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不要弄了太深了&往上一顶唔唔放开我

“姬太子,我希望你能明白,是你听我的,而不是我听你的。”

姬震脸色变了好几变。

他是这么答应的,但那个时候,他不是看着这缪大师很厉害吗?

谁知道,居然失了眼色?

想起这事儿来,姬震就觉得气得慌。

谁特么给他推荐了这个人!

简直就是给自己找堵。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姬震铁青着脸,咽下这口气,道,“好,听大师的。”

缪大师高傲的看了他一眼,收回匕首,一脚踹在廖胜身上,低哑着声音道,“快走。”

廖胜踉跄了好几步,才算稳住身子。

他也不敢多做反抗。

深深的看了廖胜一眼,一步三晃的往前走。

只是刚迈出一步,他就觉得后腰上缠上了什么东西,紧紧嘞着他的腰。

有些疼。

他停下脚步,看时。

是一根手腕粗的绳子。

廖胜嘴角很明显的抽动几下,扯出一个讽刺至极的笑容。

而后,就听见后面传来那厌恶的低哑的声音,腰身也跟着收紧一下。

“快走。”

廖胜垂着头,脸上的讽刺的笑容更大了。

将眼中的思绪掩下,他低着头,闷不做声的依据缪大师的指示往前走。

这一路上,并不怎么好走。

实在是,那缪大师的水平有限,两三个时辰下来,廖胜浑身的伤痕已经见不得人了。

“缪大师,走了两个时辰了,我等在此休息一下如何?”

北辰问道。

他舔了舔干涸的喉咙,抬头看了一眼。

时值中午,阳光正从头顶落下来,热的紧。

浑身都和蒸干一样。

百里炫到底是武将,面色还好。

但阮国舅和申魏广就不行了。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走在后面,身后是几个亲卫护着他们。

说话停下的时间,廖胜直接倒在地上,齐天急忙给他递过水去。

缪大师低声骂了一句“废物”。

“修整半时辰。”

这神情,像极了领头人。

绉巫和北辰交换了一个眼色,绉巫眼底闪过什么,从腰间抽出一个水囊,讨好的递给缪大师。

“缪大师,一路辛苦您了,喝些水,休息一下。”

听见这话。

缪大师抬眼看着他,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东西。

但偏生,绉巫脸上坦坦荡荡,什么都没有。

缪大师这才收回眼神,低头喝水。

绉巫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喝完,又不动声色的接过水囊。

而后,转身。

另抽了一个水囊,喝水。

缪大师感觉不对,沉着嗓音问道,“为什么不喝?”

绉巫张嘴,咧开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因为那个有毒啊!”

缪大师听见这话,情绪却没有丝毫起伏,“呵,一点毒,就像把我放倒,呵……”

话音还没落,缪大师就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四肢抽搐,手指指着绉巫,却口吐白沫而不能言。

一看到这个,姬震猛的抬头,想要站起来,却感觉四肢乏力,继而丧失全身的力气,跟着倒在地上。

他撑着看了一圈,他的人,都倒下了。

“你……”

姬震强撑着看向绉巫,绉巫现在心情很好的道,“你什么你,是小爷我干的,如何?”

能如何?姬震不甘不愿的躺在地上,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还不是成为鱼肉,任人宰割。

百里炫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绉巫头上,“收敛点!”

绉巫瘪嘴,很不服气的让人将倒在地上一群人叠罗汉一样扔远了。

喔,是不是应该学王妃一样,把人扒光了再扔?

算了算了,不必王妃娘娘,干不成这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确定没有其他人在了,绉巫将藏在身上的一个包裹掏出来,往地下一倒。

北辰等人好奇的凑过来。

齐天眼睛闪了闪,也跟着凑过来。

果然,他看见绉巫从里面挑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他,“齐先生,把这个给廖先生服下吧。”

齐天没问这是什么东西,低声到了谢。

他打开瓶子,一股药香立即传了出来。

是好东西。

他暗自赞叹了一声。

想他走南闯北数十年,也只远远的闻过这上好的药,却也未想到,今日居然能亲自拿在手里。

想到这,他脸上越发的虔诚,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倒出一颗,又将小瓶子还给了绉巫。

绉巫又将东西扔了回去。

北辰眨了眨眼,带着几分好奇问道,“绉将军,这从哪来的?”

其实,他心底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不过,不确定罢了。

“这个啊!”绉巫很自然的道,“走之前和王妃娘娘讨的。”

“本来想去讨些伤药的,但王妃娘娘又给我多拿了几瓶毒药,说看谁不顺眼,就扔他们。”

说到最后,绉巫的声音几乎都没有了。

实在是申魏广和阮国舅两人的眼神太奇怪了。

怎么说,他怕再说下去给王妃娘娘招黑。

百里炫反倒是一副很赞赏的眼神,“这丫头,想的倒挺全乎。”

阮国舅冷哼一声,面上写满了不赞同,“小人之行!”

申魏广虽然没说话,但很显然,是认同了申魏广的话。

绉巫有些不服气,“要不是王妃娘娘,我们现在还被人控制呢。”

“你……”

阮国舅气呼呼的瞪着绉巫。

绉巫有些怂,往百里炫的方向一躲,不敢跟阮国舅杠上。

北辰和廖胜说完话,见他服药后,神色很快恢复过来。

听见这边的谈话,便开口道,“诸位,时间不早,大家用些午饭,好好休整一下,一会还袁海要继续走。”

北辰开口了,几人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纷纷寻了一个地方,坐下啃干粮。

绉巫啃着干粮,突然小声来了句,“好想念王妃娘娘的烤肉诶。”

声音太小,也只有坐在他身侧的廖胜听见了。

本就一身伤强忍着啃干馍的廖胜更吃不下去了。

想起昨天这个时候,有酒有肉,何等快活,哪里像现在?

干馍兑水。

虽然以前不是没这么吃过,但是,实在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正如此想着的时候。

他们身侧的草丛里传来一丝动静。

所有人瞬间全身戒备,盯着草丛的方向。

(//)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21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