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拈住她肿大的花珠_肉肉大屁股老熟女

清早。

田少顷吃罢早饭,得知要回家,心情很好,因为妹妹这次总算是听了他的话,没有再胡闹。

刘顺把他们送到柳家布庄门外,就停下了马车。

田少顷的好心情在一个时辰以后,就变成了震惊。

三大车的布料整齐的堆放在一起,看着就让人害怕,自家人虽多,可要多少年才能穿的完呢。

“卿儿,你疯了,买这么多的布匹?”

对于哥哥的质问,田卿嫣然一笑,低低的说着,“哥哥,我没疯,真疯的是这家的掌柜,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银子买的这些布料?”

“五百多两银子,你知道这要是拉回家里,再转手卖出去,咱赚的可是好大的一笔银子。”

妹妹已经胸有成竹的说了这话,他也只有摇头叹气的份儿。

默默的坐回自家马车,不再管闲事,再说他有心也无力,随她咋折腾吧,横竖家里的银子都是妹妹赚来的。

田卿付了余款,在柳掌柜的热情相送下上了自家马车。

看哥哥神色还算平静,她提着的心才算稍稍放下。

洪玉衡想跟着田卿他们走,自然也没少费工夫,天不亮先去自家铺子找管事打听田卿住在那里。

得了信,又蹲在田卿他们住的客栈外面守候着田卿一家出现。

直道跟着他们的马车来到柳家布庄,看到田卿竟然买了那么多的布匹,他惊诧之余,又开始胡思乱想,她家到底有多少人,用的着买那么几大车的布料。

想归想,人这次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跟丢了。

田卿他们的马车刚开始启程,他也催动自己雇来的马车跟上。

这次府城之行,虽说出了刘三那个意外,她们也没受啥损失,还得了这些低价布料,田卿心情还是很好的。

顾及到哥哥身子不好,行路也没敢那么快,到天黑才行走了不到百十里路。

让后面尾随的洪玉衡也很是轻松。

在一个小镇上住了一夜。

还有半日的路程,就要经过临丰县,过了临丰县三十多里的地方,有一大片荒凉的老树林子和几座低矮的小土山。

山上有没有土匪她不知道,虽然她的布料不值多少银子,可这三大车的货也很是显眼,就怕真被恶人给惦记上。

到时候,哥哥体弱还有个两岁多的小侄儿,凭自己和刘顺对上穷凶极恶的匪徒,他们俩可是不够看的。

摸摸荷包里剩下的一张百两银票,她咬咬牙决定在临丰县里先买几个身强力壮的仆从好护着他们顺利到家。

紧赶慢赶他们一行人在午时进了临丰县城。

让刘顺把马车赶到他们来时吃饭的那家小饭馆,她和哥哥在马车上商议要买下人的事情。

听到妹妹又要买下人,田少顷无奈的笑笑,“卿儿,你平素是个有主意的,这些事,你自个看着办,我也有些累,就替你守着货物,让刘顺陪你去牙行吧。”

哥哥难得没有阻止她,田卿心里更有底气,冲哥哥笑笑,抱着侄儿下了马车。

简单的和大伙吃了午饭,她让吩咐刘顺带着那三个车夫把马车停在饭馆后院,让哥哥去了饭馆掌柜住的地方歇息会。

就带着刘顺径自去找牙行。

牙行掌柜竟然是个四五十岁的婆子,那婆子自称夫家姓米,并笑呵呵的拿来几个桃子招待他们。

田卿谢过米婆子的招待,并吃了一个桃子后就把自己买人的要求说了一遍。

听到田卿要会几手功夫的壮汉,米婆子笑了,“田姑娘,老婆子的牙行是林丰最大的,也没你要的会武艺的人,那俩小铺子更不会有你要的人了,壮汉倒是有一个,就是性子古怪,只怕你个姑娘家,买去不好使唤。”

这个米婆子人还不错,把底都亮给她,田卿是急需用人,哪里还管古怪性子不好,就要求见见那个男子。

既然田卿执意要见人,她也不好把上门的生意给推掉,让他们稍等会,米婆子去后面带那个男子。

须刻,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高壮男人被米婆子给带了过来。

虽然身上的是退色的粗布麻衣,但是洗涮的极干净。

他木然的脸上,一双眼睛很大,鼻子挺直,眼神清澈透亮,让人看了,不觉得他是个坏人。

有了那样的满脸胡子,田卿没看出他到底有多大的年纪。

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也只有把他买回去了,田卿和米婆子商议好以十两银子的价钱把这个叫卫杰的男子买了。

想起要在府城开办点心铺子,家里的丫头们不能过来,娄氏和刘翠就更不行。

看这米婆子是个利索人,她可不想再经历上次买人受到的惊吓,又让她给自己介绍几个合用的婆子和丫头。

这田姑娘看来是真的有钱,刚那个卫杰连还价都没有,今儿这买卖可真好做。

米婆子笑的满脸皱褶的一溜小跑去后院带人。

两个年纪还没她大的姑娘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那妇人手里还拉着一个和巧儿大小的丫头。

几个人俱是面色凄惶的被米婆子推拉过来。

“田姑娘,这个岁数大的王氏因男人好赌,和闺女才被卖了进来。”

“这俩丫头因爹得了急病,跪在大街卖身救她们的老爹,老婆子心善,也就把她们俩给收了进来。”

米婆子才做笔好生意,心情很好的几句话就把这三大一小给说了清楚。

看到这个王氏,田卿就想起姜贵儿的亲娘,那个狠心的婆娘改了嫁就没回来看过一眼自己的儿子,亏的娄氏是个心眼好的,替王氏养着儿子。

听到米婆子说方家姐妹也各卖十两银子,田卿瞥眼瘦弱的俩姐妹,她笑了,“米婆婆,你可别拿我逗趣,我花是两银子买个啥都做不来的丫头,她们的身子还那么弱,要是买回去一场病下来,那我可是亏大了。”

这姑娘也不是个好说话的,米婆子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她拍拍大腿,“哎哟,瞧姑娘说的,那俩丫头是家穷饿的,可一点毛病都没有,这样吧,她俩就十五两银子,你乐意人就带走!”

田卿看米婆子退步,也点点头,随后又指着那个王氏母女,“米婆婆,她们娘俩十两银子我是不会要的。”

这次米婆子倒是没强逼着田卿母女一起买走,“这好说,你要嫌小丫头是个累坠,就把大的买走,小的那些大户人家更稀罕,好调教。”

听到米婆子要把她们娘俩给拆开,王氏扑通朝她跪了下来,哭着哀求,“米婶子,你行行好,别让我和闺女分开,我给你磕头。”

见娘跪下磕头,那丫头也跪下来,脑袋鸡叨食似的砰砰的在地上磕了起来。

嘴里哭喊着,不要和娘分开!

这母女俩的脑门上都磕的红肿,田卿也心软了,可也不想被米婆子拿捏住,她面色平静的问着,“既然她们母女不愿分开,米婆婆就说个合适的价钱,贵了,我一个都不要,权当来你这里溜溜弯,闲逛一趟了。”

眼看到手的银子咋能朝外推,米婆子也不再坚决,她咬牙说了最低的价钱,“田姑娘,这丫头虽小也快十岁,你养个两三年也能给你做不少的活,她们娘俩老婆子就行个好,你拿十五两银子吧,再少,老婆子也不能亏了本不是。”

十两银子俩田卿都嫌多,咋可能出十五两。

她站起身,“米婆婆,看来咱的生意是谈不拢了。”

见田卿要走,米婆婆有些焦急,“田姑娘,别急着走,自古买卖争分毫,你倒是还个价嘛。”

田卿回过头,淡然一笑,语气凉凉,“王氏是个能做活的,也不值十两银子,那个丫头你也说要养两三年,这两三年的米粮和做衣裳啥的都不要钱啊?”

真是看走了眼,这个姑娘也是个难缠的角色,怪不得自己带个小厮就出来买人。

米婆子也没发子,苦着脸,罢了,如今生意不好做,卖卫杰和方家姐妹还是能赚几两银子,把王氏娘俩按买来的价钱脱手也省得养着她们。

“王氏就八两银子,小丫头白送你了。”

还有白送的,可见这米婆子也是豁出去了。

田卿这才又转回身坐了下来。

小半个时辰后,他们把卖身契办好,时间紧迫,看着卫杰他们几个的衣裳还算干净,就没打算给他们再添置衣裳,田卿带着刘顺和几个人回到饭馆。

回到饭馆,田卿又有些笑自己做事谨慎过了头。

算着时辰要是后晌赶路,他们肯定会在天黑赶到那片荒林,田卿不敢冒险,就在临丰找家客站住下。

跟在他们后面的洪玉衡也难得收起玩心,一路老实的该吃饭吃饭,该住店住店。

看到田卿去牙行带回了个黑脸汉子,还有几个女子,他又有些了然,怪不得要买那么多的布料,买奴仆都是随心所欲。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38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