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奔跑吧兄弟爽文 我和侄女小方

“大小姐真的很厉害啊,奴婢还从没见过有人这样子做呢。”明月满眼都是惊奇,她是当真第一次看见。

用符纸驱邪倒是正常的,用符纸做别的事情就当真是稀奇得很了。

文娘子听着这种夸赞也是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口茶水,“叶还算是好的,自然有别的人比我厉害,不过他们都不显露而已。”

明月摇了摇头,“奴婢看来大小姐已经很厉害了!”

本来听着他们大小姐大小姐的叫文娘子是不习惯的,可是听多了竟然也觉得顺耳许多,也就懒得纠正这些了。

她听着明月的话,脑子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过会儿城中来巡逻的是天师吗?”

这个可有些严重了。倘若真的识天师来巡逻。她还得布个阵法阻隔一下。毕竟一旦被人发现,大麻烦就来了。

明月虽然叶奇怪文娘子怎么好端端的问这个,不过还是很快回答了,“对,从上次开会完开始就都是换成小天师和各阶级的天师们分开在京都值夜了,说是为了保卫京都安全,具体的叶就不清楚了,大小姐怎么了?”

文娘子沉吟一会儿,还是问道,“今日是初几?”

算算日子,好像应该是这几日了吧。

明月在家中就经常提叶识卿看日子,所以脱口而出,“是初十!”

这话一出口莫名的让屋子里的气氛沉重了几分,明月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的,便有些小心翼翼,“大小姐,我说错愕了什么?”

她只害怕自己会不会不下心提起了什么禁忌的东西,毕竟各位天师严重的禁忌科比普通人要来的多得多,尤其在伺候完叶识卿以后,句让明月知道这些东西知道得更多了几分。

她现在就害怕自己是不是当真说错了话,热的文娘子不高兴了,于是某种浮起几分担忧地神色。

文娘子吸了口气,“不是你的错,只是今儿日子不好。”

这事情叶怪不得明月,再说了倘若不是她说起来,只怕文娘子都忘了这一遭了。

不过明月却听得有些晕乎,“大小姐说什么?”

“日子,今天初十,师父没告诉过你吗?”文娘子雾蒙蒙的眼睛看向窗外,“初十,是天师灵力最弱的时候,因为,满月了。”

明月顺着她的话往外头看过去,屋子外边月亮逐渐从那些层层叠叠的乌云里露出头角来。

明月看得咽了咽口水,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大小姐……”

初十的事情她知道的,不过这种日子百年难得一遇的,她一下子也就忘记了,但是大小姐怎么知道今日就会满月呢?

明月看着文娘子,越发觉得自家主子这个小徒弟是深不可测的。

“别怕,那些东西趁着今日跑出来也只不过是一小会儿而已,乱不到哪里去。”

“但是大小姐他气息太弱了!那些东西阴气重,可能会随时带走他的!”明月指了指床上躺着的人。

文娘子看过去,零七依旧毫无声息的躺着,倘若不是胸膛还有几分欺负,文娘子都要觉得这人已经死了。莺莺虽然把自己的魂体剩余都给了零七,然而到底莺莺是漂泊了多年的,灵体不全,已经只能够让他恢复一部分了。

满月时分,百鬼夜行。

文娘子摇了摇头,“没什么,过会子你什么都不要管,只要好好地把你要做的事情完成就好了。我会在你旁边布阵,不管什么动静都不要停。还有,你要记住我是不会叫你停下来的,倘若听见任何声音让你停下,都万万是不可以的!”

文娘子面色严肃,“一定要记得。”

虽然是第一次与文娘子见面,可是不难看出来这是个不怎么会生气的性子,现在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你要说没有别的缘故,明月是不信的。

可是多年来在叶府养成的习惯让明月一事到现在不是应该自己发文的时候,于是叶庄重的应了是字。

文娘子从太师椅上起身,外头的们被乌鹭推开又关上。

那丫头总算是把需要的东西都拿来了。她吧东西跌给文娘子,眼睛里还有些兴奋,虽然乌鹭已经曹总过多次的符纸来烧水了,可是还没有看见过文娘子亲手曹总呢。

然而文娘子却并没立刻的处理生火,而是选择掏出那朱砂,沿着屋子的墙壁涂抹一道痕迹,接着讲自己手中的一根银钗递给乌鹭,“你拿着这东西就站在门口处,带回若听见有人在说话,直接刺过去,不要担心刺错人,我们三个过会儿一句话都不能讲,你只要听见有人讲话那就一定不是我们的人了。”

文娘子面色严肃得让乌鹭有些不知所措,他冷冷的结果银钗来,那釵子掂量起来颇有分量,放在乌鹭手中的时候让他觉得收都是往下坠落一会儿的。

“娘子……”

乌鹭和明月看见文娘子站在原先自己做着的太师椅处,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毛笔来,沾了朱砂在锦帕上谢谢花花,最后把烧水用的架子放上去,轻轻一点,那火焰便腾空而起了。

两个人还来不及惊讶,文娘子先考口道,“现在开始谁都不要开口,认真做你们自己的事情!记住我方才交代你们的话!”

接着编比了一个噤声的收拾,乌鹭和明月看见了都连忙的低头去坐着自己手中的事情去。

屋外乌云返佣,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要出现了,院子里的树枝被封吹得沙沙作响,门板开合的声音在刺客显示出几分诡异的气氛来。

乌鹭站在门口处,却突然觉得原本清明的眼前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这种变化让她心头一紧,顿时握紧了文娘子拿给他的银钗。

而另一边明月的感受叶好不到那儿女去。她手上握着银剪子,视线却也是有些模糊的。

外头的阴气越来越重,似乎是顺着门缝之间窜用进来的。乌鹭捏紧了银钗,耳边的风声越来越大。

明月思思盯着面前昏暗的肌肤,她小心的用银剪子挑开上层。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0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