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干丰满熟女老娘们30p_女王的男舌奴喝圣水文章

王莲花是冲着宋一然的脸去的!她想好了,就直接打脸,直接上手挠,最好给她挠成一个满脸花,毁了她那张勾人的脸,让小贱~货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王莲花自认为她是一个打架的好手,而且她长得壮实,因为常年在田间地头劳作的关系,手上有把子力量。宋一然呢,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还没有长成的半大孩子,骨架纤细,瞧着文静,不像是个会打架的。

这样很好,要打得她哭爹喊娘才能解决问题。

王莲花觉得很自信,自己收拾这么一个半大的孩子还是有把握的。

只可惜,想法和现实永远都有巨大的差距,王莲花挥起的手臂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被宋一然紧紧地抓住。她的力气很大,王莲花觉得自己的手腕像是被钳子咬住了一样,无论她使多大的劲儿,都挣脱不开。

王莲花的眼中全是惊恐之色,她没有想到宋一然的力气这么大。

宋一然朝她一笑,手上稍微加了一些力气,王莲花杀猪一般的叫声便响了起来,“疼,疼,有话好好说,松手。”

宋一然猛然把她的手臂抻直,轻轻一折,就将她手臂背到了王莲花的身后。这是一个标准的擒拿动作,王莲花根本受不住,身子不由自主的转了一个方向,整个人半跪在地上,看起来十分痛苦。

“丫头,丫头,有话好好说,你松开啊!”王莲花非常后悔,她半个膀子都是麻的,实在太疼了!早知道这丫头有这两下子,她也不至于动手不是。

眼前王莲花已经顾不上想那么多了。

“你恨我,到底是因为你两个儿子的事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

王莲花心中一惊,连忙道:“没有,俺没恨你,没有。都是误会。”

宋一然已经失去了耐心,她想知道戴先生是谁,可是李兴盛一直没有动作,高大山那边查了好几天,一点进展也没有!

从镇里,到乡上,能说上话的领导没有一个是姓戴的,姓代的也没有。

所以宋一然已经失去了耐心,她已经在计划除掉王莲花和李兴盛的事儿了,谁知道王莲花自己打上门来了!

月黑风高夜,正是动手的好机会。

“你怎么自己过来了,赵铁营呢?说,你们俩口子是不是憋着坏呢?”宋一然手上又加了一两分的力气。

王莲花连哭带喊,嗓子都要喊劈了,“不是,真不是,他又去耍钱了,还把家里的钱偷了!”

“你们家真是好家教啊,老子儿子都偷东西。”宋一然冷笑,“王莲花,明人不说暗话,当初牛棚里的那把火,是你跟李兴盛一起放的吧?”她说完这句话,便把王莲花往前一推,让她摔了一个狗啃翔。

王莲花又惊又恐,一脸活见鬼的模样,“你,你说啥?俺,俺听不懂。”她的汗都要下来了,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心里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件事他们做得非常隐秘,宋一然是怎么知道的?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宋一然蹲到王莲花面前,“你是不是以为我知道了你跟李会计的那点事?”

这话无异于一个惊雷,砸得王莲花七昏八素的,脸上的吃惊表情都忘了掩饰。

“说真的,以前我还真不知道你俩那点事儿。”宋一然冷笑,“甚至都不知道放火的是你们。”

那你后来是咋知道的?

王莲花费了很大力气,才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那天晚上你跟李兴盛在山上的小木屋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宋一然笑,“要不然到现在我还被蒙在鼓里呢!什么赵三啊,赖长江啊!都是你俩的手笔吧!”她这话半真半假,估计王莲花也听不出来。

王莲花害怕了,她的身子不听话的抖了起来,巨大的惊恐将她包裹住。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宋一然之前竟然什么都不知道,那他们放那把火干啥!这不是月兑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只是,当初李兴盛咋说的!说宋一然发现了他们俩的事,要是不除掉她,后患无穷!

到底是他算计错了,还是他根本没跟自己说实话?

王莲花的脑子很乱,反应也不如平时灵活,她看宋一然的眼神像看见什么怪物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完全没有了往日伶牙俐齿的模样。

“说话啊,哑巴啦?”

王莲花觉得这事儿大发了,她现在好后悔,她不应该来惹宋一然。

不过,她的心很快就镇定下来,宋一然就是力气大点,她还敢杀了自己不成!反正大不了她就装个孙子,等她回去把这事告诉李兴盛,一定要这丫头好看。

他们的事儿绝对不能露出去。

宋一然看着王莲花眼中的淡淡杀意,不由得失笑也声,“真有意思!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居然还想掌控别人的生死!”

“不,不,俺没有。”王莲花差点哭了,想想都不行!想想都不行吗?她就是想想啊!

宋一然也懒得再跟她废话,直接问她:“代先生是什么人,你见过他吗?”

她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王莲花摇了摇头,果断不敢再想别的,“俺怎么可能见过,俺啥也不知道。”

“不知道?代先生不是李兴盛的靠山吗?你会不知道?”

这下子,王莲花是真的要哭了。

“他不让俺知道,代先生这三字,还是有一回他喝多了,无意中说出来的。”

宋一然眼睛微米,凑上前问道:“你仔细想想,当时李兴盛说的什么醉话?”

“俺,俺忘了,时间太长了。”

宋一然轻笑,把手伸向后腰,居然抽出一把刀来。

“你要干什么?”王莲花的瞳孔瞬间扩大了些许,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害怕了。

宋一然把利刃贴在她脸上,轻声说道:“好好想想之前李兴盛醉酒时说的话,否则的话……”她手里的利刃慢慢向下滑,用刀~尖刮着她脖子上细细的绒毛,“我手里这把刀,可没长眼睛。”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06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