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好爽好热好难受公交车 三叔,求你,不能这样

段凯拍了拍她的脸,让她把嘴打开。宛若依言,然后就是口腔的一场被掠。

段凯是廖尚的表哥,以前在美国做过特种兵。段凯有张比廖尚还要俊秀的脸,可却有一身张扬的肌肉,还有那更加阴鸷的个性。

廖尚正抽着烟,却还不忘裸身地坐在宛若的背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烟灰吊得长长。

段凯给了廖尚一巴掌。廖尚一吓,烟灰连带烟头都掉到女人的身上。

宛若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刺得弹动一下,可不敢大肆动作,更不敢求饶。还燃着的烟头,无情地侵蚀底下的routi。

疼痛和烧灼,让女人额头冷汗密布。段凯看见了,但当是不见,只叫廖尚下来,换个位子。

廖尚斗不过段凯,只能把气压着。或者,发在无关人身上。

“哟。痛吗?”廖尚也看到了烟头。长指头拿起烟嘴,烟头对着女人痕迹斑斑的后背,又是一记深按。扣上不久前才褪痂的粉红色皮肤。

听到女人参痛的shenyin,方才解气地下来。

段凯看不上廖尚的手腕,可这女人着实让他欲罢不能。

明明是只枕过千夫的破鞋,他还是犯上瘾地也来几天。

施虐的快感,让他无尽快慰。

5.

宛若还在睡,就被廖尚叫醒。

她被打扮成了一个小公主。

宛若不小了,28岁。可是发育不良加上营养跟不上,外加神经衰弱。一直那般瘦瘦小小、怯怯懦懦模样,倒像是留住了青春,在最美好的二十年华,没再长大过。廖尚、段凯都是25,比宛若小。

她被带去了一个地方,很多人,他们都在笑,都在喝酒。和她觉得他们都好可怕。

宛若不想进去,便和廖尚纠缠在车门前。廖尚倒是不觉得被人围观怎样,就是觉得烦了,给了人一巴掌。那张小脸上顿时烙上手指印,不一会儿就肿了半边。越发带不出去。可廖尚倒是没有觉得怎样,似乎是有些愧疚了,把颤抖的小女人小心护在怀里,版搂半拖地带进了叶家。

叶家的小公主回来了,再加上叶老爷子大寿,自是一番热闹。

一进了大门,廖尚倒是把宛若搁下了。把她安置在一处较隐蔽的沙发,还贴心地拿了些糕点。然后嘱咐着要她乖乖等他回来。宛若点了点头。手里捧着糕点,眼睛望着廖尚离开的背影,一副小可怜的模样,让人看了都要心疼了。

段凯刚接完电话,正从阳台那儿过来,眼尖地看到了宛若。

“怎么在这儿?”段凯皱着眉头,又看到宛若手里的糕点,“医生不是说不能吃甜腻的东西吗。”段凯把碟子拿掉,然后坐在宛若边上,玩起手机。段凯大半的身子靠在宛若身上,让瘦削的人儿有些不能负荷。

宛若全身僵硬地坐着,一动也不动。

林琦是来找段凯的。一看到这幕,她在一个冷情的女人,也受不住自己爱着的未婚夫,靠在别的女人的身上。这女人还是被她弟弟养着的。

廖尚是林琦的弟弟,同父异母。父廖姓,林琦和rey是表亲。

(林琦和rey都随母姓)

“段凯!”林琦是真的气着了,否则按着她的性子,怎么会做这么没教养的事。

林琦上前,把宛若从段凯身边拉开。

gmeover。段凯也心情不好了。他阴鸷的眼,盯着林琦。这不怕死的女人直直地回视。

段凯疏忽笑开,似乎爱死了林琦这般小老虎的模样,抓住她的脑袋,和自己额头两两相碰。亲昵情长。

宛若依旧瑟缩模样,低着头,搅着手指。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琦知道段凯这人怎样。而且她也晓得公子哥的风流。也能接受。

想通了,她也就缓了脸色。然后任由段凯亲了亲脸颊。但是表情还是臭臭的。

段凯搂着林琦去了灯光下。

林琦一出现,rey就偷偷地把目光投过去了。实在是自己像个交际花似的开来开去,好累呀。

一得了空子,rey就尿遁了。

然后就目睹了这幕。

rey本来是想要偷偷跟在林琦后面的。可是,那个一动都不动的女生,真的好奇怪。就跟个神经病似的。

“喂。你叫什么名字?”rey止不住好奇。能让林琦撕下仪态的女人,该长成什么动人模样?

如果她知道,这次搭讪,会让她永远失去一个男人的心。那她宁愿不去好奇。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0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