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老公吃奶5年 啊再快一点好大

沈雨婷收回遥远的视线,坐直身子,想了许久问道:“傲枫,Sabina和你是不是都认识?”

他手握方向盘,眼睛直视前方,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说:“从小就认识,也可以算是一起长大的朋友。”

“朋友?”她轻轻的念出声。

声音很轻,几乎听不见,神情中略微有丝怪异,她似在思量着什么。

“越傲枫从来没跟你提起过我们吗?”快速的扫过她一眼,他继续直视前方。

她看着下方,微微的摇了摇头,思索着该如何回答:“傲枫,不太喜欢说他小时候的事。”

“是吗。”

稍稍顿了顿,上官翎脸色动容,说:“所以……你一点也不知道我,对吗?”

现在的他转变了想法。

并不是极力的要她承认,而是他需要证明她是梦熙。

“不是,我知道你。”

她明了的答案令他诧异的回望,心中缓缓升起一丝希望与激动。

“看前面好吗?这样很危险。”

“嗯?”

微微一怔,他很快明白,看向前方。

然而心中的激动之情却不受控制,声音也变得有点战栗:“你说你知道我,真的吗?”

“嗯。”

沈雨婷倚靠在座椅上,也随着他直视前方,说:“大约在一个月以前,莹灵给我看过你的照片,还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我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知道你。”

收紧了握着方向盘的手,他的眼神暗淡下来,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失落。

“这样啊,那……你那时对我的印象如何?”

从这时起的询问只是为了接下她的话而说的,只是不想再令气氛沉寂。

她神情略显局促的扫过他一眼,因不能说实话,她只得这么说:“……当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我并不认识,所以不想评论什么。”

“那现在呢?”

“现在认为,你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是个很优秀的人。”

撇开之前的不悦与反感,现在所说的都是她真实的感受,没有一点虚假之意。

“朋友?”

他突然自嘲的冷笑一声,引得沈雨婷惊异的回望。

心中五味陈杂的感觉翻涌而至,连自己都分不清哪种才是现在最深的感受。

然而,在她诧异的注视下,他很快恢复平静,从脸上读不出一点异样的情绪,甚至让她怀疑自己所看到的是否属于幻觉。

“你家到了。”

从学校到沈雨婷家并没有太远的距离,一路上并没有说到几句话便已到达。

将钥匙插进钥匙孔中轻轻一转,门便打开了。

她停住脚,问道:“你要进来坐一下吗?”

毕竟他送她回来,她应该尽一下地主之宜,招待他一下,想及此,她便问他了。

上官翎稍稍一怔,犹豫了起来。

刚想点头却被沈青正的出现所打断。

“我听到门外有汽车声就知道是小婷回来了。”他宠溺的揉上女儿的长发,在昏暗暗的月光下,他慈祥的面容却是那么清晰的呈现。

她的嘴角扬起一弯好看的笑:“爸爸。”

沈青正望到女儿身后的男生,眼神变得询问起来,问道:“你是……”

几天不见便已将他忘记,不免有些失落,但仍保持着绅士的风度自我介绍道:“我叫上官翎,现在是小婷的同学。”

“哦,就是前两天送小婷来医院的那个男生,对吗?”

他点了点头。

简单的说完,沈青正又朝门外望了一番,没有任何发现后,他才奇怪的问女儿:“傲枫没有送你回来吗?”

她异样的眼神快速瞥过上官翎,尽量保持一贯的淡漠的说:“我从今天开始要在学校练习滑冰,到时要参加表演,傲枫他没有参加什么,时间和我搭不上,所以就先回去了。今天是翎送我回来的。”

在如此阴晦的天气下,即使她脸上有什么不一样的表情,也难以被察觉。

“就算时间不一样,傲枫不是也一直……”

他的话很快被打断:“爸爸,翎送我回来,我们是不是应该请他进来坐一下,不要站在这儿了,外面风大,挺冷的。”

沈青正一愣!

但也很配合女儿,没有再说下去。

他只是搂过女儿,微笑着对上官翎说:“今天太晚了,你也快回去吧,不然你爸妈该担心了,下次白天来我们家的时候我再好好谢谢你。”

上官翎的神情变得异样,眼中似乎隐约跳动着恨意,背脊挺得直直的,他僵硬的说:“我爸妈都不在国内,没有人会管我什么时候回去。”

寒风冷冽的夜晚,他的话语比这夜要冷上好几倍,令人不禁心生寒意。

沈雨婷望着他,也变得悲伤起来。

和傲枫一样吗?

他似乎总有很多事出乎她的意料,令她震惊而心伤。

她眼神中的温柔与怜惜是他从未见过的,怔怔的望了许久,才回过神说:“……今天真的很晚了,我想我还是先回去吧。”

沈雨婷跟上前,送他到车边,还不忘说道:“今天真的谢谢你。”

他拉开着车门,沉默的点头。

“还有,路上小心一点开车。”

她关心的叮嘱使他心中流过一股暖暖的感觉,但惊喜的蓝色眼眸却隐约有着不安。

凉凉的风依旧吹着,吹动了他们的头发与衣裳。

她掠顺遮眼的长发,说:“那么,明天学校见。”

送走上官翎,沈雨婷跟随她父亲走进了家门。

“小婷,你是不是和傲枫吵架了?”极其了解他们的沈青正仍然忍不住发问。

沈雨婷淡淡的笑着,没有一丝杂质,说:“没有,真的是因为我练的太晚了,所以才让傲枫先回去的。”

微微的在心中叹了口气。

颇为了解女儿孝顺的他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抚上女儿的背,将她推入浴室,说:“快去洗漱,准备睡觉吧,明天爸爸去接你。”

稍稍一怔!

沈雨婷推辞:“爸爸,不用了,我可以……”

“听话,现在这个世道外面太乱了,要小心一点。”他的态度坚决,令她不好再说什么。

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会麻烦上官翎送她,只是收到的效果并不佳。

她不想老累父亲,却又没有办法。

快接近半夜的时候,沈雨婷依旧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今天是第一天练习,身体感到有些疲累,理应会很快的进入梦乡,但她却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也难以入睡。

从床上坐起,她下床,拖鞋在木制的地板上轻微发出些声响,但在这半夜的寂静之下,却显得突兀而阴郁了。

缓缓的走至窗前,此时的月亮已脱离了云层的保护,光辉直照向大地,银白色的粒子洒进窗内,在地板上拉出一大片与黑暗成鲜明对比的光亮。

沈雨婷沐浴在这集天地之精华的月光下,眼神没有焦距的眺望远方,单手托着腮,她的思绪在回想着今天与越傲枫在走廊里的那一幕。

“什么?!你要和上官翎一起表演?!”越傲枫的分贝一下子提高了八倍,不可置信且愤怒的盯着她,眼神中火红的火焰可将人灼伤!

“推掉,把它给我推掉!”他暴走的情绪不受控制的命令。

他的霸道她有时想要默默的接受,但此时,她并不能接受:“我不可以推掉,这是学校里事。”

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和上官翎太接近,虽然不喜欢他霸道的命令,但也并不想太逆他的意,以致两个人吵架,只是有时候,有些事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不可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为什么不可以?难道整个教室里那么多人就非你不可吗?你忘了我说过不准接近上官翎的吗!”

沈雨婷淡漠的情绪被他的霸道与无理也激起了层层涟漪,一时间也不自觉的提高了分贝:“我刻意的接近他,这些都是老师的安排,所有人中只有我会,所以才会这样安排的。”

并不想因为上官翎而和他吵架,结果却仍然没有避开这个敏感的话题。

真的是既无奈又无力。

越傲枫愤恨的盯着她,面部的线条映着强烈的金色阳光越发的僵硬。

空气中的微粒也似被两人之间的高气压所固定住,无法动弹。

许久的对视,他首先打破这一僵局:“我们现在不考虑任何的因素,就看你的决定,你是要和他一起表演惹我生气,还是要放弃?”

他给的选择只有两种,没有第三种!

面对他坚决的态度,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如此的选择题太难、太难!

想着他最后愤怒而失落离去的背影,她不免眼神暗淡,叹息出声。

站直身子,将窗帘拉下,阻隔了这皎洁的银白色月光,屋内漆黑一片,只有几缕倔强的光束穿过细缝硬挤进来。

沈雨婷走回床边,重新睡下。

现在即使想的再多也不能改变什么吧。

第二天的放学,沈雨婷照常去练习,只是一路上都一直有个人陪同。

“小婷,你什么时候教我滑冰啊?”

因为太想学,所以叶莹灵总是缠着她,今天是想跟她一起去,先观看观看的。

沈雨婷慢步走着,微笑着说:“你想学的话,等我们结束表演我就教你啊。”

“结束表演……”

她在心里默算着日子,最后激动的抓着沈雨婷的手臂说话:“那没多少日子了,这么说我很快就可以学习咯。”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22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