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超级荡的高中校花_爷爷跟孙女弄了一夜

夏诺这边,则是另一番感觉。

身前的秦凯晨冲出去了,去拥抱另一个年轻女子。

身前这堵宽厚的墙消失了,心中这堵可以抵御一切风雨的墙也在坍塌。

她从心底里还是信任秦凯晨,可是眼前的一切,她却无法给自己一个合理合情的解释。

过去他犯的一切错误,她都可以原谅。

但是面对过去的她和现在的自己,他拥抱的是过去,现在的自己确是孤孤零零,成了一个旁观者。

生气、愤怒、心痛亦或是委屈,夏诺心头涌现的感觉,无法形容。

苦楚,难以名状的苦楚。

她一句话也没说,一转身,大步的跑开。

她不想成为二人情感的见证者,更不想成为围观人眼中的笑柄,她只有离开,快速的离开。

秦凯晨紧紧抱住这个名字叫做炜彤的红衣女子,安抚着她。

待她的情绪稳定后,他突然想起了本应在身后的夏诺,他赶紧转过头,可夏诺却不见了,扫视一圈,发现她已向路边跑去。

秦凯晨连忙松开胳膊,可是炜彤确如藤蔓一般紧紧的缚住了她的身躯。

“浔汎,你不要走,请不要离开我”炜彤紧了紧胳膊,苦苦的哀求道。

“炜彤,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秦凯晨使劲的挣脱开她的搂抱。

“我不听,我不听!”炜彤拼命的摇头,泪如雨下。

“我的心只属于她,你再怎么做也是徒劳,虽然这么说话很是伤人,但我必须实事求是的告诉你。”

说着秦凯晨关切的回了回头,看了一眼夏诺的背影,又转回头,急切的说:“我求你了,请你放下吧!放过我,也等于放过你自己,让我们都有一个重新的开始,各自需找各自的幸福,这样不好吗?”

秦凯晨摊了摊手,“今天你要伤害她,我暂且可以原谅,但如果以后你还是如此不冷静,别怪不顾这么多年的情分。”

话语铿锵,掷地有声,说完头也不回,拼命的向夏诺的方向追去。

“浔汎,你回来!浔汎,你回来••••••”

炜彤痴痴的望着秦凯晨离去的背影,人如垮了一般瘫坐在地上,她举起了手,仿佛想把他拉住,可以手里握住的只有空气,甚至没有一丝他的气息。

他离开了,正如一千年以前,如此决绝,从不回头,没有一丝眷恋。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也模糊了他的身影,即使是这个模糊的身影,也正逐渐的离她远去。

她低下了她高傲的头,泪默默的滑落,滴在衣衫,滴在手上,滴在冰冷的地面。

永远失去爱情是什么感觉?

是揪心的痛,呼出的每一口气都感觉心在颤抖。

是无边的空寂,环宇之阔,也无法填补心中的空缺。

绝望,最可怕的是发自内心的绝望。

有生之年,她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无力,即便她是五域的公主。

我能干什么?我要去哪里?她问着自己。

没有答案,失败的爱情,没有答案。

她站起了身,喃喃自语着,漆黑的眸子失去了神采,美丽的脸庞挂着泪痕,神情呆滞,整个人如同被夺走了灵魂。

斯人已去情难殁,自古心伤最难医。

一步,一步,她走了起来,很慢,穿过人群,向着秦凯晨离去相反的方向。

欢快的喷泉,温暖的夕阳,这一切美好的景色将这个孤寂的身影勾勒的更加凄凉。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样的情景,秦凯晨自然没有看到半分,他疯狂的奔跑着,双眼之中,只有夏诺。

跟随着夏诺的身影,他冲进了一条小巷,远远的,夏诺站在巷尾路边,抱着肩,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她应该是想躲开秦凯晨,拦一辆出租车。

小巷没有人,巷尾有一盏路灯,昏黄的灯光仿佛在渲染一幅朦胧的画,画中只有她孤寂的身影。

她肯定很生气、很委屈,想到这里秦凯晨的心猛的一抽。

我都做了什么?一千年了,每时每刻的思念终于凝结成了眼前触手可及的幸福。

我不能再失去她,我不能让她再受到一点点伤害,哪怕拼尽我的生命。

他加快了脚步,突然,一辆黄色的小轿车逆道而行,飞快的向夏诺撞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1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