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被四个男人干了一晚上_口述我被两男按摩师高

很快张老大就借来了牛车,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杨婆婆弄上牛车。

堂屋里,苏东篱对根子婶道;“婶,你也去吧,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说着,她刚一站起来,体内就是一阵虚弱感袭来,双腿一软,正要摔倒之际。

一只粗壮有力的臂膀扶住了她的手臂。

抬头望去,扶住她的正是刚才听到动静赶过来的楚朝阳。

刚才在外面他就听说了杨婆婆的情况,能用这么短的时间救回来,苏东篱必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此时见到她的样子,楚朝阳心里很是心疼。

“朝阳哥…”

“累坏了吧,我送你回去休息。”

声音落下,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苏东篱肩上,随即又是一弯腰,将苏东篱整个抱起来,转身朝门外走。

“朝阳哥,你的脚…”

虽说她不沉,但是楚朝阳的脚伤,还没有好利索。

“放心,没事。”

卧室土炕上,楚朝阳给苏东篱盖好被子。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接下来的你就暂时先别管,好好休息。”

“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

说完,楚朝阳退出卧室,轻轻的将房门带上。

再看躺在床上的苏东篱,双眼望着上方,脑子不断回想起刚才楚朝阳抱着她时候的场景。

一时间有些脸发烫,心跳加速。

前世今生几千年,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抱,饶是阅历非凡,也忍不住心里一阵的羞涩。

“这感觉还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

好一会,她才将心底的异样的感觉压制下去,缓缓闭上双眼,运行起功法开始吸收四周游离的天地灵气,恢复体内真元力。

……

镇上卫生院,张根子一家火急火燎的将杨婆婆送到。

正巧遇上刚来上班的何老,见到这情况,何老连忙上前询问是怎么回事。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大堆,何老才算是弄明白,招呼着众人将病人送进去。

经过一番检查,何老整个人都惊呆了,这老太太各方面的情况都非常危险,说是命悬一线都不为过,按照正常情况,她根本无法支撑到送来医院。

但她却支撑过来了,最重要的是她的心脏跳动得异常强劲,根本不像是一个有病的人,真是前所未见,让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着手救治。

沉思了一下,他还是觉得不能贸然出手,得先问问清楚具体情况。

想到这里,他退出诊室。

“病人在送来之前是不是有人医治过?”

“是的,是我们龙溪村里的大夫医治的。”

张根子连忙回答。

“龙溪村?你们是龙溪村的?那你们口中的大夫是小苏?苏东篱?”

“对对对,就是小苏大夫。”

根子婶连忙点头,继续道;“我们当时都已经打算给我娘准备后事了,是小苏大夫说我娘没死,当下就给扎针医治,不一会我娘就真的活过来了。”

“扎针医治的?”

“对对对,当时那银针还嗡嗡的抖动,我娘的脸色就不断的变好,浑身上下还冒热气…”

就在她越说越激动的时候,边上的李秋霞连忙上前拦住,小声提醒。

“娘,小苏说了不让跟人说她医治的经过。”

“啊,对。”

根子婶连忙捂住嘴巴。

正在分析中的何老见她不说了,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心底一阵苦笑。

“这个小苏的手段还真是一次比一次神奇,看来她还有不少秘密啊。”

这次病人的情况,他几乎已经知道了,放在别的地方,就算是他遇上,那也只有死路一条的份,可以说已经是妥妥的死人了。

苏东篱却用一手针灸之法,将一个必死之人救活。

起死回生,一念留魂,说的就是她了。

“大夫,我娘她…”

“这个我尽力,因为你娘这情况很特殊,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说完,何老重新回到诊室,思考一阵之后,就开始着手治疗,不大一会刘德兵也来了,先是询问情况,随即进入诊室。

两人在里面忙了接近两个小时才出来。

“大夫…”

“情况已经控制住了,只是你母亲年纪大了,经过这次身体机能大大下降,就算恢复过来,身体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硬朗。”

听到老母亲没事,张根子等人都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至于后面的话,他们也都能理解,老年人遭遇这种情况,身体自然会一落千丈,能捡回一条命比什么都好。

随后张根子去办理了住院手续。

中午根子婶才回到村里,一直等着消息的亲戚朋友,呼啦啦的都登门询问情况。

当听到她说杨婆婆已经没事了之后,所有人都是一阵惊叹。

对苏东篱的赞美之言毫不吝啬。

“对了,小苏,我得去看看她的情况。”

根子婶一拍大腿,让两个儿媳去做饭,她则是转身跑出小院。

那些亲戚间没什么事,也都陆陆续续离开。

不大一会根子婶就回到家,苏东篱还在休息,她并没有见到人,就被楚朝阳拦了下来。

“娘,小苏她怎么样了?”

“累坏了,还在休息,晚点在过去感谢吧。”

娘仨很快做好饭,用蓝子拎着就有出门了,镇上还有几张嘴等着吃饭呢。

三人刚到村口,就遇上何老。

“何老医生,您怎么来了?是不是我娘她有什么事?”

根子婶的心提了起来。

“你娘的情况很稳定,不会有什么问题,我是来找小苏的。”

何老笑呵呵的摆手道。

“哦哦哦,找小苏啊,她还在休息,何老医生知道她家怎么走吗?要不我们带你过去?”

“不用麻烦,我来过一次,知道她家怎么走,你们还是去忙自己的事吧。”

几人也没继续多说,天气冷,要不赶快点去送饭,等到镇上只怕饭菜都凉了。

何老沿着小道,来到苏东篱家门前,小院的大门虚掩着,他轻轻推开,敲了几下。

堂屋的大门打开,楚朝阳的身形显露出来。

“何老?您怎么来了,快请进。”

何老笑着走进堂屋,没发现苏东篱,他笑着轻声问道;“小苏还在休息?”

“嗯,何老已经知道了?”

“这可是个大事,现在卫生院都传开了,起死回生,小苏这手段厉害啊。”

楚朝阳笑了笑,招呼何老坐下,给他泡了一杯热茶。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0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