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留守妇女叫床声_奶奶让我上她和妈妈

苏糖一下车就看到了魏阙,本该是夫妻的两人,短暂的对视后,纷纷将视线移开,恍若见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皆是满面嫌弃。

侯府宅深,两人需要共同走一段不小的路程,可偏偏谁也不曾开口,最后还是管家闻讯跑了出来。

“侯爷,夫人,灵犀院已打扫干净,是现在一同回呢,还是……”

管家小心翼翼开口,虽说他在侯府任职多年,可偌大的侯府却没几个正经主子,侯爷几乎常驻西北,夫人又是不管事的,天天住别院,这难得一起回来,他就自作主张开了这口。

谁知,话才说一半,就被两道声音同时制止。

“不回。”

“不回!”

一道声音冷若冰霜,另一道却是阴森恐怖,再次对视,两人都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意。

最后魏阙先一步开口,他嗤了一声,斜着眼看向苏糖,“本候可不敢与夫人住一块,免得隔天就摸着一具冰凉的身体,多慎人啊。”

“真巧,本郡主也不敢啊,毕竟午夜惊醒,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睡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倌儿呢,多可怕。”苏糖柔柔说完,抿唇冷笑。

魏阙不打女人,可这会儿拳头真的有点控制不住了,他眯着眼,看着细瘦孱弱的女子,觉得自己这一拳下去,对方估摸着就真的凉了。

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时机还不对。

他与邵阳郡主也非一日之仇了,她一介女流,再能造作也就这样了。

苏糖挑衅完,其实还是有点怂的,百分百黑化的男主啊,暗中肯定又在小本本上记她一笔了。

“对了,侯爷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同去圣上面前,顺便把这婚给和离了。”

因着没吃饱,这会儿说话也软绵绵的,有气无力,不过是强撑着营造出一股子冰冷感罢了。

邵阳郡主想和离,魏阙早就猜到了,不过这该死的女人给他戴了那么多绿帽子,一句和离就轻飘飘掀过,怎么可能。

“郡主这么着急和离,是为了给那新晋状元郎腾地方?”

苏糖一改柔弱模样,笑得如那妖精似的,“怎么说呢,外面那么多俊俏小郎君,我为什么只能挑一个?”

魏阙真的没想到她居然那么不要脸,厌恶的眼神更甚,直接在她身上贴了个水性杨花的标签。

苏糖也不在意,反而在那说什么,“小孩子才做选择,我们大人呐,都是照单全收的。”

魏阙,“你这女子!”

苏糖,“就许你们男子三妻四妾?我们女子就不能养些白面小郎君了?”

魏阙最后还是没有同意和离,可谁知,苏糖也不甚在意道:“没关系,反正也没太大差别。”

魏阙一想到近年来京城传闻,气的差点掐死她,这该死的女人!

苏糖,“本郡主困了,侯爷自便。”

苏糖说是困了,可回去之后,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吃到的那块糕点已经全部消化了,再次体验了把前胸贴后背的感受,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她找来暗卫,让人带她去厨房。

那边,魏阙早就收到消息,说是邵阳郡主那边有异动,连暗卫都带上了,等他赶到时,就见小姑娘捧着只窝窝头,像只偷吃的小松鼠似的,眼睛也亮亮的。

居然觉得意外可爱。

不不不,一定是他疯了。

他咳咳出声,苏糖猝不及防,吓得窝窝头都掉在地上了。

这是第二次了!

她抬头,看着罪魁祸首,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

“你特娘的有病?”

魏阙扬眉,“这是本候的侯府,本候想去哪,需要你允许?”

苏糖气狠了,捡起地上的窝窝头就往他脸上砸。

砸是没有砸中,不过苏糖更气了,“去你的侯府,本郡主不待了!”

两人从前对招,那可都是顶着一张笑脸,然后字字戳人痛处,像今天这样气急败坏,毫无章法的邵阳,却是魏阙第一次见到。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样的郡主顺眼多了。

魏阙扫了眼落在地上的窝窝头,慢条斯理道:“明儿皇上召见,你是想宫里的人去你别院请你?”

苏糖踏出去的脚步顿住,宫里的人可是乐的见到如今的形势。雍昌候夫妇不合,可再不合,若是魏阙都回京了,她还敢住在别院,宫里那位主也会为了魏阙,表面斥责她。

她不怕斥责,就怕被逼着留在侯府。

贝齿轻咬着红唇,片刻后,她才收敛怒意,微笑应对,“侯爷有心了,明儿我一定会求皇后娘娘给您多挑几个漂亮小姑娘来的。”

魏阙也二十二了,这个年纪旁的男子连孩子都有了,可他不但没子嗣,连小妾都不曾有。雍昌侯府在他的手段下,刀枪不入,若她开这个口,想来皇上与皇后应该会很乐意的。

果然,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不过也只有一瞬,下一秒,他就踩着窝窝头的尸体站到她面前,“小妾什么的,本候与夫人伉俪情深,怎么容得下其他女子。夫人莫闹,这么晚了,该就寝休息了。”说完,深吸一口气,逼着自己伸手。

苏糖猝不及防被箍住了腰,因为对方太过用力,她吃痛的嘤了一下,结果魏阙僵住了。

西北多年,只有黄沙为伴,魏阙觉得自己一定是太久没有见到女人,不然就邵阳这个病秧子,怎么可能引起他的冲动。

对,一定是这样的。

他像是触碰到什么作呕的东西,猛地松开,苏糖踉跄一步,气的眼尾都红了。

东西是不可能吃了,再碰上这么个喜怒无常的疯子,苏糖气的拂袖离开。

魏阙盯着她的背影,莫名想到方才触及的腰,又软又细,还有那气的微红的水润明眸,以及那软懦的声音……

他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了。

今夜他一定是疯了。

将口中的浊气吐出,原以为自己能平静,可眸中翻涌的暗沉,还是告示着自己不平静。

久久没等到自家侯爷出来,侍从疑惑出声,“侯爷?”

院内已经没了那抹倩影,可魏阙那颗如死寂一般的心居然奇异的动了一下。

幅度不大,却不容忽视。

他沉着眼,收起漫不经心的样子,“查一下夫人这几年都在做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38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