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刚上的58岁熟妈_爱妃…本王想要了

“你…你…想做什么?你不要乱来…”

吴月红眼中带着一丝惧色。

边上的手背反扣在背上的武德朝也见到了苏东篱那邪魅的笑,心里没来由的也升起了一抹害怕。

“我想做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

说着,她走到客厅门前,将门推开,又将门帘掀起挂在边上。

“刚才就说过,你不滚,我就让你滚。”

“我这人向来说话算话,不过滚好像有点太慢,我有些等不及,所以你还是爬吧。”

“立刻,马上!”

最后的一声冷喝里夹杂了少许的真元力。

声音的穿透力极强,落在吴月红耳中,就好像一道惊雷在耳边炸开,震得她脑袋都有些发懵。

望着她那冰冷的神色,吴月红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画着浓妆的脸上瞬间爬满怒色。

“你…竟敢这样侮辱我…”

“侮辱吗?那又怎么样呢?今天我就欺负你了,侮辱你了,你能怎样?”

说这话的时候,苏东篱已经走到武德朝面前,转头望向吴月红。

“我数到三,你不爬,我就卸掉他一条胳膊。”

“你敢!”

夫妻俩同时大吼一声。

下一刻,苏东篱就用动作回答了他们。

只见苏东篱单右手快速探出,抓住武德朝那只搭在自己反扣手臂上的手,一拉一拧,只听见一声关节脱臼的清脆传出。

武德朝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如此叫声,给吴月红吓得浑身一激灵,就连楚朝阳都被苏东篱,这说动手就动手的气势给吓住了。

只不过,以前苏东篱也做过类似的事,他也就是微微一愣神就恢复了过来。

对于吴月红和武德朝,他也是没有一丁点的好感。

敢登门找茬看不起人,不收拾你收拾谁?

他也就是闲着脚上有伤不能太过于用力,要是全身状态,武德朝只怕走就被他丢出门外了。

“还不爬吗?那我就只有卸掉他另外一条胳膊了。”

苏东篱转身盯着吴月红,嘴角的冷笑慢慢扩大。

面对她如此冰冷邪魅的笑容,吴月红直感觉一股凉气直冲脑门。

魔头,这她看不起的小医生,此时此刻在她心底就是一个魔头。

“还不动吗?”

苏东篱说着,摇着头转身望着武德朝道;“看来你的手臂在你媳妇眼里什么也不算啊,我都有些同情你了。”

“只可惜,我还是不会放过你。”

话音落下,她再次出手,抓向武德朝另外的一只手,在她抓住武德朝手臂的时候,楚朝阳已经放开了手。

“等等…”

刚才的痛还没缓过劲来,现在又来,武德朝那里受得了,她还没动手,武德朝立马开口叫住。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样侮辱我们有意思吗?”

“哦?”

苏东篱玩味的笑了起来,点头道;“你说得很对,不过,我就喜欢侮辱你们怎么着?”

“这才那到那?这点就受不住了?你们跑到我家来,嚣张跋扈,看不起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没有意思?”

“现在说这些话,你是再搞笑吗?”

她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继续道;“还是说,只准你们欺负别人,侮辱别人,不许别人欺负你们侮辱你们?”

“有点钱你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白痴。”

说到这里,她拉着武德朝的手一动。

紧接着就听传来一声关节脱臼的清脆声音传出。

武德朝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剧痛带来的惨叫声,刺激着吴月红的神经,她怕了,这次是真正的害怕了,她那里见过这种阵仗?

对面如此果断狠决的人,就她那点靠金钱堆积起来的胆子,根本就承受不住。

“还不爬吗?”

“再不爬,他就只剩下两条腿了。”

听到这话,吴月红浑身先是一颤,但是让她爬着出去,这实在让她接受不了。

就在她犹豫挣扎的时候,苏东篱望向已经痛得跪在地上的武德朝。

“看来,你的四肢在你媳妇眼里不如她的面子重要啊。”

“真是可悲啊,本来不关你的事,却让你来承受这份痛苦。”

听到这话,武德朝抬头望向吴月红,眼里带着愤怒,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你真是这样觉得的吗?”

双重压力下,吴月红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我爬,我爬…”

她奋力的嘶吼一声,流着眼泪,手脚并用的开始朝外爬。

见到她这样,苏东篱的面色如常,在她边上的楚朝阳有些看不下去。

“小篱,我们这样…”

“同情他们了?觉得我这样是在践踏他们的尊严?”

苏东篱转头望着他。

看着她平静的目光,楚朝阳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能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朝阳哥,有同情心是好事,但有时候同情心不能滥用。”

说着,她伸手指着往外爬的吴月红。

“她刚才有多嚣张你看见了吧?就她这样的以前,肯定没少欺负别人,践踏别人的尊严。”

“难道就只允许她践踏别人,不允许别人践踏她吗?”

见到她冷厉的脸色,楚朝阳连忙开口解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不忍心看着她这样?”

楚朝阳点头。

见状,苏东篱冷厉的脸色收了起来,温和的冲着楚朝阳笑了笑道;“朝阳哥你这样想,证明你有良知。”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没有良知,他们觉得自己有钱,有权就要高人一等,不管不顾的践踏打压别人。”

“同样是人,他们为什么就能肆意的践踏别人,欺负别人?”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转头望向吴月红两口子。

“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他们,欺负别人我管不着,欺负我苏东篱,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楚朝阳沉默了。

其实,他很能理解苏东篱说的这些话,以前的他,不也是被人一直欺负,一直践踏吗?

很能体会被人欺负践踏的心情,所以刚才见到吴月红的样子,他才会生出恻隐之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被人欺负,没能力反抗,没办法,就只能选择忍让。

但是苏东篱有能力反抗,也能打回去,为什么要她忍让呢?

有些人你越是忍让,他就会越是肆无忌惮。

想明白这些,楚朝阳望向吴月红夫妻的眼神边得淡漠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39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