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高梁地里玩浪娘们,不要舔下面

听着灵韵轻轻说出的这句话,云雾鼻子里哼了一声,掌心的纹章继续闪耀着光芒。

面前的灵韵忽然扬起手,云雾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感觉被一阵气流裹住,身体一轻整个人向后飞去,惊慌失措的她忙在空中转身,双脚踏在粗实的树干上,向上跑出几步缓解裹在身上的力量,然后落回到地面上,这时灵韵已经飞身到了她的面前,转身一个漂亮的扫腿,灌注了圣血能力,腿上围绕着一层光芒,在空气里划出一道弧线,云雾凌空一个侧翻躲避,柔软的身体弯成漂亮的弧度,那道光芒贴着她的腰际而过。

云雾的双脚刚刚站回地面,马上向后跃起,舒展着纤细的四肢,悬在空中发动了一个术,攻向灵韵,灵韵转身挥手,云雾的术被弹在一边。

云雾同时面露厌恶,双臂张开向前靠拢再次发动了术,两侧的空气急促攒积聚集呼呼作响,面前一道气流扑向前方,势必要吞没面前阻挡的一切。

灵韵看了看,嘴角微笑,然后跃起直直落向迎面而来的术。

云雾原本以为她会狼狈的躲闪或者逃跑,见此状况不由一惊,可随机露出了胜利的笑容,那笑容还挂在脸上,眼中却瞬间从难以置信变成惊慌。

灵韵的身体被没有预想中的被术击飞,像是一块破布般瘫倒在一片尘埃中,而是轻松的穿透了凝固了一层层气流,从术的另一端出来。云雾只感觉胸口一震,还来不及想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看到的景象霎时从越来越近的灵韵变成无尽的夜空,身体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这时,灵韵收回了发动术的姿势,站在那里,围绕在身体周围的结界方才片片破碎,薄薄的光尚未落地便无形散去。

灵韵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云雾,睁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后满是耻辱后的受伤模样。

云雾在倒在地上的时候,随身的背包掉在地上散开,一件黑色的战袍露出散在地上,弥井月目光落在那件长袍上,眼中霎时闪过一丝光芒。皱起眉。

耳边传来了几声呼啸的风声,然后是碎石飞溅的声音。

灵韵眼中满是诧异,面前是银丝镶嵌的战神图腾,地面一片狼藉,是术刚刚袭击留下的痕迹,云雾伏在碎石间,气喘吁吁,恶狠狠看着她们,显然弥井月的那个术,并没有想要伤到她。

弥井月上前走出一步,灵韵在身后拉住她的胳膊,开口说道。

“算了,她已经得到了教训。“

云雾急促喘着气,那种战败的羞辱在眼中,比身体更加疼痛,手掌的光芒忽明忽暗,在黑暗中跳动。

“那个战袍,是幻爵的,是我送给幻爵的。“

灵韵听到那轻轻的声音,身体不由一震,随即松开了手,弥井月停顿了下,然后一步步走向面前正盯着她随时准备再次发动术的云雾。

银背着木桶,脚步不紧不慢,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同时也说明了,木桶里的鱼,是最新鲜的,这是有钱人的最爱,不惜高价购买。

帽子遮住了脸,布料吸饱了海水,顺着银露在外面的下巴低落在脚面上,他的掌心突然泛出一个红色纹章,淡淡的,空气霎时冰冷下来,水分凝成透彻的冰晶,随着走路的动作脱落在地上,被留在身后,阳光炽烤,久久不曾融化分毫。

到了王城的集市,银找了一个位置,靠着墙壁盘腿坐下来,闭目养神,看起来,不像是来卖鱼,倒是像来晒太阳的。

零星来了几个客人,银任他们挑选之后,伸手接过帝国币,看也不看,颠了颠便塞进破外套的口袋。

日薄西山,集市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入口处传来了阵阵嘈杂,银充耳不闻,漠不关心。

集市上的小贩大多都是渔民,长年被海风吹过和烈阳炙烤留下沧桑的痕迹,黑红的肤色下是憨厚的性格,王城执法队贵族们的身影刚刚出现,不安与恐慌便蒙在他们的脸上。

战袍上执法厅的图腾对于他们来说,便是噩梦。

那些胡作非为的身影像是海啸般袭来,所行之处,掀翻的铺子,散落一地的货物,哭喊的声音,连成一片。

有平民用自己风吹日晒辛辛苦苦赚下的钱,曲着身体,讨好般的,用颤抖双手递到执法厅贵族们的手里,才保得一时平安。

一名贵族来到银的面前,不屑的看了看穿着一身破旧外套,被连在衣服上的帽子遮住面孔的银,哼了一声,飞起一脚,想要把木桶踢飞,这时候,身边一个人队友拦下了他,打开木桶看了看,两个人脸上都露出欣喜的笑容。

他们相视一笑,然后提起木桶,转身便打算走。

“付钱。”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平淡却清晰的声音。

两个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待到他们确定了这句话来自于这个不起眼的平民,方才露出一副凶狠的模样。

“小子,你以为在和谁说话,睁开你的狗眼看一看,大爷是谁。”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1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