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把门关上鞋底子揍腚_口述激情乱欲过程

“老楚,要不要我跟你一起?”

苏东国跟着站起来。

“不用,我就是过去问问情况,随便看能不能先把候五他们保出来。”

说完,楚朝阳径直下楼。

楼下的病人已经全都离开,苏东篱正跟何老聊着这次去京都,董老爷子那个奇怪的病症。

见到他脸色不太好看的走下来,苏东篱眉头微微一皱。

也知道,十有**是因为东篱膳食坊的事。

“小篱,我有些事要出去一下,晚点再回来。”

苏东篱都来不及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楚朝阳就已经出了诊所。

“对了,刚才都忘记跟姐说了,前两天楚哥的点被人砸了,候五哥他们被抓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怎么回事?”

她眉头一皱,转身望着柜台里的张小三。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就是听说有人找茬,候五哥想跟那人掰扯,就被冲进去的一群人给打了。”

“店也被砸了。”

闻言,苏东篱的眉头一皱,眼底隐隐有冷光掠过。

就在这时候,苏东国从楼上下来,接着张小三的话,将他知道的事说了一遍。

“真是找死,有点背景就人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

她冷冷的说了一句,走到柜台前,拿起电话。

直接就给,早他们一天回来的何天华打过去。

电话一接通,苏东篱就将事情说了一遍。

“还有这事?苏大夫你先别急,我打个电话问问。”

“好,麻烦了。”

放下电话,苏东篱站在原地等着。

约莫过去三五分钟,电话响起。

“苏大夫,这事我已经问清楚了,人一会就能放出来,具体后面的事,有些麻烦。”

“麻烦?”

苏东篱眉头一皱,瞬间就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刚才苏东国也说了,这次过来找麻烦的那个人,有些背景。

现在何天华这样一说,不用说清楚,她也知道,闹事那家伙的背景应该不低。

“这件事,我会跟领导说,或许他有办法,但是你也知道有些事,不好太认真,最多只能敲打敲打,让他以后不再过来。”

“不用这么麻烦,往后的事我只有打算。”

“谢谢何大哥了。”

苏东篱直接挂掉电话。

什么敲打敲打,敢跑来她这里找麻烦,敲打一下就想完事?那有这么便宜的事。

……

兴华街派出所,楚朝阳刚到门口,就见到鼻青脸肿的候五几人从里面走出来。

“阳哥…”

“你们怎么样?没事吧?回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

楚朝阳连忙迎上去,目光快速的在四人身上打量。

他那店铺,除开他之外就只有候五和三名厨师。

此时那个叫老黄的厨师双手的手腕肿的老高,手臂僵硬,一看就是受了不轻的伤。

另外的两个厨师也差不多有这种情况。

“先会诊所,你让小篱给你们看看,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一定给你们要个公道。”

楚朝阳带着四人回到诊所。

路上他也询问了一下三人的手腕的情况。

这次知道,那个闹事的家伙见他们铁了心不愿意跳槽。

就说什么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要想好,所以就让手下的混混,照着三人的手招呼。

意思就是想废掉他们的手,让他们以后都不能在做菜。

听到候五这些话,楚朝阳的脸色变得森寒如同万年玄冰。

“这次让你们受苦了,放心,小篱一定有办法能治好你们。”

“我们相信阳哥。”

三人脸上扯出一抹笑。

几人回到诊所,苏东篱第一时间就发现三人的手上的情况。

“先让他们坐下。”

张小三跟何老也上前帮忙。

经过一番检查,苏东篱眉头一皱。

“怎么弄的?他们在所里被打了?”

“不是,这是那些闹事的人打的,他们在所里并没有被打。”

闻言,苏东篱双眼一眯,眼中迸射的出一抹冷光。

“那些家伙下手够狠的啊。”

她这话一出,黄厨师三人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但是边上的楚朝阳则很着急。

“小篱,他们这伤没办法医治吗?”

“能治,只是他们这情况,比较严重,腕骨关节有些损伤,就算治疗好,只怕以后也不能拿重物。”

她的医术,楚朝阳是信得过的,连她都这么说,足以看出三人的伤有多重。

此时此刻,他心底怒火滔天,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去将闹事的那些家伙都揪出来直接废掉。

察觉到他的情绪异常,苏东篱继续道;“朝阳哥你先别着急,我话还没有说完。”

“嗯?”

“现在我手里的东西不够,所以只能治成这样,往后也不是没有机会恢复。”

她这话一出,楚朝阳立马就明白她的意思。

修仙者的手段颇多,修为高了能做的事也更多。

“那就拜托你一定想办法。”

“放心吧。”

说着苏东篱,转头望着黄厨师三人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们这个比较严重,这段时间可能都不会太方便。”

“没事,嫂子尽管治,治不好也没关系,我们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黄厨师咧嘴一笑。

随后,苏东篱花费了接近两个小时,才将他们手上的伤势处理好,接下来的世界就得搞药物和修养了。

她离开针灸室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楚朝阳个苏东国。

“姐,楚哥和苏哥说要出去办点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办事?”

她眉头一挑,瞬间明白他们是要做什么。

一点也没有觉得奇怪,反倒还有些埋怨,他们俩揍人都不带着自己一起去。

黄厨师等人被打成这样,楚朝阳的性格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肯定回去找那些个闹事的家伙。

苏东国也是一个妥妥的战斗分子。

这段时间他也经常在东篱膳食坊,跟候五等人相处得都挺好,就算还没有达到兄弟那种程度,也绝对是不错的朋友。

现在朋友被打,自己未来妹夫的店还被砸了,能不能狂暴那才叫怪了。

……

城北,一个酒吧里,一大群人正在狂欢,男男女女都挺疯狂。

一点也没有这个年代保守的那种气氛。

中间略微高一点台子上,一个二十四五岁,面色苍白的男子,正跟着几位身材火辣,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跳舞。

收敛还拎着一瓶酒,时不时的还会来一口。

在小酒吧门后,突然出现三个人。

“阳哥,台子上那家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赵兴,就是他带人去店里闹事的。”

说着,老鬼又伸手指了指在高台另外一边,一个卡座里坐着的光头男人。

“那就是铁龙,这场子是他跟赵兴合伙弄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39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