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叔叔压了妈妈_干风骚婶婶

冬玉正是在帮尚初云搬着账本,因今日有大太阳,所以尚初云打算让冬玉拿出这些账本到院子来晒一晒。

“冬玉,你家大夫人呢?”冬玉正是把账本都铺开,可刚一抬头,便见远处高氏挺着个大肚子走来了。

“奴婢请二夫人安,我们大夫人在屋里呢。”冬玉喜欢高氏的性格,便是见到她当然是欢迎的。

“大嫂...”高氏人没进来,但声音已然让屋里的尚初云听到了。

尚初云一听高氏的声音,便也没有出门迎她,反正两人已经相当熟悉了,也就应了一声,“进来吧。”

高氏一来,便开始八卦了。“我刚看到一面生的小厮,可就是你从吴州带回来的那个?”也不知是何人传出去的,反正也就传到了高氏的耳边,所以高氏说的小厮自然就是指的阿卓。

尚初云点了点头,她其实也不怕高氏知道。“就是他,名叫阿卓。”在得沈渊同意后,尚初云把阿卓放到了沈渊身旁,还是在做他的老本行---小厮。

“听说他是北疆人,怪不得长的如此英俊,怕是又要让这后院的丫头们争风吃醋了吧。”高氏连阿卓是北疆人都知道了,所以因着北疆人的长相特征,阿卓就算是在一众人当中也是很好认的,所以高氏多看了阿卓几眼,便又在此时与尚初云开起了玩笑。

尚初云并不奇怪这阿卓进府的消息怎么如此快便传到了二房和三房,只是既然连高氏都知道了,那在临渊阁隔壁的清辉阁呢?尚初云原以为蔺氏知道了,便也会登门相问,却孰不知现在竟是一点动静也无。

墨玉知道高氏来了,便从小厨房端来了酸梅和一些糕点,尚初云拿了支竹签戳了一个糕点递给高氏,但不料高氏却摇了摇头,还有些可怜巴巴地说道,“我不能吃...”

尚初云疑问道,“为何不能吃?”

高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大夫前些日子过来诊脉,说是我临产在即,且不可吃的过多,不然待生产时会很艰难。”

尚初云点头,也觉大夫所说的也在理,便不再劝高氏。“大夫说的也对,那你便少吃些。”

高氏点头后,便是言归正传了。“你既回来了,可记得与我之约?”

尚初云知道高氏的潜台词,便点头笑道,“我当然记得与你之约,那你想何时去?”高氏要与她一起开酒铺,但又因她种种事情而耽搁了,不过尚初云是记得的,也就定会答应高氏去看一次她的空铺子。

高氏一副‘还好你记得,不然便绕不过你’的样子。“那我们明日就去?”她提议道。

尚初云既是在去吴州前答应了她,便是何时去都可以的,只是高氏都说临产在即,她也就有些担心,可她正想说出自己的担忧时,高氏又问道,“要叫老三一起去么?”

高氏以商量的语气继续道,“她毕竟帮我们找了那云锦酒坊,况且做生意她已是熟手,到时让她给点意见也是好的呀。”

尚初云听到高氏提起三房的薛氏,便又想到了肃王‘李侑’,所以她想了想,还是说道,“不如此次我们先自己去看看,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回来再找三弟妹,你想啊,她还要照看她的铺子,我们又叫她去,可是不太好...”

高氏心里一想,虽是这个道理吧,但又总以为尚初云的本意还不止这个。“我知道了大嫂,你这是不想让老三跟着去,所以才这般说的吧。”她是以为尚初云是基于买卖的机密,才不肯让薛氏也跟着去。所以她咪了咪眼,撞了撞尚初云的手臂说道。

可尚初云本没有这个意思,但因为她确实不想又因为这个事情而又与‘李侑’有什么交集,也就顺着高氏的话而点了点头。

“好吧,此次就我们两人自己去。”高氏终是答应了尚初云说道。

尚初云虽是点头,但还是把担心高氏这临产在即,若是现在又出去,会否有危险而说了出来。“可你就快临产了,若是又出去,会否有危险啊...”

高氏摆了摆手,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没那么快呢,我们就明日去吧。”高氏可是要抓住一切机会,她是怕若此次不成,那以后便不知尚初云何时有空可以去了。

尚初云看着高氏高隆的肚子便是轻皱起了眉头,后者见尚初云如此,便是拉着她的手,摇了一摇,“大嫂,我们就去吧,反正那间铺子离这里也不远,就算有什么事,我们也能赶回来啊。”

尚初云见高氏如此,便又心软了,可她也有条件。“好吧,我们明日去看一下便立即回府。”

“好好,当然要如此,我也怕孩子会太累。”高氏也兀自摸了摸肚子,慈爱而笑。

尚初云与高氏又聊了会儿,墨玉便又进来了,可她此时身后却是跟着张嫲嫲。

高氏一看是张嫲嫲来了,便像似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也就与尚初云眨了眨眼睛,就似在提醒尚初云小心。

尚初云也已看到了墨玉身后的张嫲嫲,所以她端坐着身子,准备迎接这蔺氏身旁的红人。

“老奴给大夫人请安,给二夫人请安。”张嫲嫲给尚初云与高氏分别行礼。

“张嫲嫲不必多礼。”尚初云微笑着说道。

“大夫人,国公夫人让老奴来,是想给大夫人送上这个。”张嫲嫲把一精美的盒子递给了墨玉,由墨玉递到了尚初云面前。

尚初云打开这精美的盒子后,便见里面是一对龙凤金镯,也就有些不明所以,便问,“张嫲嫲,这是?”

张嫲嫲又道,“国公夫人说,这一对龙凤金镯是给尚二小姐添妆的。”

尚初云当然是不得不收下的,可她还是说道,“国公夫人之前就送过首饰了,现在又送这一对龙凤金镯给舍妹,实在是太过贵重了...”

张嫲嫲依然转述着蔺氏的话说道,“国公夫人说,这与三夫人所送的凤冠相比,这对龙凤金镯也不算什么。”蔺氏已知三房薛氏既是送了一顶镶了东珠的凤冠给尚如云,所以她以为就贺礼而言,她既要送,便也不能比小辈的差。

尚初云没想到蔺氏竟是拿薛氏所送的贺礼作为对比,所以她只得笑着道谢,“请张嫲嫲代为转告,就说儿媳替舍妹谢过国公夫人了。”

张嫲嫲见尚初云收下了,便算任务完成了,她又与尚初云与高氏施礼后,便转身出了屋子。

墨玉自是要去送张嫲嫲出去的,而高氏见人都走远了,才与尚初云说道,“这国公夫人如此,可是不太寻常?”

尚初云也不知蔺氏为何突然这般向她示好,难道是因这管家权?她能想到的便是这个了。

而高氏也立即想到了蔺氏可能是因管家权才会对尚初云如此,所以她说道,“我知道了,该不会是她想要回那管家权吧!”

尚初云低眉道,“其实她要回又有何难,也是公爹的一句话罢了。”

高氏听尚初云这语气便觉得有些不妥,“你该不会想把这管家权又交还给她吧,可千万别...其实要我说,她一个趁难而逃的人,能让她回来已是国公爷大量了,如今竟还想要回管家权?”

尚初云摇头道,“我不会交还给她,而且...我夫君也不会让我这么做的。”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0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