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同桌把我腿劈开_哥哥爸爸一起玩我

“老实点?你能拿我怎么样?”

王子默冷冷一笑,眼底满满都是不屑之色。

现场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王子默,你够了。”

突然,韩优优一拍桌子站起来,俏脸含煞的瞪着他。

“这是我的生日会,不是给你闹事的地方,请你离开,我这不欢迎你。”

“优优你…”

王子默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韩优优。

他没想到韩优优会这样对待自己,居然为了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当众驱逐他。

“请你离开。”

韩优优继续一字一顿的说道。

“哼!”

王子默气急,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转头冷冷的盯着苏东篱。

“你给我小心点。”

“我也还你一句。”

她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然,继续道;“以后见着我,最好绕道走。”

王子默离开了,苏东篱的脸色恢复正常,转头很抱歉的望着韩优优。

“不好意思,我太破坏大家的兴致了,只是看到这家伙我就有些忍不住。”

说着,她从边上拿起一个空杯子,给自己倒了杯酒。

“我干了,算是赔罪。”

她一仰头,一杯酒全都倒入口中。

“苏专家大气。”

“那家伙就那鸟样,谁看到都忍不住。”

边上立马就有人出声。

韩优优也是笑着道;“小篱,这事不怪你,我也看那个家伙不爽,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

“是你给了我机会,请那家伙离开,他要是在场会影响到大家的食欲了。”

“哈哈哈,韩妹子说得对,那家伙要是在,真会影响食欲。”

“就是啊,好不容易出来大吃一顿,要是被影响食欲那多亏得慌啊。”

虽然有刚才的的小插曲,但大家很快就全都跑到了脑后。

完全没有被影响,相反气氛还比最开始更加热烈。

夜里九点过,曾文涵才将苏东篱送回豪景大酒店。

刚进酒店大厅,她就见到在距离他不远的前台处,一位同行的理事,正很是不满的拉着秦组长,要求换房。

这次他们过来这个酒店,订的都是两人一间的双人房。

她记得分房的时候,这个理事被分到跟黄云辉一个房间。

“老李,这不是我不给你换,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家都不待见那个黄云辉,谁也不愿意啊。”

秦组长很无奈。

“大家不愿意,你就给我弄过去啊?”

李理事被他这话给气乐了。

“这不你平常跟他还算说得来吗,所以…”

“什么说得来?就是闲聊几句而已,他那人什么德行你不知道啊?”

“我不管,你必须给我换房,要不然你就自己掏钱给我重新开一间房。”

一听这话,秦组长立马就不乐意了。

“你自己嚷嚷着换房,为什么要我给你出钱开房?”

“你不出钱,那你跟我换。”

李理事一脸气愤的继续道;“那家伙今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一直放屁,还臭得不行。”

“我可不想还没去村里,就给这家伙的毒气给谋杀在酒店里。”

此言一出,刚路过的苏东篱瞬间笑喷。

黄云辉会这样,说起来还是她给动了手脚。

只是原本以为要明天才能见到效果,没想到今天就有了反应。

她的笑声吸引了两人的主意。

“小苏,这是出去玩了?”

“嗯,我一个朋友在这边上学,过去看了看。”

秦组长点了点头,笑着道;“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八点咱们就要出发。”

“好的。”

苏东篱应了一声,再次迈动脚步。

身后的两人还在继续掰扯,最后是李理事见实在说不动,又不能忍受黄云辉,索性自己掏腰包给重新开了一间房。

她回到房间的时候,穆云静已经回来了,正半躺在床上看书。

“小苏回来了。”

苏东篱点了点头。

“穆理事还没睡呢?”

“没有,下午问在这边教学的老同学借了本书,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这次咱们这次支援那山村怪病的案例。”

她再次点头,走到边上换了拖鞋,回到床边。

“那个村里得的到底是什么怪病?”

“你不知道?”

穆理事一怔,转头诧异的盯着她。

“就是说好像带着传染性,疑是瘟疫什么的,别的不太清楚。”

“……”

“小林这事搞什么?怎么也不给你说清楚。”

其实这也不能怪小林,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医疗小组成员,这次会通知她,主要还是让她跟着适应适应,算是为往后去乡下义诊做准备。

并没有指望她能帮上什么忙,所以这病历资料什么的,自然就没有发放给她。

穆理事说着翻身起来,从随身带着的行礼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到苏东篱面前。

“这是关于那个山村怪病的资料。”

“谢谢。”

苏东篱伸手接过来。

拆开从里面取出一份资料,一共十张,每一张都是一个病人的详细情况介绍。

十多分钟后,她将资料重新装回袋子里。

“看着是挺奇怪。”

十份资料上记载的情况差不多都是一样,病人有发烧发冷的症状,看着有点像是感冒,但却又不是感冒。

夜晚发寒的症状更加明显,整个人感觉就好像冰块一样,好几位身子骨弱的,还出现了低温休克症状。

“是寒气入体吗?”

“应该不是,S市过去的医疗小组有好几位老中医,他们刚开始的判断就是寒气入体,开了不少驱寒的药。”

“一点效果没有不说,他们还都出现了发寒的情况。”

苏东篱眉头紧皱起来。

这确实有些奇怪,发寒这种症状很多病都会出现,算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病症反应。

但是不会出现低温休克,而且这一村子的人都出现这种情况,就已经很奇怪了,后面去的医生还都出现了这种情况。

“我觉得应该是一种新型的传染性流感。”

穆云静的声音响起。

“确实有这个可能。”

她也跟着点头。

“行了,你也别想了,睡觉吧,好好养足精神,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时间好好睡觉。”

说着,穆云静将书本合上,苏东篱也拖鞋上床。

这一夜,在她们楼上某房间里的黄云辉,可是遭了大罪。

刚开始只是出现连续放屁的症状,刚过十一点就开始拉肚子,来来回回折腾了一夜。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40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