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我与胖女人的性事_老司令首长裤裆

“林公公面相奇特啊。”大夫无视斗嘴的两人,在那连连称奇,“老夫行医二十载,却从未见过林公公这般的。”

苏糖受着伤,还中着毒,本就没什么精力斗嘴,这种时候,她只想快点走人,可偏偏意外一出接着一出。先是中途遇上卫戚这疯子,接着就是大夫那番话。

系统这个时候终于靠谱点了,立刻解释了大夫的疑惑,“崽啊,你现在的脸色一点都不像即将命丧黄泉的模样,除了嘴巴有点苍白,气色好的都能去打虎了。”

这比喻虽然夸张了点,不过苏糖听懂了,再看那大夫,一脸跃跃欲试,恨不得撸袖子就上来检查。

苏糖眯起眼,好在卫戚并没有将大夫的话听进去,毕竟对他来说,林碎死了最好,不能死,他也要牵制住她,免得欺负了自家小仙女。

他失了耐心,脸上渐渐起了烦躁,“林碎,本王再问一遍,她人在哪里?”

苏糖随手寻了张椅子坐下,明明身中剧毒,却是不慌不忙,颇有世家公子风范道:“戚王殿下,那是奴才的夫人,您觉得,奴才会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吗?”

卫戚差点又将人一把揪起来,不过被一旁的大夫给抢先了。

大夫是真的好奇,且作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者,病患就在自己面前,怎么能坐视不管呢,这不,不等卫戚开口亦或者苏糖开口,他就撸袖子直接走了过去。

苏糖一惊,下意识就抬脚踹了过去,大夫一时不察,这一脚踹的他直接滚到了地上。

大夫,“哎哟,我这老胳膊……”

苏糖:……

对不住了亲。

“什么智障东西也敢往本公公身上靠。”苏糖虽然在内心道歉,不过面上却是一脸凶残,好歹也是东厂东厂,若真的动怒,气势上来说还是非常骇人的,“滚!”

卫戚觉得自己可能疯了,从前在他眼里面目可憎的死阉狗,如今气场大开,不但不觉得恶心,反倒让人想要……

他找不到心中那个形容,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就是类似想欺负她一下,然后让她眼里只剩自己。从前懒得多看一眼的丑东西,可现在他突然觉得这死阉狗的眼睛还挺好看的,盛怒之下,明亮如星河。

可真漂亮啊。

卫戚忍不住感叹,可感叹到一半,他又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又或许是发病了,他居然觉得这死阉狗好看!

不不不,死阉狗的死活他才不在乎,长得如何他更不在乎,他只在乎他的小仙女。

“林碎,本王看你是活腻了!”

苏糖总觉得卫戚再开口,有几分咬牙切齿,恨不得撕碎她的错觉,她很无辜,也很生气,自己他娘的又哪里惹到他了?就因为自己不想戴绿帽子?

神经病玩意儿!

老娘不陪你玩了!

“戚王殿下,奴才先回府了。哦,对了,先在这里谢戚王殿下的救命之恩,告辞。”苏糖拱手,接着也不管他让不让人走,直接站了起来。

“本王让你走了吗?”卫戚阴沉沉开口。

苏糖也不回头,稳住已经开始晕眩的视线,狠狠眨了眨眼,“只有奴才回府,奴才的夫人才会出现。”

戚王久不理政,可这些年实力还在那,若想找人,并不是难事,可偏偏他的小仙女,竟是寻不到半点蛛丝马迹。他忽地想起自己从前与林碎可是冷宫邻居,也就是那个时候,他的小仙女跟着一起出现了。

所以,林碎与小仙女是从小便相识?莫非,他的小仙女也是宫中之人?

疑点越多,卫戚看着苏糖的眼神从厌恶变成了探究。

“行,本王与你一起回去。”

体力开始消失,苏糖再气,也没精力闹,“随你。”丢下两字,便快速往自己府邸赶去。

身后多了条尾巴,可林宅好歹也是自己的地盘,解毒丸什么的,家中也备了不少,所以她只需吞下一颗药丸,就连大夫也不必请。

卫戚一路跟着她,见状不由挑了挑眉头,他不清楚林碎中了什么毒,不过光看那群刺客就知道必定凶险,然而,这阉狗只吃一颗药丸,连大夫都没请,那这药,怕是非同寻常了。

怪不得不让大夫看诊,原来是瞧不上啊。

忽地,他想到了小仙女,当年他还年幼,病发的时候可是六亲不认啊,可她不但能克制他的药性,到最后还能解了,如此医术,想来这药丸也定是她配制的。

“你这药是从哪里来的。”

自己家苏糖就更不约束了,整个人直接往软塌上一趟,懒懒道:“戚王殿下你说呢?”服了药丸会让人昏昏欲睡,睡意来了,苏糖自然是要赶人的,可卫戚就是个疯子,根本就听不懂人话,所以,为了将人赶走,她决定再刺激他一把,“自然是我家夫人配的。”

果不其然,卫戚当时就沉下脸。

苏糖,“我家夫人待我好,连着药丸都带着甜味,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衣袖下的拳头都开始握紧了,眼白都有些发红了,那是卫戚发怒的迹象。

“林碎,别高兴的太早!”

苏糖,“哎,甚是想念她啊。”

嘻嘻~

“说来,夫人若是在,这个时候定会抱着我入睡,她知晓我怕冷,睡前总会给我准备一碗热汤。”苏糖说到最后,嘴角都忍不住翘了起来,虽说笑得淡淡地,可眼中那股子温柔宠溺,却是将卫戚刺激的不清。

只听砰的一声,桌子四分五裂。

苏糖也不介意,继续道:“等夫人回来,我得给她准备些礼物,她最喜欢那些带着毒性的小东西,什么小蝎子小蜈蚣,还有小毒舌,连爱好都如此清纯不做作,真可爱。”

系统听到宿主自夸自卖,整个数据都木了,直到最后,它忍不住喷出来,“带着毒性的小东西?可爱?”

卫戚,“你死心吧,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本王会替她全部寻过来的!”

系统:……

它就不应该吱声!它就应该在车底,看着你们秀!

苏糖到最后,意识都开始模糊了,不过还记得卫戚在这,所以她来了个杀手锏,突然从软榻上坐起身来,一下子将卫戚的腰抱住,“嗳,夫人,你回来啦,抱抱。”

卫戚:……

他刀呢?!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38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