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请主人责罚贱奴奶头 温热的液体顺着腿

可这半年未见的相思,总如缠人的恶魇无时无刻都在撕裂著自己。

领兵对敌之时,他总是首当前锋,以命去博杀敌人,为了就是在杀意之中忘记这埋藏在心中的执念。

只有这样才能短暂的逃离那噬入骨遂的伤与痛。

“青晓,他们还好吗?”因为是刚至天亮的原故,繁华的大街上并没有什麽人,显得有些清凉了起来。他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一直紧追在自己身後的待僮。

青晓忙道:“他们都很好,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躲著他们了,皇上他老人家发又白了一点,皇後也憔悴了,爷你知道他们并不希望你替他们争战四方,凯旋了却不愿回G见他们……”

轩辕冷夜沈默了,就像一樽沈静已久的石像,没有了生命,死寂一般的可怕。

站在他身旁的青晓突感一阵不安的冰冷,将自己冻的无法呼息。

不知过了多久,这种感觉才消失,然後他听到自家的主子冷漠的吐出这就个字来:“就回去吧。”

冷夜知道,他每天早晨都会在那片竹林里独自一人习武练剑,这样的习惯未曾变过。

所以在回到这华美的牢笼里时,轩辕冷夜便不受控制的朝那走去。

一步一步不断的加快速度,有些著急了起来。

为何?只要一想到那人,他总会控制不住自己良好的自制力。

青翠的竹林,在晨曦的沐浴下显得苍翠欲滴,生机盎然。

一个年青的男子身著素蓝色的轻衫,手执一柄长剑,在林中武著一套随和若风的剑法。衣袂飘飘,长剑如虹,似清风拂过扬起片片落叶,宛如蝴蝶蹁跹绕於他身。

就这样男子专心的练著自己那柔和的剑法,似察觉有人的来至,便停下了手中的剑朝来人看去。

半年了,整整半年了。

他出征在外,浴血杀场,不曾有时间归来。

半年後的今天男子终於再一次见到自己的二弟轩辕冷夜了。

冷夜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愧梧高大的身材,背负著阳光,冷漠如同磬石一般站在那,看著他。

“夜你回来了。”曾经无数的思念在这一刻却只化作了一丝温柔的笑,一句轻声的问候。

轩辕冷夜看的有些痴了,只是冰冷的外表下未曾表现出这一份痴。

“难道大哥不愿我回来?”冷夜无情的冷笑道,他在残忍的曲解自己兄长那一份好意。

明明不想他受伤,所以才想尽办法远离他。然尔这也无形的将他伤的体无完肤……

面对轩辕冷夜的恶意相向,轩辕惜昼只是微微一笑,然後朝他说道:“近来可好?”

轩辕冷夜依旧不冷不淡的说道:“你想我死就好了。”

“那个……那。”他无情的冷漠就连温柔若水的惜昼也有些招架不住了,以前他的这个弟弟不是这样的,小时候冷夜总喜欢缠在他身边哥哥长哥哥短的唤著,不知何时这美好的境况开始变了,变的如此惨淡……亲人不像亲人,兄弟不像兄弟,就连陌生人也不如了。

轩辕惜昼在心中无奈的叹息著。

“半年没见了,夜,可以跟我切磋一下武艺麽?”似不认为冷夜会答应,他随意的将自己垂落在肩的发丝往後拢了拢,素蓝色的衣衫在扯动间,稍稍将衣襟处拉开了少许,隐约的露出了那纤长X感的锁骨,略带一层细溥的汗Y,在晨光的照S下闪烁著诱人的光泽。

轩辕冷夜顿感一阵心懵,莫名的欲望从小腹间窜升上来,充斥著冷夜的全身,令他那铁黑的冷眸中涌显出如野兽一般的侵略X。

他凝神盯著那诱人的一处,可这并不能满足他的欲望。

他想看,想看这个人更多,更诱人的地方……

“好。”他淡淡的回应了自己兄长的邀请,却让惜昼有些失措了起来,半响才整理好自己的心境,以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以为他和自己的二弟会再次重归於好,这层莫明而起的隔膜也会从此刻起,逐而消失……

可单纯如惜昼怎又料到这不是好的开始,而是他噩梦的起点。

轩辕冷夜漫不经心的将挂在腰间上的刀拔出,这刀无疑是一把饮血无数的宝刀,银灰的刀身透著一股嗜血的煞气,刀一出鞘便是扑天盖地的压迫感。

与惜昼的剑完全不一样。

惜昼的剑从未染过血,所以给人的感觉是清澈的,舒服的。

刀在手,轩辕冷夜看著前方手执长剑的男子,他总是温柔若水,随和似风,也总会在不经意间将自己的全部给掠夺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38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