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我醉了男友帮我洗澡时啪啪啪 在办公室揉数学老师胸

“哈哈,你是不是有人选了?”周氏不傻。

能当好陆家的长媳,让赵氏尊重,让金氏满意,可不是一个容易的事儿。

乡下女人地位就比较低,女人在家中,多半是没有任何的话语权的。

可在陆家,周氏说话分量很高的,有时候金氏和赵氏都是服服帖帖的。

她的双眼,看穿了一切。

“还是什么都瞒不过嫂子,只是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也不是很好说,等以后有了眉目,再告诉嫂子吧。”陆氏明显想瞒着。

周氏也不急,反正以后许阳的婚事,也要陆家点头的。

毕竟陆氏之前承认,她看人的本事的确是不太行,太优柔寡断了。

“行吧,走,带你们去买年货,我知道的地方多。”周氏带头。

到底是集市,让这个本来不怎么热闹的小镇,变得人熙攘攘。

平时不怎么出门的妇人,因为临近过年的缘故,要出来买年货,所以,路上也有不少的妇人和孩子。

许熙在县里做的事儿,陆家也知道了,所以,陆氏提议先去绣品店,周氏没意见。

镇上的绣品店比较少,只有两家,而且是比邻而居,临近过年,绣品店也有不少人。

有人是来买绣品的,但是多半是来卖绣品的。

将绣品卖了,赚到一些银子,就可以在过年的时候,稍微过得好一些。

这个时候来选绣品,一般都能选到价格不错,质量还不错的。

乡下的绣品,就算是绣工不错,但是种类是比较少的。

毕竟乡下的绣娘都是独干的,会的花样其实是很少的。

说白了,在乡下,或者是县里,还有一点市场,可若是卖到了京城的话,怕是难以登上大雅之堂。

挑来挑去,实在是挑不出好的。

有绣工不错的,但是没有灵性,花样都是差不多的,显得有点小家子气。

陆氏和周氏一致认为,京城那些贵人,啥没见到过,能看上他们这种绣花或者是绣动物的吗?

怕是看不上的。

所以,陆氏惆怅了。

“娘,这个花是牡丹吧?”许阳拿起一个帕子,问道。

“是,的确是牡丹。”陆氏认识。

乡下的牡丹是少,可因为家中有读书人,一些书籍上的确是有记载的。

瞧着形状,的确是。

“买这个吧,去京城肯定是能大卖的,挑一些绣工好的。”许阳建议道。

“为何?”陆氏问道。

“我记得舅舅说过,古人有句诗,叫做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我想,京城那些富贵人家的姑娘,应该很喜欢牡丹,咱们只需要绣工好的就成了,其他的倒也是不用太挑剔。”许阳只需要是牡丹就成。

“有这么说法吗?”陆氏嘟囔道。

“的确是有这个说法的,以前我去府城考试的时候,遇到一些进京赶考过的举人,他们都说,京城的许多姑娘家,都喜欢牡丹。”陈耀文在后面,稍微红着脸,说道。

今天他来到这里,主要是因为舅娘来的。

舅娘在乡下,是个会刺绣的,靠着刺绣来补贴家用,每年也能做出十几个手帕来。

每年都是让陈家帮忙卖出去,毕竟陈家伟这个掌柜,在镇上还是有点面子的,一般不会把价格压得太低。

虽说母亲已经故去了,但是陈家和外祖家还是有联系的。

陈耀文兄弟今天也是趁着集市,买一些年货,所以他没有在家里看书。

“真的?”陆氏狐疑道。

“娘,陈家哥哥啥时候说谎过?”许阳好笑。

陆氏也不顾虑了,道:“那行,我挑一些吧。”

陈耀文点了点头,去找掌柜的卖货了。

掌柜认识他,所以,卖货也是很快的,给钱也是爽快。

少年如松,挺拔冷寂,棱角分明的脸庞,带着少年特有的坚毅。

周氏瞧了一眼,眼神动了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陆氏挑了一百个帕子,总归是花了二十两。

每个帕子两百文,也还能说得过去。

各色各样的牡丹花帕子,倒是让人看着眼花缭乱的,不过样式都还好。

应该是很讨女人欢心的才是。

掌柜笑得如同花开一样,今天真的是赚到大钱了。

一下子就买了二十两银子,这都比得上他之前一个月的数了。

“夫人,这个是直接送到府上去,还是你们拿着?”掌柜包好后,问道。

“送过去吧。”陆氏想了想,反正许二郎也在,掌柜是厚道人,肯定是不能出啥意外的。

“好咧,夫人稍等,等我们忙完了这些后,一定给您送去。”掌柜笑眯眯道。

忙完了手帕的事儿,陈耀文和她们打了招呼,便去忙了,许阳三人则是和他背道而行。

他们都没发现,方才陆氏在买帕子时,角落里的小姜氏,都快嫉妒到发狂了。

二十两银子!

小姜氏恨啊,买个帕子就花了二十两银子,二房竟然如此阔绰!

这才分家多久!

陆氏压根没想到会被熟人看到。

而花掉二十两银子,是周氏这边也投资了十两银子,将帕子交给许熙,自己能赚到一些银子也不错。

周氏在陆家是有话语权的,而且人人信得过许熙。

.

“这个糖葫芦好新鲜,竟然串的不是山楂,串的是橘子吧?”周氏看到了,只觉得是稀奇。

“第一次看到,的确是稀奇。”

“走,去买一点。”周氏提议道:“儿媳妇有孕了,如今孕吐得厉害,瞧着也难受,给她买点甜嘴的,她应该喜欢。”

“行,如今家里几个孩子,都是累得厉害,给他们一些犒劳。”

于是,周氏买了十串糖葫芦,陆氏同样。

其中一串递给了许阳,道:“吃吧,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糖葫芦了,以前你大舅给你买,你都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谢谢娘。”哪怕年纪不小了,但是许阳也喜欢糖葫芦。

“哈哈哈,有啥好谢的,傻孩子。”陆氏疼爱。

而从陈耀文这里看过去,只看到少女白嫩的脸庞,红唇微动,吃着糖葫芦,像是小兔子似的,腮帮一鼓一鼓的,尤其可爱。

与平时的她比起来,多了几分的鲜活之气。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27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