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看到老婆被上司干,被好多男人一起玩故事

但戚栖不是一个喜欢和自己较劲的人,想不起来的事情她一般就不去想,所以尽管心里觉得不踏实,但还是早早就睡了。

毕竟第二天一早就要进行单人组图拍摄。

戚栖选了那条她最喜欢的柔瑰粉及膝洋裙,配上同色的手套、网纱饰帽和一整套的香奈儿全钻山茶花首饰。

莫兰迪色系向来自带大片滤镜既视感,加上她天生的纤细身材和立体五官,往花园布景里随便一站,就自成风景。

摄影师赞不绝口:“我们拍了一上午的马卡龙色,那饱和度把眼睛都要给我们亮瞎了,你这总算是给我们缓缓。”

戚栖笑了笑:“正常,毕竟今年马卡龙色大热嘛。”

“是啊,不过今天这种场合可是争奇斗艳,像这种莫兰迪色系,平时穿着好看是好看,但是饱和度太低,不起眼,很容易被压,到时候上镜不出挑,票选没什么优势。”摄影师对戚栖印象不错,善意地提醒了几句。

戚栖笑了笑,没说话。

正好一个小编辑过来说道:“戚小姐,陆主编要我们进行详细图解,请问是否方便借用一下您的单品?”

戚栖也不是第一次借东西给陆念的人拍了,对她的手下也比较放心,于是欣然同意。

在搭建的临时化妆间换下衣服首饰交给她们后,就想趁这个时间稍稍休息一会儿。

结果刚刚一闭眼,外面就传来“乒里乓啷”的声音,她忙起身出门一看。

展览台倒了。

自己的裙子躺在地上,上面还有一个空了的咖啡杯,流淌着的棕褐色液体还在冒着热气。

自己借出去的首饰也都散乱在地上,复层项链的钻石山茶花坠子也从链子上脱落。

一片狼藉。

全是人民币泡汤的味道。

戚栖觉得头疼。

刚才借东西的小编辑立马跑过来惊慌失措地赔罪:“戚小姐,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只是想给大家送杯咖啡,没想到摔了,对不起对不起。”

戚栖觉得骂人也没用,就直接拿出手机:“陆念,你过来一下,有事情需要你处理。”

小编辑一听,立马哭了出来:“戚小姐,对不起,这件事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怪我们陆主编,求求您了,您的所有损失我都会照价赔偿。”

她的身形纤细羸弱,一头黑色长发,皮肤很白,素面朝天,这么一哭,颇有几分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味道。

还怪惹人疼。

偏偏展菲菲也在,听到热闹过来一看,忙叽叽喳喳说道:“呀,栖栖呀,你怎么这么凶呀,别人又不是故意的,你这么小气干嘛的啦,你这套首饰好几百万呢,你让一个小编辑赔,太过分了哇。”

她这么一说,小编辑哭得更厉害了。

因为动静大,又是在酒店门外的花园,来来往往围观的人挺多,有不少已经对小编辑发出了同情的声音。

“哎呀,现在这些有钱人真是不得了哟,随便往脖子上戴戴的东西居然就要几百万,真是不拿钱当钱哟。”

“这个小姑娘好可怜啊,给这些有钱人打工,打一辈子也不够赔的哇。”

“她们这么有钱,要这些赔偿干嘛哇,就是故意欺负人。”

“就是,这点钱对她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我们这些人来说要命哇。”

“哎哟,看着这个女人这趾高气扬的样子就生气,有钱了不起哇。”

……

最可怕的就是高贵路人什么都不知道就想伸张正义的心。

还有展菲菲这根搅屎棍,唯恐天下不乱:“戚栖呀,几百万又不算什么的啦,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啦,干嘛非要难为人家啦,不要欺负人了好不好呀。”

戚栖气得想笑,偏过头看着她。

她比展菲菲高了十公分,这一看就带着点俯视的味道。

“我理解游手好闲的生活造就了你的无知和浅薄,那我就替你科普一下,不带饮品食物进入拍摄场地是这一行的基本规矩。所以这位编辑的错误是不是无心之失,等她的上司来了自己会判断,而我需不需要她赔偿,也是我自己的权利,你就别在这儿装好人了。不然你先替她赔了再替她做个担保?反正几百万嘛,不算钱。”

说完还露出了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

展菲菲脑子不好使,半天没回过神来。

结果小编辑就以为戚栖这话是说给她听的,吓得一下子瘫跪在地上:“戚小姐我错了,我真的会赔偿你的,这件事真的不关陆主编的事,你不要怪她,求求你了。”

戚栖也真没想把这个小姑娘怎么样,她是生气,并且认为人应该为自己犯的错负责,但是她犯不着得理不饶人,和一个小姑娘计较,平白掉了身价。

连忙弯下身扶住她的胳膊,皱着眉低声道:“你先起来,等你们陆主编来,我又不会为难她,不要在这里别人看笑话。”

结果展菲菲动作更快,飞快地选了个刁钻的角度拍了张照片,发到了自己的微博和ins上。

配文:唉,为什么大家不能和我一样宽容一点善良一点呢,刚实习的小编辑也太不容易了,不过是一丁点错就被逼得下跪,好可怜哦。

而围观群众也没听见戚栖在说什么,只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坚信这是一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把一个刚工作的小姑娘逼得下跪的故事,指责辱骂的声音就更大了,简直沸反盈天,不堪入耳。

小编辑一个劲儿哭,着急地想解释,结果哭得话都说不清楚,心里就更加着急,哭得也就更可怜,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也就骂得更厉害。

戚栖觉得脑壳疼,缓缓地深呼吸,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没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人看了笑话,尤其是这个节骨眼儿,她的个人形象很重要。

要保持优雅,优雅,优雅,不行,优雅不住了……

然而就在她要开口大骂怼天怼地的前一秒,她听到了一道满含讥诮的桀骜少年声。

“你们仇富,想骂有钱人就直接骂,没必要在这里装正义,不然就先帮她把钱赔了。”

围观群众似乎是被戳到了痛处,骂声更高了,只不过转移了部分目标。

但却只换来了一声不屑的轻哂。

戚栖听到这声音,一时间竟然忘了生气,僵硬着脖子转过头。

果然看见了施原。

少年挑着冷戾又漂亮的眉眼,乖张不驯,一如当初。

只不过身上洗得发白的校服已经换成了质地优良的黑色衬衣,常年松松垮垮的拉链也换成了规规矩矩系着的金色纽扣,原本逞凶斗狠的落魄少年竟然也变得清贵起来。

如果不是额间那道一模一样的疤痕和手臂上的夹板,她都要怀疑他不是施原了。

而周遭此起彼伏的吴语普通话夹杂的泼妇骂街之声,少年也似乎根本不在意,只是双手插在兜里,直直地看向她。

看得她有些不安。

还好陆念及时赶到。

她一看现场什么都明白了,忙厉声呵斥:“其他人继续工作,抓紧时间。”

然后指了指小编辑:“叶淇,你跟我来。”

小编辑也终于缓过来气,哽咽着向周围的人解释道:“刚才是我自己腿软倒下去的,不关戚小姐的事,都是我的错,你们不要再说了。”

刚刚骂戚栖骂得十分欢快的围观人群一时间有点尴尬,被闻讯赶来的保安一哄,也就散了。

只有施原还站在原地看着戚栖。

戚栖很感谢施原为她说话,但也只是感谢而已,象征性地道了个谢,就匆匆转身打算离开。

却被施原一个箭步上前,拽住了手腕,往回一带,力道之大让戚栖差点稳不住身形,栽进他怀里。

他低下头,直勾勾地看向她。

戚栖手腕处被拽得很紧,有些疼,少年的皮肤也冰冷得可怕。

她强装镇定地看向他:“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你不记得我了。”少年的声音明显不悦。

戚栖一脸单纯无辜:“嗯?难道我们以前认识?”

施原盯着她的眼睛,眸色幽深,像是想看出什么来:“几天前你在平安胡同救了我,把我送到医院,我昏迷前看过你的脸,记得很清楚。”

戚栖不知道是该怪年轻人记忆力好,还是怪她这张脸太美貌,但是他都这么说了,她再否认就有些欲盖弥彰。

只能假装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原来是你呀!”

“为什么救我。”

戚栖尬笑两声:“我这个人就这样,根正苗红,助人为乐,大爱无疆。”

施原不置可否。

她的确是这样,喜欢帮助不幸的人。

他曾经在最孤单最无助的时候遇见了她。

她救了他,给了他安定的住所,让他不用再为生计奔波,替他挨过打,陪他醉过酒,在他生病发烧的时候整宿整宿不眠不休,一次一次把他从自暴自弃中强拽出来,告诉他世界上还有很多温暖和希望。

她包容着他的一切坏脾气,照顾着他内心深处的敏感和自卑。

她是他年少潦倒人世间唯一的光,也曾是他全部的信仰。

可是在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保护她,鼓起勇气袒露自己心意的时候,她说,施原,你就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孩儿,你有什么能力保护我。

说完就走,斩断一切联系。

而他再得知她的消息的时候,是在网上,铺天盖的全是她和另一个男人举止亲密的照片,可是还没等他找到她,当面质问她,就传来了她的死讯。

后来他回到了展家,拥有了财富名利地位,却总觉得好像没什么意思。

他恨她,但是也疯狂地想她,几尽偏执。

而黄粱一场梦,他竟然又回到了遇见她的那一天,只是这次醒来她没有守在他身边。

他也不想再次一无所有地去面对她,所以就先回到了展家,打算站稳脚跟后再慢慢筹划,结果阴差阳错,竟然还是让他在这儿遇上了她。

或许这就是命运。

他重活一世,提前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一切,他这一次什么都有了,他可以保护她。

他拽着戚栖的指节很用力,似乎想嵌入她的骨血,他深深地看进她的眼底,一字一顿,像某种宣言。

“我叫展施原。”

他的眼神太过幽深炽烈,以至于让戚栖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两人陷入了一瞬间的短暂沉默。

而正凑过来准备瞅瞅戚栖和这个长得贼好看的小鲜肉到底有什么八卦的展菲菲,听见他的自我介绍后,立马娇滴滴嗲声道:“哎呀,好巧啊,你也姓展呀?”

展施原听见她的声音,那股莫名浓烈的情绪终于收了回去,然后嘲讽地勾了勾嘴角:“顺便再介绍一下,这位展菲菲,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展菲菲:???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0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