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啊快快一点用力啊想要|bl从小养成开发身体

回到蘅芜苑的傅瑾,沐浴更衣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父亲忙着与宾客寒暄,未发现少了一个我!

傅瑾饮着烟儿奉的香茶,吃着刚出炉的热腾腾的绿豆糕,软软糯糯,傅瑾像小猫咪进食一般,忽然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细眯着,两眼放光的望着东面的雨竹院。

只见一位俊美绝伦的帅哥,正在和哥哥聊天。傅瑾整日和哥哥这般的无双公子朝夕相处,自认眼光甚高,却见此人的脸如雕刻板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性感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流露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精壮的身躯有着令人羡慕的完美比例,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忽然他哈哈大笑起来,剑眉下的俊目由深邃变成了多情的桃花眼,傅瑾竟看痴了,她从未想过会有少年眉眼糅合了阳刚与风流这两种不同的气质,会这么惊艳,这么妖孽,这么令人过目难忘!

傅瑾不淡定地吃完小块绿豆糕,随意拍拍秀手,着急向烟儿朝东方颔首道“那、那人是谁?”

烟儿六岁起,父母为生计所迫,不得已被卖进丞相府为婢,只盼一生衣食无忧;姜氏一时心软,便留了下来,与杨管家之女奚儿共同侍奉刚满两岁的傅瑾;十年光阴匆匆,三人相处情同姐妹。烟儿活泼,又赶上傅瑾也喜爱舞枪弄棒,两人便习得一身好武艺。奚儿性子沉敛稳重,更是个好相处的,常伴傅瑾身旁督促功课。

“那是当朝大司马之子魏小世子,魏君乾。听说是为皇太后贺寿而来,话说最近洛阳城中传言,魏世子丰神俊朗,貌比潘安,郡主,今日一见,此言非虚,相貌、气势风度更是比大少爷有过之而不及啊!听说洛阳城中未出嫁的少女早就芳心暗许,更有许多官宦小姐在悄悄打听这位俊朗的世子呢。”烟儿想必十分了解自家郡主的心思,一边手舞足蹈比划着,一边用眼神向傅瑾暗示性地说道。

“是吗?真是有意思。魏君乾,我记住你了。”傅瑾一双杏眼露出了狡黠又坚定的目光,心里默默念着魏君乾的名字。

“下楼,赴宴。”傅瑾原本对宴会兴致缺缺,当看到魏君乾和大哥转身进入雨竹院正堂,心思一转,移步朝宴会厅走去。

奚儿看到自家郡主又露出要搞事的表情,心知这魏世子是逃不掉了,想想就觉得魏世子有些可怜呢!嘿嘿。

雨竹院中,丞相府宴会排场自然不必多说,傅祁以多年未见曾一起在朝为官的好友之名,递拜帖特邀之。大司马魏旌平、苏州刺史苏淳之、大理寺司法廷尉大人郑松、淮阳城城主裴慈、洛阳城太守柳镇山携家眷纷纷赴宴。

烟儿手执写着“傅”字的大红灯笼走在前面,傅瑾虚浮着奚儿缓步而来,远远便听到宴会厅中笙竹丝丝入耳,推杯换盏声,互相寒暄,一派和睦!傅瑾提裙进入宴厅中,突然鸦雀无声。

今晚傅瑾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锦缎裹胸,身子轻移莲步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杨柳般婀娜多姿。真是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弱幽兰。虽年岁尚幼,只是十二岁的黄毛丫头,脸都没怎么长开,却已有这般姿色不可多得。看这眉眼与姜夫人相似的三分眉眼,更不必言及䈂后,必会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拜见郡主!”宴会厅中一片寂静后,大臣们想着这可不就是那日在皇太后寿宴上一曲桃花扇舞,名动洛阳的和硕郡主,赶紧作揖。

“平身,诸位来傅家赴宴而来,不必拘束,可畅饮。”傅瑾端出十分郡主的架子,平静道。傅瑾问候过父亲母亲及朝中官员后,眼神急急的寻找着魏君乾,终于在最靠近乐师的位置望见了他,只见他微微低头聆听着大哥说话,那一副慵懒的模样,挠的傅瑾心痒痒的。

盯着那方俊朗的影子,傅瑾身体像不受使唤似的,直直的走了过去。“咚咚、咚咚”傅瑾知道那是心动的声音,吞咽了一口口水,正想走上前去打声招呼,却被一声娇媚的声音打断:“魏世子,小女柳熙雯,初闻魏世子少时便跟着魏伯父金戈铁马,保家卫国,小女子生为女儿身,未曾见识过豪迈热血,甚是钦佩!今日的见,实乃三生有幸!”

傅瑾抬眼望去,怔愣了一下,此人是谁,怕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只见一袭白色纱衣,手执羽扇,眸含春水顾盼清波,怔怔地望着魏君乾者,可不就是当今洛阳城太守柳镇山之女,柳熙雯,是傅瑾在这洛阳城中唯一讨厌的官家小姐,为何?恐怕就说来话长了。

傅瑾从小是在贵女堆中长大的,又冠以郡主之名,在这个贵女圈子中很是如鱼得水。偏偏就是有人看不得你比她为高贵,从小就喜爱和傅瑾抢东西,处处与傅瑾作对,领着她的几个小姐妹,在洛阳城中牛气冲天,跟属螃蟹似的,横着走。傅瑾最看不得她那副颐指气使的小样。每次在街上闲逛时,看柳熙雯引得洛阳城中富家小公子们趋之若鹜,烟儿就说柳熙雯就差在脑门上刻上“我是太守之女四个大字了。”

傅瑾面色未改,暗暗对柳熙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想道:又拿出白莲花的样子,就不能换个花样。不过看她这姿态,这是要和她抢男人啊,是可忍孰不可忍,肚中肠子可是婉转了千百回,计上心来!

不等魏君乾张嘴,傅瑾马上惊呼撒娇着:“哥哥,妹妹可是寻到你了,真是让妹妹好找啊!咦,这是何人?长的真是俊朗。啊啊啊,莫非是哥哥前几日提到的好友。”

见总算将他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傅瑾暗暗吐了一口气,对着大哥傅衍挤眼吐舌,煞是俏皮可爱!

傅衍虽对妹妹的可爱撒娇,有点懵神。但还是亲切的向傅瑾介绍到:“这是大司马之子魏君乾,我少时最好的玩伴,你莫不是忘记了,我常常与你和傅韫提到的故事的主人公啊。”

“哦,就是怂恿你一起爬树掏鸟蛋,不小心被主人家发现,结果哥哥跑的比较慢,抓回府背黑锅的故事。就是一起从私塾逃课翻墙,却不知墙外是潺潺涓流,无故落水的故事。就是......”

“呃”哥哥哑口无言,不知怎么接话,更不敢直视好友的眼睛了。

这厢魏君乾头上也是冒出华丽丽的三条黑线,无奈扶额!

“魏哥哥,你怎么了,头疼吗?”傅瑾无辜地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体贴问到。

“不,我胃痛。”魏君乾无奈接话。对被好友的妹妹翻旧账,竟也是无言以对。可见傅衍对他少时所做的一桩桩一件件没少编排给他的小妹啊!

柳熙雯见傅瑾打扰了自己的好事,两位公子沉浸在往事回忆中,无人搭理自己,柳大小姐哪受到过这种待遇,手紧紧握了握羽扇,剁剁小脚跑开了。傅瑾见此,峨眉上翘、笑眼如丝。唉,某人道行太浅,还没怎么出手,完胜!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0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