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啊…啊…嗯…我要…快插我/大肚子孕妇啊轻一点

“尚可!”她无所谓的颔首,任由盼春把那步摇别在如墨堆叠的青丝上。

她每个月都会去一次玉龙寺,这次带的是赏夏和慕冬,赏夏是个闲不下来的,一路上小嘴吱吱喳喳倒也去了一丝赶路的烦闷。云秀坐在宽敞舒适的马车上,漫不经心的翻看着话本,听着她俏皮的声音。

一行人顶着熹微的晨光出发,等待了玉龙山脚天色已经大亮。玉龙山建寺的时间很久,但所处的位置却离京城较远,今天又不是正经上香的日子,所以前来参拜的人却不算多。

比起常年门庭若市,钟鸣鼎沸的护国寺来说,这人算是少的了!

云秀下了马车,一步一步慢慢爬着,也不着急,怡然自得的观赏两边的风景。这玉龙寺还有一个没有护国寺讨人喜欢的原因就是这长长的石阶了,大门大户的夫人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爬到了山顶先去了半条命,哪还有心情参拜佛祖?

不过褚云秀习惯了,这条长长的石阶她从六岁爬到现在,道路两旁生长这不同的各样植被,一年十二个月,月月景色各不相同,让她连点厌烦感的都生不出来。

快要上到寺庙所在的地方的时候,云秀不经意间的抬头,看到顶端的平台上立着一道雪白的身影。

那人逆着光,教云秀瞧不清他的长相,但远远看去那身姿如松柏一般挺拔,一袭雪白的僧袍纤尘不染,清晨的微光晕染在他的身周,竟然如同佛祖身上环绕着的佛光一样,只消看一眼就让人感觉心灵被洗涤了一样通透舒畅。

玉龙寺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位的得道圣僧?

云秀一行人脚步不停,马上就走到了石阶上,眼波流转之间不经意的就看见了一张惊为天人的脸。

可能是少了那些多余的修饰和遮掩,那俊美绝伦的脸庞就这样直接冲进她的视线,带给了她深深的震撼。

褚云秀低头敛眉,眼眸微动,神色如常,只极快的多瞥了一眼,但那心神震荡的感觉依旧没有少上半分。她不敢再多瞄,生怕自己玷污了这一片圣洁之地,脚下步伐加快,素手提着两边的裙摆匆匆而过。

原本站在原地的白衣僧人,在她匆匆经过以后,慢慢转身,看着她摇曳而去的背影,凤眸上挑,眼里多了丝玩味。鼻翼翁动,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淡淡清香,刚才周身空灵的气质荡然无存,反倒是平添了几分妖异……

“慕冬,这玉龙寺何时有这样一位钟灵毓秀的得道高僧了?”她每次来,须得在玉龙寺住上一晚,是以现在不急着参拜,而是先来到了她在玉龙寺的小院。

慕冬也是从未在玉龙是见过这位僧人,这玉龙寺虽然说小不小,但来来去去也就那些个人,如果那位高僧给人的印象如此深刻,如果是玉龙寺的和尚的话,她不可能不记得。

“小姐,我马上就去查一查!”

“嗯……”褚云秀把玩着手里的瓷杯,漫不经心的回道,这会儿她已经从那人给她的震撼感里走了出来。反倒是觉得不大对劲。

玉龙寺的主持方丈那是真真的得道圣僧,参悟禅道多年,甚至可以窥视天机。玉龙寺的每一位僧人更是不慕名利,断绝红尘,褚云秀那条石阶走了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杵在入口处不动的。玉龙寺,可是从来都没有过迎客僧人……

褚云秀放下手中的瓷杯叹了口气,希望这一次能有幸拜见那位净空大师。

她从小就听母亲说,净空大师是真真的得道高僧。那年母亲有了身孕遂来还愿,参拜同时为她抽了一条签文,却偶然得到了净空主持亲自解签。

母亲说她还记得净空大师一向淡漠出尘的表情竟然出现了一丝惊奇,然后拿过签文细细探看,斟酌了许久才说:此女虽生来不凡,降世时甚至会惊动天上的诸神,只可惜了注定一生坎坷,多灾多难。

天生不凡,一生坎坷,多灾多难……当年的母亲才只有二八年华,哪能接受得了自己尚未出生的孩子可能会一生不幸的消息,于是气愤难平,全把净空的话当做了胡言乱语。

只是等到了自己出生的时候,尚书府上空祥云密布,京都的芍药竞相开放,这一切都让她不得不信那日的判词……

“忘尘大师如果实在无聊,不如回护国寺潜心专研禅道,不要再在我这欺负我这老实的徒弟了。”此时的净空主持正在自己的禅院进行每日必修的早课,刚好结束早课,就看到自己刚收的小弟子正一脸委屈的看向自己,身后跟着一位身穿洁白僧袍的僧人。

只不过,这位僧人虽然身穿僧袍,须发全无,但那脸上的恶劣笑意却完全不像是一个正经和尚应该有的。

“俗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净空大师慈悲为怀,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同为佛门中人的小生被人害了性命吧。”忘尘自然的走进了禅房,随便拿过一旁的蒲团往上一坐,好似这里是他自己的禅院一样。

“慧明,你先出去。”净空大师放下了手中的念珠,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等到慧明将房门仔细的关上,感受他的脚步越走越远,才低声说道,“我本已经脱离红尘已久,无心过问这些俗世之事,你求我恐怕是找错人了。”

“哼!好一个不问世事已久,如果护国寺的那些个秃驴也如你一般,我还用求到你的头上。净空大师还是再多考虑一下吧……”忘尘听完净空的话,神色晦暗不明,从衣袍中拿出一个东西随手丢在了地上,直起身来扭头就走。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忘尘走到了门口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突然停下脚步,没有回头但却低声说道,“今天早上我在石阶上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香客,像是你这的常客,容貌极其出众,你应该知道她是谁吧?”

净空已经重新将念珠放到了掌心,口中默默念着晦涩冗长的经文。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829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