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小妖精流那么多水,还不要_地铁好大好紧

下完雪以后,关山县的气温跌破零下二十度大关,连空气都是冷的。吸气的时候,不但脑子清醒了,连肺部都像是要被冻住似的。脸部要是不用围巾罩住,感觉吸几次气就能把鼻孔冻住,真是太冷了。

好在宋一然的衣裳穿的很厚,她的大棉袄,大棉裤,全都找出来换上了。

以前这种厚衣裳,她只有在大青山才穿,大青山三面环山,冷啊!到了县医院以后,她都是穿毛衣,毛裤,外面穿一条厚料子的裤子,配一个半截的大衣也就差不多了。

今年冬天的严寒虽然来的晚一些,但是温度掉的太快了。不穿上姥姥辈的棉衣棉裤,简直无法存活。

宋一然把自己裹成了一只大肥粽子,头上戴着一个针织帽,脖子上还围着一条大围巾。平时看起来非常瘦弱的她,这会儿增肥不少。

她是练武之人,体质肯定比一般人好不少,但是她不想挨冻。

相比之下,雷千钧穿的倒是中规中矩,还是软毛呢子大衣,里头是毛衣,还围了一条灰色的围巾,看起来风度翩翩。

这男人都不冷的吗?

两个人去找纪雨霖,发现这货眼圈黑黑的,眼里有红血丝,显然一夜没睡。

“什么情况?你这是咋了?”

纪雨霖打了个哈欠,起身道“我先去洗把脸,回来再说。”

洗完了脸,正好有人给纪雨霖送了饭,纪雨霖捧着个盆,开始秃噜,秃噜的吃面条,那动静跟猪吃食差不多。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人也精神了些。

“出什么事了?”雷千钧觉得情况不容乐观,这件事,或许和昨天的案子有关。

“贺当年要不行了!”

“什么?”宋一然惊叫一声,“不就是失血吗?没有脏器破裂,你告诉我人不行了?”

纪雨霖也很无奈,“他发烧,高热,说糊话,我也不是大夫,我不懂。”

难道是感染吗?

“术后感染,这个倒有可能,但是大夫应该也做了抗感染治疗吧!抗生素用起来啊!”现在这个年代,还没有超级细菌这种东西,也没有人热议耐药性的话题,消炎的药换代也不快,一般抗感染用药也就是那几种常用的,包括青霉素、红霉素、链霉素等等。

纪雨霖眉头紧皱,“我不是大夫,不清楚具体的。不过大夫已经在尽力抢救了,我在那边守了一夜,天快亮了,雪停了才回来。现在在等通知呢,希望贺当年能挺过去吧!”

就在这时,有一个小年轻走了过来,神色不太好。

纪雨霖心里咯噔一声。

“头儿,贺当年死了。”

纪雨霖拢了拢头发,气得不行,把放在桌子上的记录本拿起来,重重的摔在桌面上。

贺当年一死,案子就变了味道。

黄得彪是在劫难逃了,因为没有人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去保一个杀~人者,法律不允许,公道也不允许。

这和宋一然最初的初衷是一样的!

将黄得彪绳之以法,以儆效尤!在那些被他残害的人看一看,这天下是有公义的。

但是她没有想过会用这种结果!

贺家兄妹的命,都搭在了黄得彪的身上。

回宿舍以后,宋一然一直沉默不语。

雷千钧知道她心里不好受,那毕竟是一条人命。

“别难过了,有时候,都是命!”雷千钧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你中午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宋一然抬起头,很认真地对雷千钧说道“我怀疑这里面有问题。”

雷千钧没有反驳她,反而一脸认真地听她讲。

“昨天晚上贺当年的情况明明已经稳定了,为什么会突然发起高热?”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但是问题是发生的时间点太巧了。

假设贺当年的病情没有恶化,那么他今天应该就能够做笔录了!

这么巧,偏偏在这个时候,贺当年病情恶化,出事了!

“然然,贺当年活着对黄得彪更有利。”一人是恶意伤人,一个是杀~人,傻子都知道该不该让贺当年活着。

不管黄得彪背后的人是谁,只要他想保住黄得彪,都不可能去害贺当年。

“如果,他们想让黄得彪死呢?”

“你的意思……”

两人相视对看一眼,同时道“秦学忠!”

秦学忠和黄得彪是一对狐朋狗友,这两个人关系密切。如果贺当年清醒以后做了笔录,事情不仅对黄得彪不利,对秦学忠也一样不利。这两个人完全有可能为了自保狗咬狗,互揭对方的老底。

贺当年的死,完全有可能是秦家人为了保住秦学忠而做的。只要贺当年死了,这个锅就可以甩到黄得彪身上,秦学忠可以像其他两个人那样,只担一个聚众玩牌的罪名,置身事外。

暂时不知道黄得彪有什么样的后台,但是秦学忠家里,似乎有些不寻常。

“再去老纪那里问一问。”

宋一然点了点头,起身穿上大衣,跟雷千钧去找了纪雨霖。

纪雨霖不在办案局,跑到医院去了。

两个人又追到医院去,才知道贺当年的尸体居然不翼而飞。

“真他吗的出了奇了,这玩意也能丢?”纪雨霖已经到了崩溃边缘,这案子越来越奇怪了。

宋一然和雷千钧相视一眼,都更加确信了之前的猜测。

如果没有猫腻,贺当年的尸体为什么会不翼而飞?

“老纪,冷静点。”

纪雨霖从衣兜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拿出来叼一根在嘴上,点着以后使劲嘬了两口。

“已经让人去殡仪馆调查了,看看没有擅自火化的。”

宋一然摇了摇头,希望不大。

既然是要毁尸灭迹,又怎么会按照常规做法去操作呢!

“老纪,我觉得你要换一个思路。”

雷千钧道“既是能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把尸体偷走,说明这个人对这里的环境应该很熟悉。要从医院内部着手,还有就是进出的可疑车辆。”调查这些或许更有意义,毕竟偷尸的人不可能有飞天遁地的本事吧!肯定是要用车的。

车?

纪雨霖突然想起什么,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用脚碾了两下,边跑边道“小刘,之前来医院的那辆运垃圾的牛车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0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