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公公操闺女,总裁太长了坐不下去

繁星叩谢了老太太后,领着钟嬷嬷回了摘星楼。

一进屋,她刚落坐,就听到钟嬷嬷喝了一声:“红樱,蜜桔,去外头,看着门。”

红樱一愣,下意识看向繁星,倒是蜜桔想都不想地朝门口迈了腿。

想当初,钟嬷嬷还在原身身边当差的时候,就是个说一不二,极为狠戾的人。这狠戾不是说她的为人有多坏,而是她对伺候原身的人十分严苛,但凡有个小错,她都严惩不贷。蜜桔小时候嘴馋,趁着原身午睡的时候,偷吃了一颗原身喜欢的蜜枣,就被钟嬷嬷抓了个正着。钟嬷嬷不顾她才五六岁,拽着她的手到了院中央,招来原身身边伺候的所有丫鬟,当着她们的面,扒了蜜桔的裤子,狠狠打了蜜桔一顿屁股。这不可谓不是蜜桔幼小心灵里的一个阴影,就是长大了也记忆深刻。

见到钟嬷嬷被领回来时,她先是惊,后是吓,被她这么一喝,更是管不住心里的恐惧,只想听话的出去站岗,久别重逢的喜悦全没了。

红樱就不一样了,她打小就聪明,极少犯错,脑子十分清楚,钟嬷嬷曾说过,日后等她退了,红樱是原身身边最能担大任的人。

如今她虽尊敬钟嬷嬷,可到底主子是繁星,只要繁星不点头,她是不会出去的。

她此番行径,让钟嬷嬷看了很欣慰。

繁星知道钟嬷嬷这么做肯定是有私密话要说,便对红樱点了点头。

红樱明白了,和蜜桔一起出了屋子,守在门外。

门关上后,钟嬷嬷噗通一声,跪在了繁星跟前,恭敬地一拜,抬头时已泪流满面。

“姑娘……姑娘啊,老奴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姑娘了,不曾想……不曾想……”她跪着膝行了几步,两只手本来想握着繁星的手,但想到刚才在老太太屋里,自己粗糙的手弄伤了她,便不敢了,只敢放在繁星的膝盖上,攥紧成拳道:“姑娘……这几年受苦了……”

繁星立刻受不住了,原身的情绪再次作祟,逼得她眼睛发酸,怎么挣扎都无用,金豆子圆滚滚的一颗颗落下。

“嬷嬷……起来……快起来……”她下意识地想喊红樱端个圆敦过来,一会儿后想起红樱出去了,便自己起来,吭哧吭哧地搬了个梨花木的圆敦过来。

钟嬷嬷惊见,大叫道:“姑娘,这可使不得,快放下,小心砸了脚。”

“嬷嬷才是使不得呢,赶紧起来坐着说话。若不是我的缘故,嬷嬷也用不着受了那么多年的罪。”

听闻,钟嬷嬷眼泪落得更凶了,哭道:“这不是姑娘的错,是老奴蠢。若不是老奴当初顶撞了了老太太,这几年也不至于让姑娘身边没有个能护着的人!“钟嬷嬷捶胸大呼,“是老奴的错了啊……老奴没有好好照顾姑娘。”

“嬷嬷,莫哭了,快起来坐着。嬷嬷连日赶路,必是累极了,这会儿心神起伏剧烈,别一会儿厥过去了。”

钟嬷嬷在繁星的搀扶下,坐上了圆敦,坐定后,仍是一直掉泪。

“老奴虽在庄子上呆着,可时不时的有打听姑娘的消息。”

“我知。”

“姑娘可收到老奴托人带的银钱了?”

“有,不过……”繁星苦笑了一声,“嬷嬷,这些事就别提了,都过去了。”

钟嬷嬷一听,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咬牙愤恨道:“这帮杀千刀的,老奴咒他们将来不得好死!日后要他们一个个加倍的吐出来。”

繁星噗嗤笑道:“嬷嬷这脾气,就是被磋磨了这么许多年也没变。”

钟嬷嬷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但若是事情牵扯上原身和陆苑仪,她就会从一只老母鸡变成一只母大虫。

钟嬷嬷被繁星如此笑话了一番,便不哭了,跟着笑了笑,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能狠便狠,总比让人欺负到头上的好。姑娘……让老奴好好看看你……”

说着,她慈爱的眼神就绕着繁星看了又看,不禁叹道:“已经长这么大了……比大姑娘生的还好看……”

大姑娘自然是原身的母亲陆苑仪了。

“可嬷嬷老了……“繁星忍不住眼睛发酸的道。

钟嬷嬷比老太太还小三岁,老太太虽说保养的好,一头墨黑的发,可她也不至于这个年岁已经白发苍苍了,就是比她只小了几个月的秦嬷嬷,看着都不像和她是一个辈分的,她像是比两人大了十来岁,满面沧桑,可见在庄子上吃了多少的苦。

“人哪有不老的……姑娘莫多想,老奴好着呢。老奴身子也好,就等着姑娘今后嫁个如意郎君,儿孙满堂,老奴还等着给姑娘带孩子呢……”

繁星撑不住了,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

哪怕这其中大多是原身的情绪,可是现在她觉得,钟嬷嬷这一生就是为了原身在活,再苦再累,都生生咬牙挺着,若不是日后她实在受不了病痛的折磨,也不至于死得那么惨。

想到她是因病而死的,繁星打了个激灵,问道:“嬷嬷的身子真的好吗,你可别瞒着明琅。若是有病不能拖……”

钟嬷嬷僵了僵,转而笑道:“真的没事。姑娘要是见老奴脸色不好,那是连夜赶了几天的路累的。休息几日便好了。这年纪大了,哪有没病痛的,都是小毛病,腰疼什么的,不碍事。”

繁星听她这么说,心里已经有了计划。就算真病大发了也没关系,她有甘露,明日开始,她就想办法让钟嬷嬷服用,还有她这双手,定让她安安稳稳地活到一百岁。

“姑娘……”钟嬷嬷的话到了嘴边又止住了,似有难言之隐,过了一会儿才道:“姑娘刚才在老太太那里,应该拒了老奴来伺候的。”

话落,她的手攥得死紧,还微微颤着。

繁星了然道:“可是老太太要你盯着我。”

钟嬷嬷一惊,抬头看向她,却见她哭红的眼中划过一丝冷芒。

她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从小就是个没心眼的,天真可爱,被护久了又哪里知道人心的险恶,可如今才多大的年纪,眼神早就没了当初的天真纯良,像是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和沧桑,变得如此老练,仿佛能看透所有人的人心。

这样的眼神让钟嬷嬷心疼,怎能不联想到她不在身边的这几年,她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顿时眼眶里又聚起了泪,泪眼婆娑地道:“姑娘……老奴真是悔不该当初啊!“

若她当初没有顶撞老太太,她便还能留在侯府里,哪怕不能日日在身边伺候,也总会有其它办法护着她的。

“嬷嬷,就像你说的,人总会老的,自然也得学会长大,我只是比一般人早了些时候受磨练罢了。这未必不是件好事,嬷嬷别多想了,如今我不是好好的吗?”

钟嬷嬷点头称是,抹了抹眼泪道:“姑娘能这样想就好。可老太太那里……”

“照实说!老太太要你汇报什么,你就汇报什么,我每日做什么,说了什么。你都不要隐瞒。我虽出来了,可到底还绑着个丧门星的……”

钟嬷嬷喝道:“姑娘莫说了,莫说了!!”

她看起来很生气,再也顾不得自己的粗手会弄伤她,激动地握紧她的手道:“姑娘是含着金汤勺出来的孩子,哪会是这种命,没有的。那都是别人道听胡说来的,姑娘不要信,一个字都不要信。这世上若真有什么相克的,那也是命里的定数。若是自己是个好的,怕什么鬼怪邪说。没有的,没有的!”

这样的话,她也曾对老太太说过,什么克六亲,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若是真克,国公府的人不都还好好的吗,至于大姑爷大姑娘,那都是自己的命,怎么不说大姑爷上战场是皇帝老子的命令,那是不是皇帝老子才是所有问题的症结。还有国公府里的那些事,在她看来那都是自作孽不可活,与她的姑娘何干。

为什么就没人相信她的姑娘是个好的,是个比菩萨座下的金童还要可人的孩子。

繁星听着这话,眼神柔和了许多,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从这个可以算是陌生人的老人家嘴里听到。哪怕是她的亲生父母,她的爷爷奶奶,还有众多姐妹兄弟也未曾这么说过,刹时让她的心暖了一片。

“有嬷嬷这些话就足够了。嬷嬷……明琅不想你为难。”

钟嬷嬷十分感动,抚上繁星落在耳边的头发,道:”姑娘的意思,老奴明白了,但是姑娘你放心,老奴这辈子就两个主人,一个是你的母亲,一个便是你。此生再不会听命他人,哪怕那人是老太太……“

在庄子里磋磨了六年,早已将那份主仆之情还尽了。

“我明白的,嬷嬷便如同是我的亲祖母。”

亲祖母三个字一出,逼得钟嬷嬷埋头到了繁星的膝盖上,哭得泣不成声。

繁星安慰了好久,她才没继续哭下去,回神后便问:“姑娘身边不能只有蜜桔和红樱两个人,姑娘对这事是怎么想的?”

“本来是诸多困难的,但如今嬷嬷回来了,便迎刃而解了。我想从府外买人……”

钟嬷嬷赞同的点头,“姑娘与老奴想的一样。侯府中的人一个都不能用,这事就教给老奴吧。姑娘不妨先说说,想要怎样的……老奴心里也好有个底。”

怎样的……?

繁星笑道:“漂亮的。”

钟嬷嬷:“……”

这点倒是和小时候一样,半点没变。

------题外话------

作者有话说:

今天PK了,嗨起来!

瞧,我说钟嬷嬷是个好的吧。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92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