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大叔我不要了受不了了 家奴的饲养

看着那张根本懒得搭理自己的睡颜,张晓于又狠狠在张亚脸上嘬了一口才解恨的去洗脸了。

张晓于在科研机构工作,但她不搞科研,她是那里的翻译,所以并不像大部分人心目中的科学家那样忙于埋头钻研而且为人严谨。张晓于算是那里最懒散的人之一,同事们都穿着长褂一样的工作服在实验室的时候,她却可以抬杯茶坐在办公室小口嘬着慢悠悠翻译材料,别人中午都得打了饭边吃边探讨专业问题,张晓于倒也在食堂打饭,只是她爱端去和打扫卫生的大妈们一起边吃边听他们八卦,虽然研究所也有很多女的,但大部分都是各种理科女博士,张晓于自认和人家智商有代沟,话题也不投机,还是大妈们亲切。

不过每当有人要出国或有外国人要来访,那张晓于就得包办一切了,包括安排好一切吃穿住行的事宜,顶个外事主管了,所以她也是有焦头烂额的时候的,但比起别人绝对是让人眼红的了。

比如今早她就在七点一刻起床后,悠闲的洗了脸漱了口,然后开始打鸡蛋,倒牛奶,到面粉,煎她的鸡蛋饼。做好以后又热了碗紫米粥配着一起吃,还不忘顺手拿过报纸来看看。八点了才放下报纸擦擦嘴,盘子里还剩三个饼,张晓于重新拿个碗乘了满满一碗粥放在旁边,贴上纸条“热过再吃哦^o^~”,转身又洗了两个苹果,自己叼一个,粥旁摆一个,这才一步三摇上班去了。

十点多,张亚美美地伸了个懒腰总算从回笼觉中醒来,洗漱完就打开了电脑,谨遵“姐”嘱热了粥,然后抬着他的早点蹲在电脑面前边吃边画图。按张晓于的说法。张亚主业宅男,副业画手,他从连载的漫画到插画,只要有需求,都来者不拒,如今还欠人家杂志社五张画,正抱着数位板拼命呢。

中午,张晓于照样抬着她的小饭盒搬个凳子跟大妈们坐在一起,听着她们闲侃哪家的闺女又要嫁了,哪的什么又很便宜啦,或者是很高端的打毛线的技术,张晓于很少插话,基本就是个听众,她更专注于她碗里那几块糖醋里脊。旁边的吴大妈却突然用手肘拐了拐张晓于,然后悄悄问她“你和你们家亚亚怎么样了?我怎么听说又不对付了?”张晓于塞了一大块里脊肉进嘴里嚼着“张亚又和您说啥啦?没咋的呀,挺好的。”大妈又拐张晓于一下,“乱说,要是好好的你咋又把他赶去一个人睡了呢”张晓于算是知道张亚和吴大妈说什么了,顿觉这两个人私下肯定背着她有很多交流,不禁眯起眼睛看着大妈说:“您就尽听他一面之词,您都不知道他和我睡一起有多不老实,是他太过分了。”吴大妈嘿嘿一笑,说:“那是他喜欢你得紧啊,又不是没有过,还瞎害臊啥呀!”张晓于不禁在内心翻个大白眼咆哮道“大妈您这么开放是要闹球肾呢!他好歹是我弟弟呀!”大妈既然这么开放就绝不是一般人儿。像是听见了张晓于内心的咆哮一般叹道:“你呀~咋就这么想不开呢?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其实就是你自己不愿意,你们又不是亲姐弟,他那么喜欢你,你就舍得不要他?”张晓于听见,终于是没心情吃她的里脊了,怪哀怨的看着吴大妈“大妈~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怎么会不要他,我疼他都来不及,但是这不一样啊,就算没有血缘关系,那他也是我弟弟啊。”“你就自己骗自己吧,别告诉我你不喜欢他,两个人既然喜欢就在一起呗,谁也管不着啊,怎么偏就你想的那么多哟,哎~”大妈叹口气,拎起鸡腿,啃得啧啧有声,张晓于却看着那碗饭怎么也吃不下了。

张晓于觉得吴大妈不懂她,转念一想又觉得其实没有人懂她,谁懂呢?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不是一个喜欢不喜欢就能概括的,张亚是她弟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并不意味着张晓于就能接受张亚那样的爱。张亚无所顾忌,但张晓于不能,她是姐姐,在她看来结束这种不应该的暧昧是她的责任。所以她是个刚正不阿的好姐姐吗?呵,张晓于其实会告诉你她是个混蛋,因为她和弟弟早就该做不该做的都做过了。她没能坚持住,当张亚推倒她的时候,她也确实享受了张亚人生的第一次,甚至最近的一次就在两个月前,那晚他们都醉了。可等第二天早上醒来,她知道自己错了,他们的关系从此变了。

所以,现在张晓于试图把一切拉回正轨。虽然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多混蛋,就好像前一晚似乎同意做情侣了,做过了,享受到了,第二天便翻脸不认人,又变成那个不可有非分之想的姐姐了。张晓于想想也觉得自己这么做确实很贱,但她不能容忍自己和张亚继续那样发展下去了,不只是她心理上过不去,她也不能容忍自己这样亲手毁了张亚,她爱张亚,她唯一的,最亲的弟弟。

下午六点,张晓于回到家。张亚问了一声“姐?回来了?”,没露脸。张晓于往书房一看,张亚还蹲在电脑面前修图,电脑桌上摆满了零食垃圾,一堆瓜子壳,半个挖空的木瓜,一袋泡酸笋,一碗吃了一半的面,泡得一塌糊涂,早已冷掉的油凝在边上,绝对恶心。

张晓于瞬间就觉得头嗡的一声大了。她连包都没来得及放下就冲进房间给张亚后脑勺儿上来了个脑瓜镚儿。“啊!疼!干嘛呢姐?”张亚这才抬起头来看弹他的那位大姐,张晓于抱着手站在那里睥睨着张亚,“你说呢?你午饭吃的什么?”张亚自然知道他又戳他姐神经了,也不敢大声了,伸手指指桌上那堆说:“哦,面啊。”张晓于一副不依不饶的表情“面?面不还一大碗的在那儿呢嘛你就靠零食度日呢你?”张晓于又伸头往那碗面里看看,又有话说了,“你怎么都不会往里面加个蛋,青菜也没有,或者切几片酱牛肉配着也好啊。”张晓于觉得似乎是自己亏待了张亚一样,不禁叹气说:“你怎么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呢,你看你最近都吃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张亚只好赶紧逗着他姐“是,是,我知道错了,大姐头饶了我吧!我不就懒得做嘛,反正也不想吃。”张晓于对张亚从来是没辙的,问道:“不想吃?你难道不饿吗?光吃零食!”张亚道:“我也不知道,这两天我就不想吃饭,多来点零食就行了。”张晓于彻底抓狂了“啊~你气死我了!懒鬼,说!想吃什么。姐给您亲自做去!”

“真的?点什么做什么?”张亚立马两眼放光,瞪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张晓于,就差站起来扭了。“嗯!说吧。”张亚真的认真想了起来,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要什么,最后却说了一道酸辣土豆丝。张晓于本来以为要他要狮子大开口弄道大菜,没想到想来想去就要个酸辣土豆丝,张晓于不禁一头黑线,更加怀疑自己平时到底有多亏待自家弟弟。

不过既然张亚要的这么简单,张晓于自然乐得偷懒了。一盘酸辣土豆丝,一碟酱牛肉,一碗什锦汤。虽然菜色简单,但搭配在一起很好看,味道也不错。张晓于满意地拍拍手叫张亚吃饭。张亚伸个懒腰,站起来揉揉脖子,又扭扭腰,他在电脑面前一坐就是一天,整个人都僵了,特别是腰酸背痛。

吃饭的时候,张晓于很想问问张亚他和吴大妈说了多少他们之间的事,她想知道张亚倒底怎么想的,但又总记着老妈的话,“晚餐是一家人最重要的时间,不开心的话题餐桌上绝对不提。”她很怕一提起这个又会弄得气氛尴尬。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一地的碎玻璃碴,大家都装作看不见一样绕着走,但它就尖利地躺在那里,迟早得扎破点什么。所以,到嘴边的话,还是被张晓于一口饭塞回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1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