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老公和我3p做_压在阳台上疯狂进出

丞相手启玉牌首先站出来,毕恭毕敬的说道:“云南边境蛮夷蠢蠢欲动,望皇上早作安排,以免措手难及。”皇上站起随意的说:“就依爱卿所言。”说完便走下龙椅,王公公急忙大喊一声退朝后,众大臣一脸不知所措,丞相摇摇头召集几名重臣去御书房等候。

王公公一路跟随皇上,来到御花园,皇上望着这些花草,依稀觉得那人依旧在,这时那人在悉心照料着这些花,身着一件粉色拖地外衣背对着他,转过来看到他冲他笑着叫了一声:“皇上。”是那样熟悉的庞,眉心三片粉色花瓣将白皙的肌肤打造的无与伦比,微微一笑望着皇上,皇上连忙冲过去抱紧了,一直不肯松手,眼睛滴落下压抑已久的一颗思念的珠,嘴角抽动了几下:“朕心念你,答应朕,莫再从朕的视线中消失。”

王公公赶紧跑过来侧在皇上耳边:“皇上,她不是丫头。”皇上听到后睁开双眼仔细端查着抱着的人,后退几步,芽儿急忙跪下:“奴婢是芽儿,小姐失踪后,这花便由奴婢照料。”芽儿站起身,急忙收拾离开。

王公公眼瞧着皇上如此憔悴,再一次看着这花入了神,终于忍不住焦躁的心对皇上说:“丫头走后,皇上便如斯落寞,不理朝政,不管后宫,长此下去,必定混乱啊皇上。”

皇上冷笑道:“瑾仙不也是你的孙女吗。”王公公叹息道:“丫头出了此事,老奴心里难过许久,可是老奴也是没有办法帮她。”皇上摇摇头:“朕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未能保护好,何谈天下。”

王公公继续劝谏:“皇上如此自弃,又怎能再相得见。”皇上无奈的望望天:“再相得见,会是何年何月,此时人在何处,过得是否安好。”

王公公脱口而出:“丫头如若还活着,兴许与尚书大人。”皇上突然转向王公公,突然之间想通了何事:“召颜宇卿,李中华,左向尚到御书房。”王公公心中大悦:“几位大人早已在御书房侯驾。”

皇上表情严肃,径步走进御书房安坐在龙椅上,丞相首先启奏,但未等开口,皇上便以打断:“蛮夷一事,就命兵部尚书在云南边境操练精兵,记住要在亥时至卯时并且声响有多大至多大,五日之后,倒换顺序,朕要那班蛮夷毫无精力。”丞相大喜:“妙啊,蛮夷未战先衰,我国不用耗费一兵一卒。”

皇上并无表情动作,依旧很淡定:“户部尚书,朕要下旨,全国男女一年内不准成婚,全部田产必须登记姓名,不许私相授受。”户部尚书很纳闷站在那里不敢说话,皇上看着他,略带狠意:“怎么,你想抗旨。”户部尚书立刻跪下:“微臣不敢,只是这会使全国不满。”皇上一拍桌子站起来:“晚一年成婚有何不满,一年乃至十年朕都等得。”

皇上回到寝宫,太后早已等候多时,太后非常生气:“你这是为何,如此下旨。”皇上走到太后面前,鞠一躬道:“拜见母后,儿臣只是不想再烦这男女之事。”太后笑笑:“你是哀家所生,哀家当然明白你所想,你只是不想宓瑾仙和栾辰峰在一起,才出此一招。”皇上非常气愤:“看来母后非常不满朕所下的旨意。”太后有些急躁:“皇儿竟为了一个宓瑾仙变成这样,哀家命你不许再找她,哀家是绝不会让你和她在一起。”

皇上一脸疑问道:“瑾仙到底何处得罪母后,竟如斯不喜爱她。”太后走到皇上面前,拍拍他的手苦口婆心道:“哀家觉得此人之前与栾尚书有扯不清的关系,现在又来迷惑你,肯定不知是哪里学来的狐媚妖术来迷惑皇上,哀家作为太后,肯定不能允许此类事件发生。”

皇上摇摇头,苦笑道:“就只是如此,母后,也许你却成全了他们。”太后转身坐在椅子上,认真说道:“母后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儿,为了整个江山,皇上难道非要与那个没有教养的女子一起吗。”

皇上眼神里透着敌意,微微道:“太后当真不同意朕与瑾仙一起。”太后站起来,说道:“有哀家在一日,决不许那狐媚女子迷惑皇上。”皇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凶恨眼神望着太后;“既然母后如此不想看到朕与瑾仙一起,那就请在祥安宫好生静养,永远都不要出来,那便永远看不到朕与瑾仙一起。”

太后气的说不出话来,用手指着皇上,皇上挥一挥衣袖:“来人,恭送太后至祥安宫好生静养,不许任何人打扰。”宫女太监便将太后送回祥安宫,长此封闭。王公公不解皇上怎会突然变成这样,还是斗胆问了皇上:“皇上,您不能这样对太后。”皇上翻阅着奏折不紧不慢的说:“朕是皇帝,为何做小小事便有人多口多舌,太后身子不好,在祥安宫静养乃是做儿子的一片孝义。”

王公公依旧再说,皇上显得有些不耐烦:“够了,劝朕振奋的是你,让朕不要做事的也是你,你是不是想朕将你送至大牢,你才满意。”王公公不敢再多说话,只好静静地站在皇上身边。

与栾辰峰交手之后,曦逃回王爷府将实情巨细无遗禀告了王爷,王爷震怒,只听得后槽牙摩擦的声音,王爷双眼先是布满红丝,额头青筋暴起,甚至都能看到此刻的心跳。接着他慢慢眨了眨眼,深吸一口气,脸上方才的凶狠竟一瞬间消失了,他扬了扬手:“我已知晓,你先退下吧。”曦后退着出了门,王爷双手背后,仰头看着天:“既然你选择这样走,便休怪我无义。”

王爷入了御书房,王公公看见王爷轻轻的附在皇上耳边说:“王爷来了。”皇上瞥了一眼王爷,并没有抬头:“九弟有何事。”王爷不紧不慢的走向皇上:“皇上,臣弟有要事启奏。”皇上依旧没有抬头:“是何要事。”王爷瞪了一眼皇上,接着又缓和下来;“臣弟知道瑾仙所处何地。”皇上听到后,连忙站起来,走到王爷面前,紧紧抓住王爷的胳膊:“她真的还活着,她在何处。”王爷双手合拢,恭敬的说:“云南。”

皇上赶紧跑到门口对着侍卫说:“快,为朕准备,朕要去云南。”王公公立刻劝阻:“万万不可,云南蛮夷作乱,如若皇上亲自去,实属不妥。”皇上十分坚定道:“朕定要去亲自接她回来。”王爷嘴角微微一弯道:“皇上,不如就等臣弟与王公公一同前去,接瑾仙回宫,这些日子都等了,两个月皇上还等不及吗。”皇上坐在龙椅上一直在思考,王公公说道:“皇上,老奴定会将丫头带回来的。”皇上抓住王公公的手,点点头道:“罢,罢,你们二人定要快马加鞭,将瑾仙安全带回宫中。”

我与栾辰峰这段时日的言语少之又少,不知该如何开口,总感觉大家在刻意回避些什么,栾辰峰定时定量将煲好的药送给我,休养数日,我的身体有些好转,我每天望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这段时间我重复的做着一个梦,梦里面有一条小溪,有个男子和我说话,我听不清也看不见他的样子,只能看到他腰间的玉石,就是我在古玉店买来的玉石。

尴尬几日,栾辰峰终于开口:“今日阳光甚好,我扶你出去。”我舒了一口气,寄存了许久的话语,如今只蹦出一个字:“好。”

栾辰峰扶着我慢慢的走着,一路上我不知要说些什么,走了很久很久,栾辰峰定了定神:“对不起。”

我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这几天我想了很久,没必要为了过去的事执拗,你有你的难处,换位思考,你也的确不能与我说这些事情,现在的结果就是我们在这里生活,不会再卷到这种争斗算计中,我们快变成三口之家,没有必要为了已经发生不能改变的事情纠结。”

栾辰峰紧绷的心立刻松了下来,掩盖不住挂在脸上的笑容,温柔的抱着我:“我定不会再欺你。”我轻轻的将头放在他的肩上,我享受于他的拥抱,是多么宽厚,多么舒服,正应了那句,广阔的胸襟加强健的臂弯。

栾辰峰突然定了定神,认真说道:“我们是时候换个去处。”我奇怪道:“为什么突然要搬家,你是怕王爷会找我们麻烦?”栾辰峰点点头,露出担忧的神情:“是,只怕王爷告知皇上,我们的位置,派人来捉我们。”我心中亦泛起担忧,道:“我们可以搬到那里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9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