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你好少将大人,口述小伙的又大又长

後座的人明显不信,开始质疑,「那妳从刚刚开始就不断用手背抹脸是干什麽?」

谎言被戳破,花葵哼了声,「谁叫你刚才那样说我。不就……不就想和你们一起留个高中回忆嘛。」後面这句话虚实混杂。

原来是这样。

郑沅恒沉默几秒,「我去,邱江去,孙贺去,许清也会去。所以妳不要不高兴了。」

孙贺斜了他一眼,对於对方擅自更改他意愿并没有任何怨言。

许清看着这两人,眼眸盈着笑,放着两人继续吵,没有打断。

花葵的意思她明白。喜欢的人不去,那她也不想去了。并且猛然被心上人戳破想法,而且语气稍重,才会觉得委屈。

xxx

到了段考文章就缩水了orz

一眨眼间期末考就结束,许清照旧位居年级第一。第二名与她的差距每次都不多,但没有半次成功越。彷佛永远只能仰望许清的背影而已。

接着而来的便是让学生期待已久的期末晚会,举办日子是休业式隔天,属於放假日。让学生可以换上轻松自在的便服,校方此时便没严禁规定学生不可化妆打扮,但只要尺度别太过就行。

邀请的艺人有两位,分别都是刚出道两三年,但已拥有一定名气的歌手。一男一女,年纪只比他们这群学生大不到十岁。

许清对这没兴趣,她不怎麽关注这类事。会来是因为花葵,她只希望会场有暖气就好。

穿着简约朴素,她头没怎麽整理,看上去稍显毛躁,所以随意地绑了两条辫子垂在胸前。这倒是替她添了抹可爱的气息。

「许清,妳看上去好像刚醒啊?」邱江短袖短裤,胳膊小腿全露出来,冷风一吹,对他跟挠痒一般,旁边的许清直接打了个喷嚏。声音小小的,鼻头通红。

一开口,嗓音含着哑,「嗯,昨天很晚睡,这冷死人的天气也不想早起。」

两人形成对比,走在路上的行人无不朝两人投来怪异的眼神。毕竟许清穿了好几件,高领毛衣羽绒服手套等等全套上了,但本就瘦,穿着麽多也不显臃肿。

「围巾呢?」

「忘记扔哪了,找不着。」她眉头蹙起,看来少了条围巾对她来说很严重。毕竟高领是能挡什麽?还是围巾好,甚至能遮她的半张脸,不怕冷风直接迎面扑来。

出门的时候许清恰好和邱江碰到,两人便一块来了。他们说好要各自出,不要一起去。这是花葵的提议,虽然郑沅恒觉得很麻烦,但仍是答应了。

出门时花葵房间的灯是暗着的,所以她想必已经出门了。郑沅恒的也是,这倒令她有些诧异。

而孙贺房间也没开灯,然而这家伙肯定还在睡。不晓得会多晚才到,说不定来时晚会都已经结束了。

一到活动中心外头,便能看见一大群学生排队等着入场。检票度极快,两人排没多久也进去了。

「有看到他们?」许清视线在人群中搜索,却碍於学生太多,难度高,根本找不到那两人。

一旁的邱江身高和她没差多少,两人都一六零左右而已。这身高对於许清来说刚刚好,对於邱江这男生就算矮了。

怪不得还要踮脚才能碰到郑沅恒的头顶。

「找不到,人太多了。」邱江苦恼地答。

许清扫他一眼,没作声。要是郑沅恒在这,肯定会当场嘲讽──确定不是你太矮?

叹了口气,她刚想说什麽,会场的灯光却突然熄灭,宣告着晚会的开始。

学生会的人上台,担当今晚的主持人,先是介绍活动流程,再来便是热舞社的开场表演。

在一片漆黑之中,邱江和她打了个招呼,先去找自己的朋友。晚些再来和他们汇合。

她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指,把手机拿出来,藉着光线照着脚下的路。刚她看见场边有放椅子,还有个餐桌上放着不少零食点心。刚睡醒还没吃东西,许清打算拿点东西坐着慢慢吃,等找到花葵他们为止。

……不过花葵会不会和郑沅恒待在一起?

那这样还是别打扰他们好了。

她专注看着地板,没注意到前方也有个人朝她的方向走过来,对方同样没注意到许清。两人度都不快,撞上时也没说多痛。

「不好意思。」台上在表演,所以灯只开舞台的。周围全是学生的欢呼声,她的声音被掩盖住,连自己都听不太清楚。

然而对面的人却藉着她手机细微的光,认出了她。语气有些不可思议,「许清?」

低着头的人愣住,下意识抬头,只从声音就认出了他,「陈盼?」

陈盼会来这种地方?

许清会来这种地方?

两人脑海中浮现相同的想法,都不太相信眼前人会来这种吵闹的场所。

由於周围声音很大,陈盼不得不俯身,靠近她问:「妳要去哪?」这时,他才看清对方的装束。绑辫子让他很惊讶,至於穿着……

低头一看自己的羽绒服,他认为这很正常。那些短袖短裤的人才是真的不正常。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02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