哪有那个其余的注意力啊。

许天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斗着胆子拍了拍安思凌的肩膀,随后安思凌是起来了,但许天本人也是感觉自己大难临头了。

因为刚才就在他的手掌心接触到安思凌的肩膀上的时候,沈墨尘那家伙竟然当场就对他笑了一下。

没错,就是笑了一下。

但是那种笑容啊不,要怎么说呢?

许天这辈子都不想在看见有人那样的对他笑了,恐怕从此人生阴影都要埋下去了。

方臣碰巧也看见了,但是他很幸灾乐祸的只是在旁边微笑着,还不时想要模仿一下刚才沈墨尘的那种表情,但他发现这好像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

于是他放弃了。

反正沈墨尘已经记住刚才的事情了,他相信,许天会得到一个令人十分满意的工作安排的。

谁让他嘲笑别人的人生社会经验的,这就是报应。

安思凌经理了一下自己刚才有些散落到身前的头发,片刻后才把自己恢复成大笑之前的形象,她觉得过一会自己可以和沈墨尘说一下那个人生社会经验的事情,这个实在是太逗了。

“墨尘就不适合穿花西装。”

被忽视了半晌的穆思芩又耐不住寂寞了,直接插了一句,但是她说的是事实,她记得沈墨尘从小的时候那衣柜里几乎就只有那么简单的黑白灰三色,就连是青春期的时候都很少见他穿个亮一点的颜色了。

所以在她的记忆里,沈墨尘就应该是穿那三种颜色了,这种花的颜色……穆思芩总感觉穿在沈墨尘的身上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我感觉他穿什么都好看!”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2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