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办公桌下舔总裁插入_喜欢很多男的一起我

管家感叹道:“许是人走茶凉吧!自从小姐出了那样的事,老爷也没心思管理家族,家族生意一落千丈,最后下人们也都散了,只有老奴还留在这里,后来皇上下令把这里给封了,老奴被迫只能离开这里,老奴也是最近才回来的,小少爷,你们这次回来是?“

魔子君淡淡的说:“为了宝藏,皇上下旨,本王必须拿到宝藏回去。”

管家皱着眉头,十分担心的说:“小少爷,宝藏是不祥之物,我劝你还是不要找了,我们曾看过,宝藏发光,周围全是尸体,而且死状惨烈。“

魔子君面无表情的说:“这次无论是刀山火海,本王都要闯一闯,管家知道宝藏的入口点吗?”

管家摇摇头说:“不知道具体入口,但是宝藏的附近会有很多尸体,我可以带你们去。”

雷厉看了一眼天说:“天很快就黑了,我们先住一晚再去吧!”管家带他们到房间参观,然后就去厨房准备吃的,魔子君给他使了一下眼色,雷厉立刻点头出去,这荒山野岭的突然出现一个管家,不是很可疑吗?

晚上,管家把菜端到桌子上,看了一眼周围说:“小少爷,你的属下不在吗?”

魔子君微笑着说:“我叫他出去买点东西,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魔子君吃了一些菜,就不再吃了,过了一会儿,雷厉回来摇了摇头。

他立刻拔出剑,放到管家的脖子上说:“当年这里的人全都被杀光了,你是怎么逃走的?”

管家笑眯眯的说:“小少爷,以我的武功逃出来不是难事。”

雷厉认真的说:“我打听过了,梨府的管家根本不会武功,你这身武艺诗跟谁学的?”

他冷笑着撕开脸上的面具说:“九王爷,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这么多年,皇帝都没能把你杀掉,我家少主派我来,带你寻找宝藏的入口,等找到宝藏,王妃也会毫发无伤回到你身边。”

魔子君收回剑,冷冷的说:“你们最好能保证诗儿毫发无伤。”

在另一边,普诗诗坐在桌子上,生气的喝着茶说:“放我出去,反正我也逃不出去,你锁着我,万一我哪天心情不好,抑郁自杀了怎么办?”

门外,丫鬟看到主子来了,立刻走过去说:“普姑娘不肯吃饭,奴婢劝了好久都没有用。”夜漫溪走进去,坐在她对面,普诗诗开始咆哮他怎么虐待她。

他挑了一下眉,掏掏耳朵说:“魔子君喜欢的,还真是与众不同的,要是你不是他的王妃,或许我可以考虑……。”

普诗诗立刻打断他的话:“你的好意,我承受不起,你要是不让我走出这间房,我就不吃减肥,到时魔子君看到我瘦了,你们就不好交差了。”

夜漫溪笑着说:“牙尖嘴利,不过我喜欢,你可以自由出入这里,只要你别想着离开就行。”普诗诗调皮的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大口吃着饭,他要是再不来,她可能就要饿死在这里了。

他看到她吃的那么欢,感觉自己有些上当了,普诗诗扒了一口饭好奇的看着他说:“我都吃饭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他把酒放到桌子上说:“能不能陪我喝酒?”

普诗诗咽下嘴里的东西说:“你遇到难过的事了?可是我今天心情不错,所以不陪,出门左转,不送。”她跟陌生人喝酒,是疯了吗?

夜漫溪打量了她一眼说:“我对你不感兴趣,放心吧!”说完后,给她倒了一杯酒。

她盯着那杯酒,却迟迟不喝,夜漫溪才不管她喝不喝,自己先喝起来再说,他还特地把手下的人支走,留给空间给他们,普诗诗抿了一口,感觉这酒是甜的,于是一杯接一杯的喝起来,没过一会儿,他就倒下了。

普诗诗戳着他的面具说:“还说要喝酒,你怎么这么快就醉了?喂,快醒醒。”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掀开他的面具,面具下面是一张狰狞的脸,好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她被吓到尖叫出了声。

这时,门外的人敲着门说:“普小姐,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立刻把面具戴回去说:“没……没事,你们主子喝醉了,把他送回去吧!”

第二天,普诗诗走出门口伸懒腰,看到他正往这里走来,她害怕的跑进房间关上门,下一秒,他便敲门,普诗诗紧张的说:“你每天都没有事做吗?干嘛老是来找我,你快走吧!”夜漫溪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壁。

他默默鼻子,转身问他的手下:“我最近表现的很闲吗?”他的属下诚实的点头。

夜漫溪看到后,便讪讪的走了,在梨府,管家带着他上山,越往上走,味道越发的恶心难闻,魔子君捂住鼻子说:“看来宝藏之路,走的不是很太平。”

雷厉用衣服捂住整张脸说:“王爷我看,我们还没寻到宝藏入口,就要被熏死在这里了。”

魔子君在这里研究了几天,依旧没有什么进展,他写信给皇上,皇上想了一下说:“把地牢里的人,放出来吧!”

黑衣人犹豫着说:“皇上,此人一出,必定会引来一场腥风血雨,你真的决定了吗?”

皇上贪婪的说:“要是宝藏落在别人之手,肯定会威胁到朕的皇位, 这种事,朕决不允许发生。”

黑衣人点点头,打开大牢,让那个人出来,当他走出大牢见到太阳那一刻,他跪在地上彻底奔溃的哭了,黑衣人不耐烦的说:“走吧!皇上还等着我们。”

他拖着铁链跟着黑衣人步入大殿,皇上看着他说:“好久不见了, 到现在你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吗?”

他身体颤抖的跪在地上说:“皇上,奴才说了很多遍,所谓的宝藏,无非就是一座棺木,里面一副骨架罢了,如果里面真有什么奇珍异宝,开国皇帝也不会留下我们这些工匠的。”

此时皇上已经被利益蒙蔽了心,他冷冷的说:“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来人,押他去往宝藏所在地。”

彩蝶得到消息,地牢有人走出来,但是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父亲,她打扮成宫女,接近那个犯人,当他们两个面对面时,却发现是一张陌生的脸,大家都互不认识,她小声的说:“你可认识一个叫蒙叔的人?“

他听到后,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说:“你是他什么人?”只有和他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个江湖上的称呼。

彩蝶冷冷的说:“你只需要告诉我,你认不认识就可以了,其他任何一句废话,我都不想听。”

他淡淡的说:“他是我们这批工匠中,手艺最突出的,当年皇帝追捕我们的时候,他为了保护我,被皇帝一箭射死,后来我为了报恩,冒着生命危险,把他的一对子女送到安全的地方,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

彩蝶难过的说:“蒙叔,就是我的爹爹,我不相信他离开我了,你一定是骗我的。”

他哭着跪在地上说:“是我对不起蒙叔,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孩子,你还年轻,不要再掺和以前的事了。”

彩蝶愤怒的说:“皇帝杀了我爹,是他杀了我爹,我恨他。”说完后,她就跑出去了。

在梨府,这几天,管家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深知这件事的难度,于是回去禀告少主,夜漫溪想了一下说:“把人送回去吧!只要她一天在我这,他就不会好好找宝藏。”

他手下忍不住开口:“少主,那之前我们岂不是白劫人了,现在还得放回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0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