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叔叔日妈妈妈妈会叫_和老师晚自修后在教室

床上拱起一个圆形的弧度,安思凌脸『色』苍白的把自己包起来,只『露』出一截发顶。

刚才的画面一幕幕出现在她脑海里,安思凌突然有些浑身燥热,脸『色』却越发苍白。

不能爱上他,是啊,她应该只是,只是……

想到沈墨尘,安思凌的心跳声骤然加快,她应该只是刚才受到了惊吓吧,对,惊吓。

就这样怀揣着自欺欺人的安慰,安思凌渐渐入睡。

沈墨尘醒来时已然是清晨九点半,不用说他都知道起迟了。

头脑昏昏沉沉,昨晚一群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冲上来轮流灌他,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他才能醉成这样。

沈墨尘缓缓坐起身,一阵凉意传来,掀开被子一看,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是他身上的睡袍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而他腿间和被单上还有点点昨夜留下的痕迹。

被单里有一处不一样的地方,沈墨尘顺手一『摸』,只看见一件单薄的嫩绿『色』睡裙,看上去非常眼熟。

醉酒后他忘记了很多,可沈墨尘现在脸『色』很难看,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总裁中午才迟迟到来,所有人都感觉这没什么,前段时间总裁每天按时按点来他们还都不习惯了。

可总裁今天貌似不太高兴。

员工a装作邪魅一笑的样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总裁什么时候高兴过。”

刚才还谈论的众人一下子被噎住,对啊,总裁什么时候高兴过,黑着脸释放冷气压难道不是日常吗?

沈墨尘坐在椅子上,手中的钢笔拆的七零八落的散放在桌子上,面前摆了七八杯饮料,这些全是许天的作品。

许天心虚的搓着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昨天晚上你醉成那样,我哪敢让你一个人回家,方臣那家伙醉的跟滩烂泥似得,我就让她来接你咯!”

沈墨尘一个眼神扫『射』过去,“原来方臣对你这么重要啊,连上司都不管了。”

许天嘴角一抽,很是无奈,“我可是至今记得你高中的时候,喝醉了扒在我身上非要非礼我的样子。”

沈墨尘脸上阴沉的都要滴出水来,许天瞥了一眼赶紧跑,真是说多错多,这年头混口饭吃真不容易啊。

消失之前,还怕火候不够又多说了一句,“咖啡牛『奶』趁热喝,祛祛火!”

沈墨尘眉头一皱,气的不停深呼吸。

经理不知道安思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直精神恍惚,黑眼圈都快要把她变成国宝了。

“我没事啊,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吧。”安思凌脸『色』苍白,口红也挽救不了。

考虑到安思凌昨天的表现,经理向上面汇报后,给她申请了一天的休息时间。

“多注意休息,明天调整好状态再回来。”

安思凌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谢过经理后换下衣服,赶紧离开。

医院附近有一家大型超市,简单的买了几样平常爸爸爱吃的水果,安思凌暂时忘记了昨晚的事情。

病房里,安父正在看电视,不时和身边的男人聊着电视剧情,看上去气『色』红润,开心极了。

安思凌推开门就看见沈墨尘正对着她,吓得手一软,水果散落一地。

沈墨尘听到声音望过来,和安思凌正好对视,看见她有些狼狈的样子,眼中顿时充满了笑意。

安父看到女儿过来看他,高兴极了,“小凌,你这么忙不好好休息怎么还来医院啊。”

看着父亲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安思凌不禁松了口气。

刚才看见沈墨尘坐在这,她好怕爸爸会直接骂她不爱惜自己,害怕沈墨尘已经把什么都说了出来。

“爸,我来看你的应该的,再说了我好久没看见你了,好想你啊。”安思凌努力打起精神,跟爸爸撒娇的同时还在偷偷用视线看着沈墨尘,内心充满了纠结,他到底有没有『乱』说?

安父欣慰的笑着,“不用来看我,我好的很。”

安思凌点点头,心思却还在旁边男人的身上。

这时,安父才想起来一件事,看向一旁一直坐着没说话的沈墨尘,而安思凌则提起了心发慌。

“小凌,你怎么从没跟我说过,你们学校班主任都这么帅的,真是年轻有为啊。”

安思凌嘴巴微张,她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要惊掉了,“班主任?”

沈墨尘缓缓站起身,轻微带着笑意的看着安思凌,虽然这丝笑意一般人都看不出来。

“我来是看看安叔叔的恢复情况,顺便问一下你什么时候可以回学校继续上课。”

安思凌看着爸爸笑得好像中了大奖一样,又是削苹果又是夸奖的话不停,整个人却开始了神游太空。

她怎么不知道这人还有cosplay的爱好,而且安叔叔……不知道为什么,安思凌嘴角一直抽搐,这三个字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吧。

“沈,沈老师!”安思凌张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她想笑场怎么办。

安思凌咳嗽了两声,未免被父亲看出来,她赶紧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沈老师,我已经办理休学了,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好像,不太适合继续回学校上课了吧?”

潜台词就是,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又是在搞什么鬼!

沈墨尘继续保持着自己老师的身份,竟然还准备了长篇大论的话来劝说她。

这人是吃了敌敌畏吗?

怎么脑子越来越不正常了,还是醉酒后智商降为负数了!

安父见女儿不同意,生怕老师反悔,一把扯住女儿的胳膊开始念叨。

安思凌眼看着父亲眼眶开始发红,立刻答应回学校,反正这人应该只是无聊了随便说的,先安抚好父亲的情绪才行。

哪想到,安思凌刚刚同意,安父便立刻收住自己的情绪,笑得一脸褶子,准备给沈墨尘再削个梨。

沈墨尘看看自己手上一口未动的苹果,突然胃开始了轻微的抽动。

没过一会,安父便乏了,安思凌看着他睡下后,拉起沈墨尘夺门而出。

“你干什么,上次是许天,这次你又过来,是生怕爸爸看不出来我现在的情况吗?”

安思凌像只被拔了胡须的小狮子,怒气冲冲的瞪着比她高一头的沈墨尘,气势不能输!

沈墨尘则是收起刚才衣冠楚楚的样子,慵懒的靠在墙边不说话。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2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