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白天在单位和老板做了 在公车上狠狠揉她奶

“乒乓”的一声巨响在空荡的客厅传到每个角落。

正站在客厅中说着话的杨管家和Sabina纷纷抬头凝望上官翎的房间。

杨管家眼底的哀伤,无奈那么明显,他低下头轻轻的叹气。

“自从半年前白小姐离开后,少爷就一直这样,情绪起伏不定,话也越来越少,甚至……有点自闭的倾向……”

杨管家顿了顿,不忍心再往下说。

“不要担心,他会好起来的。”

Sabina轻声安慰着沉痛的杨管家,自己伴随着木制楼梯的暗色心情向上官翎的房间走去。

Sabina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房门。

昏暗的空间里,只有灰白色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进这单调的白色系房间,辉映出幽幽的异光,一种阴沉的森冷紧紧包围着。

在墙角黑暗的角落,偶有几片碎片刺眼,孤独的躺着。

上官翎蜷缩着身子,瑟缩在白色的床头。头深深的埋在膝间,只能通过他微微颤抖的身子来读出他此刻的痛不欲生。

Sabina的心被绞痛得难以呼吸!

她走上前抱住他,紧紧地,紧紧地抓住他,要将他拉出那个寒冷、无底的深渊。

“翎……”

她沉痛的低唤,眼底有晶莹,湿润的光亮在闪动。

他抱紧自己,寒冷、孤独侵蚀着他的心,痛的仿佛要死去。

他……只是想要听听她的声音……

在这冷冽的夜,他孤寂的心慌,恐惧,他想她,强烈的思念她,那种思念撕扯着他的身体,疼痛却仿佛麻木。

……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

为什么这么一点的渴望她也不愿满足他?

就当作是施舍给他的,也不行吗?

心被黑暗一点点吞噬,他一直在往下坠,往下坠,坠向越来越深的恐惧中,周围全都是漆黑的,在他的世界里,阳光似乎早已摒弃了他。

深夜,越傲枫依旧静默的望着深邃的大海,而沈雨婷则已甜甜的进入梦乡。

遥远的视线被拉回来,定格在了她睡梦中的美颜上。

视线静静地流淌。

小婷真的很漂亮,是属于那种看一眼就让人难以忘却的惊艳。

白璧无暇的肌肤如同雪一般透明,细长、浓密的睫毛正好衬出她晶莹灵动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微微的英挺中透露着可爱之气,一张樱桃小嘴,薄唇如花瓣般粉嫩诱人。

他的眼底若隐若现的有一种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的迷恋。

修长的手指,柔和的掠起遮住她如月透明睡颜的刘海,动作微微的停留,有点不舍得移开。

望着她因寒冷而微微蹙起的眉心,他脱下自己的外套,为她盖上。

她的神情缓和下来,继续甜甜的入睡。

第二天清晨,一缕阳光照射在沈雨婷的脸上,闪亮得有点晃眼。

她半眯着眼,从柔软的床上坐起来。

昨晚不知是如何回到房间的,但是现在,她却很清楚——

她要迟到了!

飞快的起身洗漱。

她一小跑来到越傲枫的房间,见房门虚掩着便直接冲了进去。

蓦地,她的动作像被定住,僵硬的站着。

落地窗的清风吹起浅绿色的淡雅窗帘,轻轻在空中舞着,浅淡透明的金光洒照在床前,他的睡容俊美而沉静。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直视他的脸,还有这么安静,柔和,丝毫没有怒气的脸。

傻傻的看着,她都有点恍惚了。

眼角余光瞥到他床边的闹钟。

她猛然惊醒!

“傲枫,快起来。”

她扶上他,推攘着,神情焦急:“我们要迟到了,快点起来啦。”

“傲枫……”

“傲枫……”

被她吵到不行,他仍旧闭着眼皱眉:“迟到就迟到,不要管它,我还要睡觉。”

他推开她,拉了拉被子,继续蒙头大睡。

他是经常迟到,早已习以为惯,可是她从未迟到过啊。

“傲枫,起来啦。”

她依旧推着他,那股坚持不懈地精神搅得他心烦!

睡梦中,他怒声低喝:“你自己开车去。”

她愣了一下!

随便脸上绽出一抹苦涩的笑。

她要会开早自己去了,也不会在这做无用功了。

因为他每天总要睡到很晚才肯起来,而她则不喜欢迟到,所以早上从不一起走。

只是,今天——

如果没有他,她根本没办法自己去。

望着眼前辉宏的大楼,沈雨婷的无奈叹息声不断。

辛苦把他拉起来,然后来到学校。

但那都是学校结束一节课以后的事了。

课堂外,沈雨婷垂着头,一副等着挨训的可怜样,神情沮丧极了。

赵洁茹双手交叉于胸前,面无表情的望着她。

许久,她才缓缓开口道:“说说你迟到的原因吧。”

声音平静,没有丝毫怒气。

朝阳的面容被照耀的神圣而圣洁,使人不敢直视,怕亵读了那天使的纯净。

“我……”沈雨婷小声辩解。

垂着的脑袋始终不敢抬起。

“好了。”

赵洁茹挥挥手,简单终结她的辩解:“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迟到,总之迟到已经是事实,再加上你今天没交的作业,那么……”

她顿了顿,毫无波澜的眼眸直视沈雨婷焦急的美颜:“……就把昨天的作业抄20遍交给我吧。”她拍了她的肩膀,郑重其是道,“记住,要在今天之内完成。”

如此的大晴天中,仿佛有一个旱天雷划破天际,直刷刷的劈中她。

她呆呆的站着。

一时之间该如何反应竟完全记不起来了。

昨天的……作业超多的!

直到她在微风轻舞的美丽淡雅裙摆映入她呆滞迷茫的眼眸。

“可是,老师……”她急唤。

可惜,等她醒悟,为时过晚!

赵洁茹已远到难以听见她的声音了。

“小婷,你努力吧,我先走了。”

叶莹灵望着沈雨婷飞快行走纸上的笔,似笑非笑与同情交错于她的眼底,让人分不清哪种才是其现在真实的情感。

雨婷加紧时间晃动手中的笔,没空去理会她那些幸灾乐祸的话。

她简单的点了点头。

“那明天见。”

叶莹灵起步离开。

“等等,莹灵。”沈雨婷抓住她,说,“把手机借我一下。”

叶莹灵疑惑的望着她,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给她:“你的呢?”

她默不作声,仿佛没有听到。

只是低头按着一串号码。

“喂,傲枫,你先回去吧,我还不能离开学校,而且估计会待到很晚。”

“知道了。”

沈雨婷怔怔的拿着手机,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声。

眼底透着困惑,不解与惊讶

她没有想到,傲枫竟然会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而且没有对她发火。

如此反常的他,她真的是一时无法适应。

天渐渐暗了下来。

火热的落霞强烈的把天边映照成显眼的鲜红,旋染出一副美不胜收的“夕阳夕下”。

教室里的白炽灯在这昏暗的夜亮的刺眼。

所有的学生都回去了,只有沈雨婷和上官翎在这空旷,静默的教室坐着。

由于是抄写,并不需要花太多的脑子,她边写边开口问道:“你怎么还不回去啊?”

“……”

她始终低着头,视线来回于两本本子上,他的沉默她并没有在意太多。

“Sabina已经回去了吧,你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回去啊?”

“……”

他长久的静默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停笔,缓缓抬头。

当视线与视线相碰时,仿佛透明的空气中顿时出现五彩的斑澜,晕出朵朵绚烂的烟花,层层旋染开来。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她局促的低下头:“就当我没问。”

既然他不愿回答,那么——就算了吧。

重新拿起笔,努力着她今天必须完成的任务。

良久寂静的空气中蒙上一层层淡淡的疏离,白炽灯不知时间,不知疲倦的亮着。

上官翎细细的凝望着,眷恋的视线静静流淌在她认真的侧脸上,眼底的痴迷与痛楚复杂交错,辉映着他深邃、漆黑的眼眸。

“……你昨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缓慢的开口,心底的情绪微微波动。

沈雨婷的眼瞳晃动了一下,手中的笔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因为……”

喉咙干涩,低哑:“……我的手机掉了……”

她不敢抬头看他,怕泄露了自己的慌张与无错,内心歉疚之情一阵阵翻腾。

她并不想骗他。

只是……

如果告诉他实话,恐怕对他的伤害会更深吧。

上官翎沉默。

他并不想查证她的话真假与否。

他——

宁愿驼鸟的选择相信她!

车窗外的景物掠过眼眸。

沈雨婷支着脑袋静静地望着,眼神迷离而疏远,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又仿佛没有。

要去山上的别墅必须要打车,然后她却发现,她身上并没有足够打车的钱。

因此,当上官翎说要送她时,她并没有拒绝。

车内流淌着抒情的音乐,车外五彩的霓虹灯闪耀,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然而他们之间却没什么能说的,气氛静的仿佛一潭死水。

“接下来是往左拐吗?”

“……?”

沈雨婷回过神:“是。”

经过漫长的一段路,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我们明天学校见吧。”

沈雨婷微笑,她想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掩盖住一路气氛的沉暗。

上官翎冷俊着面容,望着她,缓缓开口:“你只说你不住在家里,却没说——你和越傲枫一起住!”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1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