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缝太小我进不去,快再深一些娇喘我还要

一抬头便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唇角微扬似乎含着笑意。

正处在天渐黑而屋内没开灯的时间,室内光线有些昏暗,随忆只看了一眼,便觉得萧子渊有勾魂摄魄的资质,或许是他总是一脸淡漠,此刻狭长的眼睛因为带了笑意斜飞入鬓,整张脸的线条清晰漂亮,竟让她看得有些愣住,有些心动。

她一直以为男孩子不需要长得太好看,而且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也不过如此,现在她竟然对着萧子渊脸红心跳。她和萧子渊不是第一天认识,总觉得他身上的气势迫人,她也无法驾驭,所以总是不敢仔细看他,现在不经意间的一眼,竟觉得惊艳,早知道就不看了。

萧子渊竟也不叫她,薄唇微抿耐心颇好的等着她回神。

随忆反应过来的时候脸更红了,慌慌张张穿上长风衣一下子站起来,站得太猛供血不足,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下一秒跌进萧子渊的怀里。

这是他们第一次靠的这么近。

随忆紧紧握住萧子渊的手臂,眼前一片漆黑,她只能感觉到手下的手臂坚实而有力的支撑着自己,鼻间的薄荷味道清晰爽朗。

等眼前的黑暗渐渐消失随忆才抬起头,有些迷茫,“谢谢师兄。”

萧子渊收起手臂顺势牵着她的手,“走吧。”

随忆的手指贴着他的掌心,他的指尖贴着她的手背,指尖微凉,手心却是暖的。

她身上穿着他的衣服,周围萦绕着那股熟悉的薄荷香,她的心忽然躁动起来。

出了图书馆,傍晚起了风,萧子渊只穿了件衬衣,随忆有些良心不安,“萧师兄……你冷不冷?”

萧子渊嘴角带着笑,竟然有些戏谑的回答,“冷啊,难道你要把衣服还给我吗?”

随忆被噎住,“呵呵……”

随忆在心里检讨。

你这个笨蛋,没事儿多什么嘴?!

途中萧子渊给她买了杯热牛奶,随忆捧在手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秋日的傍晚,寒风乍起,他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在满是枯叶的校园里,随忆觉得口中温热香甜的牛奶一路流到了心里,那种感觉萦绕在心头久久不散。

在楼下分别的时候,萧子渊说了一句话让随忆之后的整个晚上都处在魂不守舍的状态。

萧子渊说,你太瘦了,以后多吃点,抱起来的感觉应该会更好。

随忆在萧子渊的微笑中机械的转身身体僵硬的上楼,似乎连再见都忘了说。

回到寝室正在打游戏的三宝百忙中抬头看她一眼,“阿忆,你笑得好诡异啊!”

随忆摸摸自己的脸,“我笑了吗?”

正说着何哥一脸纠结的从屋外走进来,若有所思。

随忆照例问,“怎么了?”

她皱着眉,“今天本来好好的,三宝非要给我讲个笑话,听完之后感觉好奇怪啊。”

“三宝说什么了?”随忆问。

“她说,梁启超在17岁娶妻之后,曾经以为岁月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直到他遇见了康有为……还没讲完之后自己笑得在地上打滚……后面的我也没听到,她也不给我讲了,但是我感觉怪怪的。”

随忆点头表示明白,看向三宝的方向,“腐,是会传染的。”

妖女从床上探出脑袋,给出评价,“何哥,你不能再和三宝混在一起了,都被她带坏了。”

三宝忽然站起来振臂高呼,“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搞基有爱!”

喊过口号后又凑到电脑前继续游戏,嘴里还叽里咕噜的,“梁启超就是因为和康有为在一起才把肾都弄坏了,结果做肾脏切除手术的时候被错切了健康的肾,后来一命呜呼了,由此可见,梁启超的一生是极其不靠谱的一生……网上说的对,风萧萧兮易水寒,人生难觅是直男啊……”

众人再次黑线。

纠结

萧子渊自从那晚对随忆说了那句震惊中外的话后,就突然消失了。

几天后随忆洗好了风衣却找不到了人。

想了想去了林辰的寝室找人。

随忆进了门东瞧瞧西看看,“萧师兄不在吗?”

林辰一脸怪笑,“你来是为了找他啊?”

随忆手里拎着袋子举给他看,“我有东西还给他。”

林辰拿过来,“咦,这不是他的吗,怎么在你这儿?他妈妈病了他回家去了,可能还要几天才能回来,你先放这儿吧,回头我给他。”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16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