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书房玩丫鬟 姐妹同操合家欢第一章

靳岩回到家里以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吩咐他的律师起草离婚协议书,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将离婚协议书签字寄出,寄到了程岚的别墅地址。

至于程岚,也许是因为太过悲伤,悲伤到不知道如何去悲伤了。

因此,当奶奶去世以后,她反而更加冷静地可怕。

她冷静地给奶奶举办了葬礼,冷静地给奶奶清理遗物,自始至终,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奶奶出殡的那天,她依旧一句话没说,一滴泪没有流。

因为奶奶平时喜欢安静,所以这一次程岚没有虚张声势,只是安安静静的请了一位法师给奶奶超度,然后火葬以后,送上了墓地。

那天上午,正好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一袭黑色丧服的程岚,撑着一把黑伞,显得更为诡异,冷漠沉静的她,看起来格外恐怖。

一起送奶奶上山的人不多,只有她和周嫂,还有奶奶年轻时候当年的一些闻讯而来邻居。

几个人将奶奶送上了山,安葬了以后,大家都纷纷离去,惟独程岚,谁也劝不走,谁也拉不动。

面对大家的劝说,程岚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淡淡的道:“谢谢大家今天的赏脸了,我再在这里陪一会儿奶奶,你们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毕竟都不是程岚的至亲,因此,当大家劝说了两句,她依旧不听以后,大家就各自纷纷离去了。

而后,程岚长时间的站在奶奶的墓前,一句话没说,且始终保持着同样一个动作,即便是四肢麻木了,她都未曾变过。

在她看来,奶奶的去世,就是因为她,因为她的叛逆,使得奶奶被活活气死,因此,这时候的她,是在向奶奶请罪,哪怕奶奶不会原谅她,但是她还是做不到不这样惩罚自己。

就这样站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样子,程岚身后才缓缓出现了一名同样身穿一袭全黑的女子。

她撑着一把伞,缓缓上前,无声无息地走到程岚身后。

若是在平时,如此诡异的出现一定会吓着程岚,但是这几天,却不成。

因为,这几天的程岚,早已经将生死置之世外。

张灵秋看着前面的女子似乎完全没有回头看自己的意思,便出生提醒道:“我们谈谈吧!”

程岚缓缓回头,她没想到,就在奶奶出殡的这一天,这名罪魁祸首竟然还能出现在她的面前,真是可笑之极。

她抬高头顶上的伞,淡淡地看了一眼张灵秋,然后嘲讽道:“你倒是大胆,竟然还有脸出现在这里,难道就不怕我奶奶半夜出来给你索魂么?”

张灵秋依旧是那样神仙一样,不沾风尘,不惹世俗的高气质女子。虽然年龄早已经超过五十,但是皮肤和身材都保养得极好,身穿一袭黑色衣服的她,显得更为窈窕年轻。

面对程岚的怒骂,她也只是极其清冷淡漠地笑了笑,并继续坚持自己的意见:“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谈一谈吧,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在你奶奶的坟前说这些,似乎并不合适。我怕到时候你已经逝去的奶奶,即便听到这些,就算在天之灵,也难以安歇。”

程岚忍了忍,终是跟她一起离去。

两人一起在墓地附近找了一处咖啡厅,找了一间包厢,两人相视而坐。

快速地点了东西,服务员很快就上了东西离去,留给两人一片清净。

等两人都离去以后,程岚便开门见山的问道:“我奶奶的去世,是你做的吧!”

听程岚这么一说,张灵秋先是沉默地伸出她那依旧保养得极好的手指,轻轻捏着小小的勺子,在咖啡杯里滑动了片刻,留下一片片晕圈,随后才抬头莞尔一笑:“你倒是不傻,只不过你很难找到证据。毕竟,我不过是找两个人去你奶奶面前说那些话,说到底,惹你奶奶生气的,还是你自己,因此,你不能也不可以将自己的错误怪在别人的头上。”

程岚被气得哑口无言,不过想到奶奶的死,确实是她说的这样,又立刻颓然了下去。

张灵秋看到程岚这个样子,始终做出一副高高在上,耐她不合的样子,虽然笑道:“其实,从这些年你的努力和进步看来,我的倒是很欣赏你,而且你还给我生了一个那么可爱的孙子,我其实在心底一直是非常感谢你的。如果你不是程嘉茹的女儿,我想我早就同意了你和靳岩的婚事了。”

她顿了顿,然后又继续,“只是……还是那句话,就是因为你的程嘉茹的女儿。”

说到这里,她又突然抬头,看了程岚一眼,然后又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你可知道,我今天找你来做什么?”

其实程岚一直处于被奶奶的突然离世打击地没有缓过劲儿来的阶段,她总觉得,就是因为自己的叛逆,害死了奶奶,如今被人家一点破,就更加难受。因此,当张灵秋再次故意挑衅她的时候,她反而更加冷静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程岚就一直保持着沉默。

而张灵秋,其实也并不需要程岚的回应,毕竟到了这一阶段,这场战争,她已经完胜了。

她现在找程岚谈话,其实不过是炫耀她的战果。

于是,即便是程岚不回应她,她也可以一直说到底。

她笑,继续炫耀:“你母亲当年比我年轻,也长得青春飞扬,三十岁的文博自然很快就会被她所吸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人自然很快就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只是,年轻气盛的文博本身就不是一个会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森林的男人。即便当年已经和我结婚了,他同样还是到处在外面四处猎艳,而且,如果排下来,你母亲也不知道排到了几十名几百名以后了,但是你母亲却傻傻的去要求唯一。正是因为如此,文博很快就跟他分手了。你母亲就如同你一样,偏执成狂,明明已经分手了,却还是要固执地生下对方的孩子。正因为如此,也就有了你们现在的悲剧。其实,从一开始你和我儿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调查过你,早就知道了你就是程嘉茹的女儿,那时候我反对你们,可你偏偏不听,还要生下孩子。既然如此,那我就坐观虎斗,坐等悲剧酿成的一天咯!你瞧,不然怎么后来等你和靳岩重逢又在一起,而且还领证的时候,我都没使用什么手段呢!

如今既然一切都已经酿成,你也因为这件事失去了至亲至爱的奶奶,而我,却多了一个孙子,这一场战争,我算是完胜,因此,我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说完,她就起身,然后转身离去,在离去的时候,还不忘在桌子上留下三百元作为结账费用。

程岚看着这样高傲离去的张灵秋,恨透了她这个高傲的样子,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报复她的办法。

她咬了咬牙,然后回去,准备给奶奶清理遗物。

与此同时,张灵秋出了咖啡厅就直接上了她的小车,然后一边吩咐前面的司机开车,一边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端很快就接通,道:“玉柔,靳岩的手机现在在我手里,我现在去往桐梓路,车子会在桐梓路口南等你,你尽快过来拿他的手机。”

吩咐完毕,张灵秋就挂断了电话。

末了,还忍不住扬起了胜利地微笑。

就在刚才,一向冷漠的她,很少去儿子别墅的她,竟然去了靳岩的别墅。

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因为前几天的新闻,状态不是很好,既然如此,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介意再送一份礼物给程嘉茹的女儿。

小车很快就到了桐梓路口南,车在才停了一会儿,张灵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接通了电话以后,互相告诉了对方地址,然后张灵秋就将小车后座车窗的玻璃滑了下去。

林玉柔很快看到了张灵丘,便从包里将靳岩的手机掏出来,然后递给车窗外的林玉柔,并附言吩咐道:“晚上你拿着这手机去送给靳岩,顺便提前用靳岩的手机打个电话给程岚,告诉她,你们两现在在一起。至于我儿子么?你就跟他说,今天上午是我一不小心从沙发上拿错了他的手机,因为下午我还有事,就拖你给我把拿错了的手机送过去。至于以后的发展,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林玉柔一听,立刻喜开颜笑,道:“嗯!好的!谢谢伯母!”

张灵秋淡淡地笑了笑,随摆了摆手,示意到此为止,然后又朝前面的司机点了点头,随后小车立即启动离去。

望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高级轿车,林玉柔终于满足地勾唇笑了起来,并在心底如此感叹道:

什么程岚,什么结婚,只要没有了伯母的支持,一切都是浮云!哼!

想着,她就转过身去,回家好好的打扮一番,顺便还记得在身上喷一点香水,说不定今晚稍稍一勾引,靳岩就到手了!

程岚回到奶奶家,开始整理奶奶的遗物。

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在一个偏房里的柜子顶上,深处藏着一本厚厚的字典。

这是一本三十年前的老字典了,但是却很大很厚,上面沾满了灰尘,仿佛放在这里被人遗忘千年之久了。

程岚疑惑地拿出这本字典,抖了抖,想抖掉上面的灰尘,却不料才抖了几下,几张照片和几张纸片就从里面给抖了出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0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