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乖乖坐下去它就不痛了/丁婉穆天阳厨房

这下秦欢再无法假装淡定了,一边扭动着手腕试图挣脱,一边道:”夜澜师兄,我怕,我们下次再试这草药可好?”

听而不闻的离夜澜将她双脚分开固定在床角的两侧后,转身走出内室。

见他离开,秦欢开始放心的猛力挣扎,奈何离夜澜的捆绑技巧高超,虽不至于感觉死紧,但却也无法挣脱半分。

很快的,离夜澜再度踏入内室,此时的他双手上多了一株植物,那是秦欢从未见过的物种,细长柔韧的jīng上长着茂盛的小巧叶片,那叶片上满是细碎的绒毛。

“欢儿,别动,放轻松,不然受伤可就不好了。”

离夜澜的警告迅速的让秦欢停止扭动,小身板直挺挺的不敢妄动,睁着惊惧的大眼望着他,”夜澜师兄,那…那是什么??”

离夜澜没有马上回答,他捧着植物坐到床侧,只见他手中原本静止不动的植物倏然骚动起来,他这才答道:”这是连心草。”

看着离她越近,晃动的越厉害的连心草,未知的恐惧让她浑身不住颤抖。

“欢儿,听话,放松。”

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放松得了,要不换你来躺这试试!只敢在心中大吼的秦欢双眸紧盯着现下已经开始舞动的连心草。

“唉,妳这么僵硬,刚刚我帮妳做的按压不就白费了吗?”

黑线瞬间布满秦欢的小脸,她还真就是只待宰的羔羊,饲主都已经磨刀霍霍了,她还傻傻的上前咩咩欢叫。

“看来是没法让妳放松了,那就只好这样试试看了。”说着的当儿,离夜澜便把连心草放置在她的双脚之间,退至一旁静待观察。

“夜澜师兄…我真的怕……可以停止吗……??”手被捆绑的秦欢很难看到腿间的情形,着急的她也只能吃力的抬起上身,一看却忍不住惊呼出声,”啊…夜澜师兄,快把它拿开!”

被放置在腿间的连心草像个活物般,朝着她的跨间缓慢蠕动,她不住后退,连心草却不舍不弃的前进,但却因为捆绑而能退的距离有限,她只能用祈求的目光转向一旁的离夜澜。

离夜澜并没有注视着她,此时他正饶富兴味的观察着连心草的一举一动,整张脸再度散发着妖异美丽的光芒。

“夜澜师兄,把它拿开,快拿开!”着急的秦欢眼见连心草离她的穴口越来越近,刚刚涂抹在甬道内的嗜心草不知怎地也越发的灼热起来,让她的身心感到双重的煎熬。

“欢儿,妳看,连心草正被嗜心草的特殊味道吸引着呢,我将嗜心草的腐蚀囊取出,再打磨成泥,涂抹在妳的穴内,现在妳的穴对连心草来说就是嗜心草。”离夜澜终于将目光转向秦欢,却似没有见到她的慌乱,还在一旁解说着。

“夜澜师兄!它快进来了,求你,把它拿走!!”全身紧绷到不行的秦欢见离夜澜终于看向她了,赶忙向他呼救。

“不行,这过程才是重点喔,欢儿乖,放轻松,不然它怎么进去?”

此刻的离夜澜已经完完全全进入了变态模式,他狭长美丽的眸子中正闪烁着邪佞的光芒,却温柔的摸着秦欢的小脸。

放弃和离夜澜求救的秦欢开始左右闪躲,奈何那株茂盛的连心草仍旧寻得了入口,正奋力的要往她穴里钻,就在她要竭力挣扎时,离夜澜大手一压,将她踢动的腿儿镇住,柔声道:”欢儿,别不听话,不听话的孩子会怎样?”

一声柔柔的警告瞬间让秦欢停止挣扎,她知道惹怒他的下场绝不会比惹怒其它师兄来的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穴口外的连心草缓慢的往她甬道里钻。

“夜澜师兄,好奇怪的感觉……。”

连心草顶端的叶片一进入穴内,剩余的整株就像似大船进港般,迅速的往内蠕动,每个带毛的叶片搔着秦欢的内壁,几个突出的枝枒刮着她的敏感处,让她感到腿间一阵酥麻,但内心对异物的倾入排斥感却让她无法放松,只能不住扭动着身躯。

“夜澜师兄…顶到底了…它…它想再往里钻……不要!”

离夜澜看着床上光裸的秦欢,此时她的穴内正钻入一株茂盛的连心草,而因甬道长度无法再挤入的剩余枝末正在穴口外骚动着,奋力的蠕动想挤入狭窄的蜜源,这情景让他的眸子顿时邪光大炽。

19

“来,告诉我,它在里面做什么?”

“我不知道,夜澜师兄,把它拔出去好不好,我不喜欢这样。”穴内像被一群小虫钻入的秦欢早已慌乱不已,满心只希望尽快远离这个连心草。

“欢儿,看着我。”知道这样下去什么结果也不会有的离夜澜扳正了秦欢的小脸,双眸深深地注视着她泪眼涔涔的大眼。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22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