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打催奶针虐乳调教小说_那晚我让4个男生轮着上我

在他们一番数落之后,两个富家公子也开始打听起回生堂的事。

随着两位长辈的讲述,他们的背心都深处一层冷汗。

大铁板,这绝对是超级大铁板,毋庸置疑。

“今天你们两就在医院待着,明天你们爸妈就会过来。”

两人看了看时间,见这两人也没事了,都没有在医院久留。

……

半夜,刚过十二点。

回生堂的大门就被人急促的敲响。

正在思考着白天苏东篱说那些话的单青山,立马穿鞋下床。

二楼上,苏东篱也听到了动静,从楚朝阳的怀里钻出来,蹬着拖鞋就出了卧室。

诊所侧面的小木门一打开,就见一个浑身带着血腥味的男人,跌倒进来。

“你怎么样了?”

单青山连忙蹲下身子,将人扶起来。

“苏…苏东篱在不在?苏东国同志让我说来,说他需要支援。”

说话的时候,他还将一直攥着的手摊开,就见里面有一团用染血的衣服布料胡乱揉成的布团。

“你说什么,说清楚。”

然而这人已经昏迷了。

“单老,怎么回事?”

“这是受了重伤,他刚才昏迷前说,是苏东国让他来找你,还是需要支援。”

“对了,还有这个。”

单老将手里的布团递过去。

再看苏东篱,听到这人是二哥叫来找她的,还说需要支援,心底当下就是咯噔一下。

连忙伸手接过布团,展开一看,就是几个暗红的血字。

“小妹,我再平遥镇,遇上麻烦了。”

“媳妇怎么了?”

这时候,楚朝阳也下楼来了。

“二哥遇上危险了,在平遥镇。”

“什么?”

楚朝阳也是一惊,原本还有些睡眼惺忪的他,瞬间就清醒了。

“我知道平遥镇,走我们现在就过去。”

“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单青山开口。

但是苏东篱却没有同意,要知道苏东国都遇上危险了,单青山现在的修为确实不错,但跟苏东国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这种情况,带着他去,显然不行。

“你就留在家里,将这个人先送去医院,我跟朝阳哥去就行。”

说着,都不带单青山回答。

两人穿着睡衣就冲出了诊所。

此时正是深更半夜,外面接到一个人都没有。

“朝阳哥你指路,我带着你。”

苏东篱抓住楚朝阳的手说了一句。

他刚只了一个房间,就见苏东篱,穿着拖鞋的叫猛然一踏地面,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激射出去。

速度之快,已经远远超过了小轿车全力冲刺的速度。

两人就这样在半夜的L市街道上狂奔,虽然是半夜,但也不代表就真的没有人。

只是两人挖暖顾不上这些,只想快一点赶到平遥镇。

只有这样,苏东国才能快一点脱险。

所幸的是,平遥镇距离L市并不是很远。

两人如此迅猛的奔行,也就只花费了不到四十分钟,就到达了平遥镇的街道。

小镇的街道自然不可能跟市里比,这里也就只有两盏昏黄的路灯,其他地方几乎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这就是平遥镇,只是老苏在那里?”

“我有办法,跟着我走就行。”

苏东篱再次运转身法,神魂释放道最大范围,仔细的搜查全镇。

刚搜查了不到十分钟,镇外的一个山坡上,就传来了战斗波动,其中还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在镇外。”

苏东篱直接调转身形,飞奔出小镇,朝着争斗波动发出的地方冲去。

“桀桀,没想到居然还有修仙者,不错不错,老子正好缺一条强力的凶魂和一具高等级的尸魁。”

两人刚冲进树林,就听到黑暗中传来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阴冷声音。

在这漆黑的夜里,感觉就好像是九幽地狱中的恶鬼一般。

而在阴冷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四周的风声中,就传来一到尖锐你刺耳的鬼叫。

这鬼叫可不是形容词,而是真正的鬼叫。

苏东篱前段时间收拾过一个南阳老太婆,那时候就听到过这种类似的声音。

“不好,老苏,你快走,不然咱们今天全都得死在这里。”

就在这时,黑暗中又想起范建军的声音。

“不可能,我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放弃任何一个战友。”

“放心吧,小赵已经去求援了,只要他将口信带到,我们的支援很快就会到。”

“到时候别说是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就算是妖魔来了,也能分分钟给灭掉。”

苏东国对自己小妹的能力,那是绝对的自信。

“二哥,你这话说得挺对,我现在就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灭掉。”

黑暗中,突然响起一声冰冷充满杀意的声音。

“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

她声音刚落下,四根紫云针无声的被射出,直接就命中了黑暗中,刚才那询问之人的身体内。

“啊!”

一声惨叫,那人见对方来了支援,立马就好遁走。

然而苏东篱的杀意已经升起,岂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他逃走的?

只见在黑暗中,她几个迅捷的腾挪,一瞬间,在她神魂覆盖范围内,一个穿着黑色斗蓬,浑身鬼里鬼气的家伙想要跑。

她直接一个那称俯冲过去,速度之快,对方都来不及做出反应,一道浑厚的真元气劲,直接就洞穿了斗篷人的丹田。

一瞬间,斗篷人口中又发出一声惨叫,修炼多年的功力,瞬间失去束缚,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他直接倒地,挣扎翻滚,就好像有成千上万的恶鬼在撕咬,他体内的肉一般。

噗噗噗噗!

连续好几声吐血的声音传来,斗篷人挣扎的动作越来越轻。

丹田被破,失控的力量,冲击撕裂经脉,再加上刚才又中了苏东篱四针。

剧毒爆发,多管齐下,这斗篷人都没有挺过一分钟,直接就断了气。

“老苏你们在那?”

“这里,你也来了啊。”

黑暗中,几人凭借着声音找到彼此。

“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一些皮外伤,还中了一点毒,功力暂时不能完全发挥,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苏东国回答了一句。

就冲着漆黑的竖立呼喊着苏东篱。

“我在这里,你们过来吧。”

几人一碰头,苏东国就问道;“那家伙呢?”

“在你脚边躺着,已经死了。”

她这话一出,就听到黑暗中,有好几个人舒气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手电筒的光芒咋是黑暗的树林中亮起。

“还真死了,这鬼东西,你差点让老子着了道。”

苏东国说着,还不忘踹一脚那斗篷人的尸体。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39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