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交换系列第82部,书包网高辣h花液张开腿

发完稿子一天一夜都没收到责编的回应,周夏衣几日疯狂脑补“责编恨我”“磨刀霍霍向夏一”的连续剧已经全须全尾了。

这种等候审判的感觉很糟,而且她也有点担心那位AI似的责编万一过劳死了可怎么办?

权衡再三,周夏衣打了这个电话。

电话接通,她屏住呼吸,听见男人不耐的嗓音响起,沙哑低沉,震得人耳畔一阵阵发麻。

像是细小的电流淌进心扉,酥的周夏衣一时没回过神来,直到一个妩媚撩人的女声接踵而至。

这两股声音连在一起,实在无法不让人浮想联翩,夏一太太的脑洞瞬间张开!

各种不可描述的画面剧情喷涌而出,什么先婚后爱,契约情人,酒后乱性,419,……周夏衣差点没握住手机,屁滚尿流的开始道歉。

越道歉她的责编呼吸越沉重。

完了,周夏衣绝望的想,怕不是给吓软了。

那她能怎么办呢?要不……给他加加油?

也只能……加加油了。

挂断电话后,周夏衣魂不守舍的杵在原地,手机一震,是汤平羽给她发来了消息。

说起来也奇怪,那天食堂会面以后,千纸鹤三人组对她的态度出现了奇异的改变。

首先是社长林鸾,她变得比责编本人还焦虑,一天催稿两三次,并且动不动就来找她谈心,再聊一些涉及情感深层却困扰周夏衣大脑皮层的哲学话题。

朱姻的态度也比之前热切许多,但是找周夏衣旁敲侧击问的都是如何签约出版的事。

至于汤平羽,原来总找她尬聊,现在却不太找她了。

周夏衣一头雾水的点开会话框,看见几张远景照片,拍的是一男一女,女的推着单车,男的扶树而立,貌似头挨着头,很亲密的样子。

周夏衣回了个:?

她并不知道早先“千纸鹤上议院”的小群里,曾经发生过这么一段对话。

林鸾:【我查过了,玉龙潭出版社现在的负责人是姓祁,是个海归,他没有撒谎】

朱姻:【我听他一直叫周夏衣夏衣太太,不会周夏衣的笔名就叫夏衣吧?】

林鸾:【好像是有个当红作者叫夏一……之前温天王演的《龙舟月》,就是他卖的版权。】

朱姻:【我不信,那《龙舟月》是历史剧情题材的,感觉作者是个男人,而且卖版权那得是大神级别的,周夏衣?别开玩笑了。】

汤平羽:【而且哪有人会用自己名字当马甲的……】

林鸾:【emmm,那为什么要叫夏衣太太?】

朱姻:【可能他们俩在处对象?互相叫先生太太什么的吧】

汤平羽:【……】

汤平羽给自己酸的不行,他想一想祁玖,长得帅又老练,职业有优势,大概也不会缺钱,简直跟没有缺陷一样,他实在是危机感重重。

直到他的室友给他发来了这几张照片。

“仗着自己长得帅就到处撩骚,这就是一渣男啊!”室友义愤填膺的说:“怎么能让渣男去祸害妹子呢你说是不是?”

那一瞬间,汤平羽正义感加身。

“我们老实人才是妹子最好的归宿。”他跟自己说,并成功在心理上战胜了祁玖,然后把照片转发给了周夏衣。

汤平羽:【师妹,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有的人他容貌姣好,实际上是到处沾花惹草的男狐狸精!】

话说到这份上,周夏衣才发现照片上的男人是她的责编。

她愣了两秒,一种古怪的情绪上涌,像是无意间咬碎了一口八角,满嘴都是辛辣的味道。

-

林鸾在社团群里发出了招新告示,要求新老社员轮流来招新处坐班。

周夏衣觉得跟社员关系刚刚缓和,招新活动还是去一下比较好,于是报了名。

林鸾将她安排在了下午两点到四点,正好换朱姻的班。

烈日当空的时段,周夏衣抵达了招新处,适逢一群人正在搭起的蓝色棚子下分奶茶。

“社长请客,大家不要客气,随便挑。”朱姻招呼着,余光瞥见周夏衣,她假装没看见,手速奇快的将几杯奶盖茶分发出去,自己则戳开冰沙吸了两口,扭头故作惊讶道:“周夏衣你来啦,好不巧哦,我们刚分完奶茶。”

“没事。”周夏衣摇摇头。

“哎,还剩一杯美式,你没得挑了。”朱姻热情的把袋子递给她:“你喝美式的吧。”

周夏衣愣了愣犹豫道:“我其实不……”

朱姻打断了她的话,娇滴滴道:“讲道理我觉得美式最好喝了,摩卡太甜拿铁太腻,玛奇朵容易长胖,这么大人了谁还喜欢喝那么甜的东西,又不是小孩子,你说对吧?”

周夏衣瞅着她手里的甜橙冰沙:“……啊。”

朱姻把手里的冰沙往桌上一顿,用身体挡住,笑着道:“社长请的饮料好喝吗?”

那厢异口同声:“好喝!社长万岁!”

周夏衣:“……”

咋感觉像个传销组织。

周夏衣也不好推脱,抿了一口冰美式,中药似的口感给她苦的舌根都麻了,小脸皱成一团。

朱姻他们成群结队的走了,美其名曰下午有课人手不够,让周夏衣不要擅离职守。

周夏衣只好一个人趴在炎热的招新处,被晒得蔫蔫巴巴,手头那杯冰美式成了她唯一的慰藉。

几分钟后,认证作家“夏一”在微博更新了一条状态。

没字,就一张丧丧的表清包:

【苦酒入喉心作痛.jpg】

-

祁玖坐在床上,彻底冷静了下来。

他赤着精悍的上半身,阴沉的挑了挑眉。

床尾的那个女人很自来熟的作自我介绍:“我叫汪莹,你应该听过吧。”

祁玖:“汪局长家的?”

汪莹拍手道:“是,前几天你还放了我跟我妈妈的鸽子呢。”

“被放鸽子也这么开心?”祁玖哼笑了一声,掀了被子下床。

他掀被子的一瞬间,汪莹红了脸,下意识的要转头,但看见祁玖下面穿了裤子,她又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大着胆子冲祁玖的腰腹位置使劲儿打量。

“你不放我鸽子,我们最多吃顿饭也就散了。”她很喜欢男人利落瘦削的胯骨线条,说话的口气也多了几分挑逗:“我又怎么能拿到你家的大门钥匙呢?”

就知道是韩木秀给的钥匙,祁玖给气笑了,他翻着白眼走到洗手间开始挤牙膏,汪莹也跟了过去,靠在门边看男人洗漱。

男人像一头懒洋洋的豹子,半睁着好看的眼,冷漠又性感,他刷自己的牙,一点要跟汪莹说话的意思也无。

汪莹被晾在那儿,想起之前她的小姐妹们告诉她这个祁玖从高中开始就是个出了名的浪荡子。

有钱的男人最不缺小姑娘倒贴,圈子里的浪荡子她见的多了,汪莹对他本是不屑一顾,直到那天晚宴祁玖放了他们全家的鸽子,她才微微有点儿恼火起来。

祁隆海和韩木秀这对夫妻是商人中的典范,新项目动工要依附汪家的势力,他们又花钱又当舔狗,姿态卑微极了,汪莹最看不上这样没气节的商人,还想跟自己攀亲家,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已经想好了当天要给这位不知道是什么牛鬼蛇神的祁少爷一个下马威,摆正自己公主的形象。

结果人祁玖压根没来。

胜负欲让汪莹又羞又恼,宴会终了她强忍着怒火说想亲自见祁玖一面。

韩木秀当即给了她一串钥匙,大大方方的笑道:“我们刚冻结了小玖所有的银行卡,他一时半会儿没地方去,汪小姐应该能在这里找到他。”

韩木秀显然十分希望她直接去找祁玖,打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最好煮一锅熟饭的心思。

汪莹接过钥匙,掉头就给她的小姐妹们发消息:“我见到姓祁的一定冲上去甩他两个大耳光,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这种没品的男人还想追我,门儿都没有!”

然而当她看到祁玖本人时,之前放的狠话统统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汪莹的目光在祁玖精悍流畅的肌肉线条上流连不去,后往下,她心跳有些加速。

男人的裤子松松垮垮,但不难鉴别该有料的地方十分有料,汪莹甚至开始揣测他在某些事上会有多凶猛。

就这种品相,就算一分钱没有,估计也会有大把小姑娘往他身上扑。

“我去给你整理床铺。”汪莹觉得自己不能再胡思乱想了,捂着发烫的脸颊小声道。

她忙不迭的转身去了卧室。

那张略显凌乱的床上也就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汪莹笨拙的将被子抖开,心不在焉的东张西望。

她希望能从房间的布置和男人遗留下来的痕迹里找到与他喜好相关的信息。

可惜没有。

这个房间,这一整栋房子,比旅馆还像旅馆。

甚至这个卧房,看起来还很像客房。

手里的被子似乎是跟祁玖唯一有关的东西了,上面还遗留着一点他的体温,汪莹有点舍不得撒手,她犹豫着,慢慢的将被子举起来,摆到鼻子下面嗅了嗅。

“高知出身?”男人充满讥诮的声音响了起来。

祁玖套了一件T恤,抄手靠在门边,似笑非笑。

汪莹像是触了电一样松手,被子掉下来,落在她的脚面上,她懊恼的退开几步道:“算了,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不配让我给你叠被子!”

“不用叠。”祁玖懒懒说:“放那儿吧,回头我带出去扔了。”

汪莹:“!”

男人不等她回话,转身迈着两条长腿往客厅走了。

汪莹“蹬蹬蹬”追过去,看他坐在沙发上旁若无人的玩儿手机,不禁有点憋屈。

“快十二点了,该吃饭了吧。”

祁玖头也不抬:“我不饿。”

汪莹不肯认输,几步走到祁玖身边坐下,贴着他的手臂撒娇:“可是人家好饿啊!”

她“哥哥”来“哥哥”去的嗲叫半天祁玖只当她是一团空气,汪莹终于火了,拔高了音调。

“姓祁的,你还真把自己特别当回事了是不是?”她说:“我告诉你,我跟你结婚那叫下嫁!”

祁玖手指一顿,终于掀起了眼皮。

“还有呢?”他平静的反问。

“我可以考虑给你个机会追我,但是你必须跟你以前那些花花草草断的干干净净,以后只准宠我一个,不准惹我生气惹我哭,更不准像今天这样对我冷暴力!”汪莹说。

祁玖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嗤”了一声。

这时,他的手机震了一下,一条微博推送跳了出来。

特别关注“夏一”刚刚更新了状态。

祁玖飞快的点开,看到一个贱了吧唧的举着酒瓶的流泪小人,下面一行字“苦酒入喉心作痛”。

他微微一怔,这才想起到现在都没有给那个蠢金鱼回电话。

她该不会因为这个——

祁玖心底一沉,一撑沙发起身走进洗手间。

汪莹似乎要追过来,祁玖抬手一撑门框,冷笑道:“我上洗手间你也要来吗?高知家庭?”说完,他无视汪莹难看的脸色,顺手拉上门反锁。

忙音响了一阵,片刻后,一个软软丧丧的小奶音响了起来。

“歪?……”

“夏衣?”祁玖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音。

对面的蠢金鱼有气无力:“编编啊,你好……”

“怎么了?”祁玖低声说:“为什么发那种表情包?你喝酒了?”

“我没喝酒啊……”周夏衣顿时委屈了吧唧的:“我喝了冰美式,怎么那么苦啊呜呜……”

祁玖一怔,莞尔失笑。

原来是因为这个。

有点儿惋惜,却松了口气。

“苦你还喝?你不是都喝全糖饮料的吗?”他柔声问:“跟什么风?”

“社长请客,我来晚了,只剩这个了。”周夏衣说:“我才没有跟风呢!”

祁玖眼底眸光轻软:“你在学校?”

“嗯。”

“我知道了。”祁玖挂断了电话,转而给丁战发了一条消息。

【我反悔了,待会儿去你们新门店凑个热闹。】

丁战:【康忙!】

祁玖轻笑一声,拉开门,看见汪莹铁青着脸站在门口。

“刚才你在跟谁打电话?”她尖锐道:“是不是早上给你打电话的那个?”

祁玖看了她两秒,不以为意的走开:“是。”

汪莹错愕:“你承认了!”她跟在祁玖身后追问:“你银行卡不是被冻结了吗!怎么还能勾三搭四的!她是谁!”

“她啊。”祁玖想了想,扭头露出一个假笑:“是一个能让我赚钱的人,大概算是,金主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1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