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被摸的水出来很多/女婿操的我

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白天仔细观看表示两人有了男女之间最亲密关系才可以碰触的部位。

那两片嫩红上还有他适才吮弄出来的Y体,晶莹透亮地迷惑着他的眼,让他情不自禁心荡神驰,伸指悉悉描绘着它的轮廓,然后将那花瓣似的两叶纳入口中,晶莹透亮地迷惑着他的眼,吞吐吮舐——

栾玉清依稀听见栾漪低低地呻吟了一声,随即自己的身体也蓦然一暖——不是暖,而是——痒,陌生的,微带折磨的痒而热并且疼。

她总是不肯让他好过。

他几乎能感觉到她的舌蕾轻轻滑过自己欲望顶端孔隙时那种微痒的疼痛。这触抚比他昨晚终于第一次进入她身体时的涩痛更甚,突兀得让他无措,只能紧紧按着她的身体,紧一点,再紧一点。

饱胀的感觉像是可以随时从自己身体的每一处发散开来,真想要细细体会时却又如此虚空饥泛——幸好,她让他处在下位,至少还可以被她压制住,不然,要怎么办呢?就这样一直一直既愉悦又难过地直飘上云端?

“栾漪——”她每探舌轻抵一下,他都会微微痛痒一下,血Y里有如同蚂蚁轻啮、流窜,细微酸涩的麻痒感觉让他动弹不得,浑身发软。“姐,你别——我不要了……”

栾漪果真停下来,撑起身体半回了头望住他,“真不要?”

“真——不要了……”栾玉清有些压抑地答。

他是真的不太适应她的玩法,呼吸稍轻,身体都会失控地战栗;可是她一停下,自己的欲望又开始不听话地轻颤,直立,微斜,再直立——很诚实地揭穿他的口是心非。

虽然栾漪给他的总是苦楚多于欢愉,可他仿佛真的被虐成癖,宁愿她没心少肺地继续。

“可我还想——”

“我可以继续,你——你别……”他看着栾漪咬住自己手指微歪着头睨着自己的样子,难堪地别过脸去——是他的思想过于邪恶吗?看什么都会把它跟那个想到一起——可是,栾漪的样子,让他真的没有办法不联想。

深深呼吸了一下,栾玉清重新转回面孔,保证一般低头轻轻吮吸一下,“我会继续……姐,你,你别——”他求恳地望住她。

栾漪无可无不可地微微一笑,也不应允,只是静静伏回身去,指尖轻轻点逗着他的欲望,或抚或揉,连下面那两处也没有放过,用手轻轻按摩着,推弄着。

不再刺激,快感却是一直淡淡地延续、累积。

他甚至能感受到她丰盈的X部在他小腹上轻轻蹂蹭的柔软。

陌生的、熟悉的快乐,在她手下逐渐都被展开,让他既羞耻又好奇,只能努力忽视,假装忘记。分外努力地取悦栾漪。

他记得前夜自己的手指是怎样带给她快乐,在亲吻的间隙,将自己的手指也放了进去。因为已然润滑,指尖很容易就滑了进去,他一边轻轻用掌心摩着她,一边轻轻舔舐她被她自己的Y体滋润淹没着的小核,她的每一下轻颤或是下意识紧抓住他的动作都会令他欣然。

可当栾漪用她自己的方式回报他的爱慰时,栾玉清还是很吃不消——她轻柔地含住了他的欲望,像他对她一样轻轻吮吸。

“姐,栾漪——”他匆忙捉住她手肘,没顶的,令人疯溃的快感让他的声音都嘶哑起来,“姐,别——别——”

别怎么样,他说不出来。

其实,心里也许还是想要的。

犹疑了那么一两秒的时间说不出话来,栾漪已经轻轻一笑,当作什么也没听到地仍旧继续了。忍一忍的话,也许痛感去了,快感就来了……

可是——

不行。

真的不行。

三魂七魄都要从那里被她一一吮去。

这样子下去,会不会一不小心再度失策地被她给提前吸出来,他也不知道。

栾玉清下意识想要起身拒绝,可这动作似乎令栾漪觉得好笑,反而促狭地又用舌尖轻轻顶一下他的孔隙,害他再度乏力倒下。

他真的会死在她手里!

栾玉清昏昏沉沉地想着,手却下意识地拢着栾漪的身体,也跟她一样,重重地一直将舌尖顶到最深处。

模拟X事?不,X具在甬道里能拐弯吗?能像他一样或轻或重地沾濡她的每一处吗?能像他一样完整地含吸住她的瓣叶后再对X隙进行填覆吗?

栾漪压抑呻吟时腔体的微颤自她X口直传达到他小腹。

微微的酥麻令他更是魂为之销。

栾漪栾漪,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人会因为高潮迭起而死,我要和你死在一起——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199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