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公车上被农民工干_爸爸在学校上我

宋一然出了火车站后,并没有急于去矿总医院询问落户籍的事情。

她先找了一家招待所住下,打算暗中观察一下,再去矿总医院落实具体事宜,反正离开追悼会的时间还有几天,足够她调查一些事情了。

宋一然并没有忘记那位代副院长,当初他把手伸那么长,甚至还收买了李兴盛想要害自己的性命。这样的关照,她怎么能不好好回报一下呢!

还有张家人,每个人都那么自私自利,当初伤害过宋清荷的每一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宋一然换了身衣裳,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开始找公交站点。

她想去宋家的四合院看看,还想去海矿总医院看一看,那里是宋老爷子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

海市被称北方的煤矿之都,这里煤矿储藏量非常高,可以说海市的总体经济就以依靠煤矿产业的带动。八十年代是华夏工业崛起的开端,未来的华夏在工业、科技、医疗等方面都有突飞猛进的发展。

宋一然作为后世的过来人,知道海市的辉煌会慢慢退去。煤矿是有限资源,当资源枯竭时,海市必定繁华不在。

这里还有二十年的好光景。

宋一然坐车了去海矿总医院的公交车,这时候都是人工售票,售票员背着一个专用的黑色小包,手里拿一摞五颜色六色的小车票,上车买票了就给扯一张,下车要验票的。

宋一然坐在一个单人位上,看着街道上的街景。原主的记忆中,街道似乎没有这么窄,楼房似乎也没有这么矮。

那是一个八岁孩子的视角,当她还是个孩子时,马路在她眼里是宽阔的,围墙在她眼中是不可翻越的,而楼房则是高耸入云的。

现在回来的宋一然,已经长大了,她是与原主裁然不同的两个人。

很快,售票员报站,“矿总到了啊,矿总医院到站了,下车的往后走啊!”

后门处顿时变得拥挤起来,不少人都是从外地赶到矿总来看病的,扶老携小,特别不容易。售票员的耐心还算不错,没有催,一直等下车的人都走光了,才喊了一声:“关门。”

宋一然是最后一个下车的,她站在公交站点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找到了矿总医院的位置。

矿总医院的大楼在这个年代来说算是很气派了,占地面积比县医院大了很多。而且它的规划更加合理,把医院的行政后勤部分和医院的业务部分都分得很清楚,细化的更加具体,已经有了初步的体系制度的雏形。

宋一然是奔着代岳山来的,自然要去行政楼那边碰碰运气。原主的记忆中并没有代岳山这个人,所以宋一然也不知道代岳山长什么样。

但是他是代副院长啊!想要找到他的办公室还不简单!?

医院行政楼这边是有门卫的,这里可不是谁想进都能进的地方。如果是医院的员工还好,点点头也就能进去了,但是普通人是没有办法随意进出行政楼的。至少也得先做个来访登记,看看你是来找谁的,是什么目的,等门卫打过内线电话,确定人家正主同意见你了,你才能进去,否则的话医院还不乱套了?

宋一然没有贸然往里闯,而是一直在行政大楼门口转悠。她表现的好像有些烦躁,整个人还很犹豫,甚至有几次都要推开大门往里走,但是始终没能做出决定。

行政楼这边没有什么人,宋一然频繁的在门口晃动就显得特别显眼,最终成功的引起了门卫的注意。门卫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看着挺精明的,因为宋一然一直低着头,所以门卫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

会不会是哪位领导的亲戚找来了?这种事儿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出去看看吧,万一是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也好先给领导递个话啊!

门卫这个活,看似轻巧没啥技术含量,但实际上非常考验一个人的情商和应对能力。

屋里有暖气,门卫大叔只穿了一件毛衣。

北方的初春是感受不到温暖的,虽然此时已经是二月底了,但是室外温度并不是很高,加上今天有点阴天,所以给人感觉还是冷嗖嗖的。

门卫大叔的棉袄在一旁的衣架上挂着。

他觉得宋一然有可疑,所以决定穿上棉袄去问问情况。他转过身去拿棉袄,再转身回来的时候,那个在门前转悠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这是……

知难而退自己离开了?

也好,省得他浪费口水了。

门卫大叔又把棉袄挂了回去,他根本不知道,就在他转个身的工夫,宋一然已经推门进了一楼,同时闪身进了空间,此时正在空间里静静的等着代副院上自己送上门呢!

这年头没有监控摄像头,她在门口观察了半天,整个一楼大厅只有门卫大叔一个人,宋一然的感官敏锐,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存在。她在确保自己绝对安全的前提下,快速进入空间,这样一来,她就可以一直在空间里待着,直到下班时间。

代副院长也要下班回家的,到那时,她就可以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了。当然,也有可能他今天休息,根本没来上班,要真是这样的话,宋一然也认了,算自己白来一趟呗。

但是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主角光环的。

下班时间一到,行政科室的人陆陆续续的往外走,门卫大叔热情的跟每一个人打招呼。

“齐主任,回家慢点骑啊。”

“哟,小刘同志,你这身衣裳真好看,要不少钱吧?”

“莫科长,这有两封您的信,下午送过来的。”

宋一然觉得很是无聊,不过,就当看电影了嘛!谁让她的空间有这个逆天的本事呢!

就在这里,门卫大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似乎热情过头了,声音变得有些怪:“代院长,您怎么才走啊!?”

看人家这马屁拍的,简直不动声色啊!

宋一然终于看到了代副院长其人。

这是一个身高在一米七三左右,体态偏胖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四十六七岁的样子,梳着大背头,穿着一件立领的呢子大衣,拿着一个公文包,走路的气势很足。

书客居阅读网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0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