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男明星的大j 老师脱了裙子坐了下去

这种相处模式让韩墨修感觉很轻松,就像中秋夜那件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其实那天晚上真的也没啥事情发生。

若非说有事情发生,那也是唐家寡妇生了个大胖儿子。

“回门酒已经吃过,事情也谈好,我该走了。”

齐格飞突然深吸了口气,看了潇如尘一眼。

谁知潇如尘却突然抬手拉住了他,再看向韩墨修。

“等等,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有事?

齐格飞跟韩墨修对望一眼,齐齐看向潇如尘。

有事要说,而且是跟他们两个说!

嘿嘿笑了下,潇如尘才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日我在孟府,看见朱老了。”

“嗯?”韩墨修疑惑的看着潇如尘。

而齐格飞依旧面无表情看着她。

这算什么事?他们早就知道朱家跟孟家有关系。

所以潇如尘说的这个事情没有激起他们两个心中一丁半点的波澜。

看着他们两个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潇如尘纳闷的左看看右看看。

“你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她问道。

韩墨修笑着说:“孟家跟朱家的关系我早就知道了。”

呃呃呃…知道了啊!

“但是有一点,你们肯定不知道。”

她信誓旦旦的说道。

齐格飞眉头轻动,问道:“说来听听。”

潇如尘清了清喉咙,说道:“我听见朱老爷跟孟老爷两人说,事发那日,要调离北城大军的军队去对抗南边的敌军。”

齐格飞跟韩墨修两个对视一眼,这倒确实是件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把北城大军调走了,朱家跟孟家这是准备干嘛?

“我还听到他们说,南京府的人手已经在来北城的路上,孟老爷让朱老爷不必担心。”

潇如尘说着,摸了摸下巴,神探附身一般,说道:“孟老爷跟朱老爷肯定跟南京府的人有关。”

这么明显的事情都不需要多说。

齐格飞看向韩墨修,面色阴沉的说:“韩公子,你手底下的人精通调查这方面的事情,从南京府来的人手有多少是哪些,就交给你了。”

韩墨修朝他轻轻点头示意:“放心,王爷只要留意整顿军中的败类就行了。”

两人并无说再多的话,齐格飞看了潇如尘一眼。

“麻烦小五你去帮我跟尚老爷说一声,军中有事不能去道别,回了南京府,定亲自上门赔罪。”

说完,他眼神幽深的看着潇如尘,最后转身大步离去。

北城军营自他接手以来,已经出过很多事了。

先是士兵们守卫巡逻懈怠,聚众赌博,随后又被潇如尘撞破士兵偷卖战马身上的配件,现在又来一个跟商人勾结准备祸害北城的人。

他必须把那个人揪出来,否则北城这个地方永远不能崛起。

永远都是贪官污吏的天下。

翻身上马,一身砖红的锦袍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头上别着金冠的玉簪子也格外的引人注目。

好歹是个皇子,再怎么不得宠,也比一般的寻常人家好太多。

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目送着齐格飞离开之后,潇如尘转身唉的叹了口气。

韩墨修勾起嘴角在她额头敲了一下。

“叹什么气?”

摸着自己的额头,潇如尘撅着嘴,冲韩墨修的手背拍了一下。

“你跟齐格飞谈好了什么事情?”她好奇的打听。

韩墨修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问:“怎么,你也想加入我们?”

潇如尘沉默一阵,随后说道:“回了南京府,我定要让安家付出代价。”

韩墨修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不显山露水,却在心里计划着要安家付出代价,这丫头也不是完全没有心思。

“我还以为,你们回南京府之后会跟安家井水不犯河水呢。”

“说的容易。”潇如尘嗤笑一声。

将地上的石子踢了一下,随后说道:“我知道做起来不容易。”

所以,她才要加入到他们的计划里啊!

只有依靠齐格飞,她才能动安博宇,而齐格飞也必须靠韩墨修的钱,才能收买朝中重臣。

这是一个循环。

只不过,她不知道,齐格飞跟韩墨修愿不愿意让她加入到其中。

安博宇那么对尚家,奶奶活活被安博宇气死,若不是韩墨修,奶奶连尸体都没人收拾。

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安博宇,还有他那个一句话就让尚家被流放的女儿。

她都记在心里,一直不曾忘记。

“既然知道做起来不容易,为什么还要勉强?”

韩墨修低声问道。

十月的寒风从脸颊吹过,带来一丝干燥,也给人带来一丝清醒。

“这不是勉强,这是一个目标。”潇如尘挑着眉勾起嘴角嘲讽的笑了一下。

“做人如果连目标都没有,难免显得空白。”她说道。

韩墨修低头想了想,随后抿嘴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可得好好想想了。”

“想什么?”潇如尘问道。

韩墨修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想想看要怎么对付安博宇啊!”

她眼带金光,心中难免激动的问道:“你的意思是,答应让我加入你们的计划?”

摇摇头,潇如尘说道:“并不是答应你加入我们的计划,而是答应你等我们收拾安博宇的时候,由你操刀。”

潇如尘听罢撅着嘴,切了一声,说:“这样不明不白的,算什么?”

“你要知道,我跟齐格飞达成的共识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若一不小心必然会入万劫不复之地。”

韩墨修说着盯着潇如尘问:“你想连累尚家吗?”

这点…她倒是没想过。

不过,她勾起嘴角笑着说:“说什么连累啊,我又不是尚家的人,我姓潇,叫潇如尘。”

韩墨修微微皱眉,心里叹了口气,他倒希望她是尚家的女儿。

“就算哪一天我真的出什么事,也与尚家无关。”

潇如尘看向围墙的方向,深吸了口气说:“太后寿辰大赦的名单就快定下来了…”

她看向韩墨修,问道:“我们家有没有在赦免的名单里?”

韩墨修妖孽一般的脸抬头迎着阳光,一层金光将他包围。

这让他的容貌看起来更加摄人心魄。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06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