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和老婆回老家在大巴车_白嫩漂亮妹妹内射

夜修听到艾彼的话,虽只有寥寥几句,却是震得脑袋一片空白。

神明,这个世界上至高无上的存在,若有人被对方看上了,怎么可能逃脱。

他的小镜子,当初是如何躲过他的魔爪?或许,这就是他在亡灵世界寻到她碎片的缘故。

夜修觉得自己找到真相了,可真相却让他如此痛苦,他曾狠了小镜子那么久,却从没想过,小镜子当时的处境是如何。

他可真不是个东西啊。

他以为的痛苦难受,可对小镜子而言,又何尝不是呢。而他,好不容易将她复苏过来的第一件事,却是用了契约圈禁了她,他这做法,与那些令人厌恶的神明又有何区别呢。

夜修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小镜子从未对不起自己,真正对不起的,是他。

是他对不起她。

镜面世界内,苏糖正修行到某处瓶颈,突然间,系统提示便响个不停。

“叮,黑化值下降20%,当前黑化指数:50.5%。”

“叮,黑化值下降10%,当前黑化指数:40.5%。”

“叮,黑化值下降5%,当前黑化指数:35.5%。”

突如其来的变故,惹得苏糖好奇不已,等了解真相后,她沉默了。

对于这么一个美丽的误会,她表示,完全不想解释啊。

于是,她又开开心心继续修行了,至于什么瓶颈,都被下跌的黑化值给治愈了。

镜面世界外,夜修喉咙干涩,甚至说不出什么话来。

艾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言语,转身离开。

小狐狸懵懂地被艾彼抱着,她回头看了眼夜修,其实在从前,她就不喜欢修大人,不,那不应该叫不喜欢,那应该叫怕。她虽小,但自小能看懂人的脸色,修大人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或者说的在直接一点,他就不是一个好人,甚至比兽族那些欺负她的人还可怕。

可这一刻,小狐狸竟然觉得他可怜,还想舔舔他的手安慰。

艾彼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轻声笑道:“你不必安慰他。”

因为谁安慰他都无济于事,包括苏糖本人,这本就是他自个儿做错了事,就得由他自己承担。

这一天以后,本就没什么话的夜修更沉默了,不过当混血精灵与那些被污染的精灵大作战时,他却是冲在第一个。

不得不说,龙族的战斗力是真的厉害,至少,原本快支撑不住的混血精灵,因为他的加入,终于有了反击之力,不过后续是,苏糖从小镜子里出来时,差点没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傻了。

她看到夜修居然在倒拔生命树!

生命树周围散落了无数黑暗精灵,这些都是被污染的精灵,瞳孔漆黑,连着从前那一对洁白的翅膀,如今都跟染了墨一样,透着浓浓的黑暗气息。

“快住手!”

精灵族的生命树,一旦死亡,精灵族将覆灭,而作为有三分之一精灵血统的夜修,也一定会重伤。

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举动,真的是没必要啊!

苏糖慌慌张张地让夜修住手,结果小龙人一回头,苏糖再次傻眼了。

“艹,我就闭个关,我家小龙人怎么又不对劲了?”

“生命树污染,夜修那么近的距离与它接触,肯定会受影响,不过……”系统顿了顿,又道:“我觉得你现在没必要纠结这个。”

苏糖刚有些疑惑,就见小狐狸以百米冲刺地速度急速狂奔而来。

“镜姐姐,快跑!修大人与艾彼哥哥都受到生命树的影响了!”

眼看小狐狸要冲到苏糖怀中,结果临了,却被一只大而有力的手给截住了。

夜修淡金色瞳孔周围已经泛起了一圈黑色不明物体,那东西正在蔓延,若是凑近看,会发现淡金色瞳孔不再纯净,透着一股黑暗气息。

小狐狸是真的很惨,清醒时被夜修嫌弃地拎着尾巴甩开,现在失控了,还是拎着尾巴,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冒着杀气,让小狐狸瑟瑟发抖。

苏糖气急败坏,深怕他把小狐狸给弄受伤了,立刻道:“夜修,把她放了!”

她这才闭关多久啊,这他喵的,再晚一点出来,是不是要全军覆没了!

夜修顶着一张冰冷俊美的脸,略略皱了皱眉,显然有些不太乐意。

苏糖气乐了,可以的小龙人,都敢当着她的面,欺负她的人了啊。

看来,是时候让他回忆一波自己的童年,是如何被她暴打的了。

夜修会站着被她打?

那是当然,即便已经逐渐失控,可他还是知道,眼前这人不能伤害,所以即便她的拳头朝他袭来,他也一躲不躲,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那,然后,苏糖也停下了。

系统,“朋友?不是说要让他回忆一下自己完整的童年吗?你怎么突然住手了?”

苏糖冷着脸,十分无情,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另一番意思,“这脸太帅了,有点下不去手啊。”

拳头带来的风拂过脸颊,夜修连眼睛都不眨,不过他似乎也疑惑,略略歪着脑袋看向苏糖。

那样子,仿佛在问她为何不打。

小狐狸被抓着尾巴,只能头朝下地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明明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她总觉得有什么粉红色的泡泡在她周围冒着。

就,很不爽。

于是,她甩了甩尾巴,原本也没指望可以挣扎开,结果修大人居然顺势松开了。

小狐狸跳到地上,见修大人张开手掌,握住了苏糖的拳头。

夜修其实还有一丝理智,他的瞳孔并没有完全被黑,他并没有完全黑化,不过大脑表层已经思考不了什么,自她出现后,他现在满脑子就只剩下一个想法。

手掌中的小拳头很是温暖,与这冰天雪地中,是截然不同的感受。

他盯着苏糖的拳头看了半响,忽地,低头,略略松开自己的手掌,对着她的手背轻轻舔了一下。

湿润的触感自手背上爆发,苏糖头皮都发麻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他喵的,脏不脏啊!”

夜修,“甜的。”

苏糖:……

苏糖最后送了他一个过肩摔,而原本有能力反抗的夜修,却顺着她的动作摔在了地上,不过倒地前,将她拉入了怀中。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38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