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女主角被下药沾污-征服美女董事长

对方同时也敏捷迅速的往他攻击,北堂帝对於这冒然的袭击感到一阵惭愧,怪罪自己竟然掉以轻心了。

虽然第一次的袭击失败,但他可是能力归类在高阶级的杀手,接着还是成功的抓住了对方的颈子。

看着被自己抓住脖子,随时随地可能被自己杀死的人,对方似乎并不打算求住或者是向他哀求,只是安静的瞪着自己。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不会畏惧死亡而开口哀求的人,所以他非常不理解,明明刚才对方还有求生意识的会反抗自己,但这时怎麽像是在等待死亡降临一般。

[为什麽不反抗]北堂帝不解的开口,这永远不受影响而掀起波动的瞳眸,有了那麽一丁点不同的色彩。

[反抗又如何]闻言,托斯感觉好笑的看着对方,冷然的微笑,彷佛在讽刺对方的问题似的:[真是可笑的问题。]

就在对方冷笑的同时,赫然感觉的空气中的躁动,惊觉自己似乎又多此一举了,正打算马上杀了对方的同时,一个巨大的力量猛然袭向自己,这冷不防的攻击,让北堂帝毫无预警的摔跌在地上,随之的是腹部一阵被利器刺穿的剧痛。

[唔......]习惯性的忍耐,但还是不由得发出闷哼。

[别杀了他。]绝不接受反驳的命令,托斯冷笑的看着面容因为剧烈疼痛而有些扭曲的北堂帝,一字一句的彷佛恶魔蛊惑人心一般:[他、是、我、的。]

话落,本来硬撑着意识的北堂帝,似乎还是抵挡不了大脑的生理反应,眼前的意识随着剧列的疼痛,渐渐抽离。

在馍糊的视线中,北堂帝缓缓恢复意识,这时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间看来类似病房一样,空气中弥漫着药水气味、钢铁冰冷的房间。

当时伤口造成的疼痛隐约告诉着自己,现实便是跟他想的一样。

他任务失败了,他被目标抓住了,他受伤了,他......即将死了。

接着感觉到身边有人靠近,虽然已经是个负伤有即将被处死的杀手了,但从小接受的黑暗教育,反射性动作的掀过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单,强忍着腹部伤口裂开的疼痛,攻击过去。

但对方也不是什麽简单的角色,轻而易举的看穿遮掩住视线,藉机攻击过来的手,轻松的抓住北堂帝的手腕,转眼间的一阵动作,北堂帝便被制伏的压在床上了。

被反制住手腕的北堂帝,咬紧牙关,侧瞪着压制自己的人。

虽然当时不能确定,但身为杀手的他马上就认出对方是当时攻击了自己的黑影。

跟他有着一模一样东方人面孔,左边流海有些挑染,但这些都不是北堂帝所在意的,他的目光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对方那属於野兽的朣孔,以及肩膀处的刺青。

那是米尔多家族暗部高层干部的特徵,被改造的眼晴瞳眸,象徵着此人是属於暗部的能者,刺上有着独有代号的刺青,是表示仅次於当家,与家族的人有着同等地位的存在。

[可以放开他了,冷都。]一道足以将人魂魄勾离的磁性声音从後方传来。

被吸引了注意的北堂帝转过目光,勉强用余光看见了来人。

是他,他的目标,一个令他有些在意的存在,托斯˙米尔多。

[这样好吗,少爷]皱了皱眉头,虽然冷都有自信自己绝对能保护好托斯的安危,但却有些疑惑对方为什麽要留下北堂帝。

要知道,杀手组织的杀手都是非常危险的,如果让对方伤了托斯一分一毫,自己绝对会被家族的众女性们大卸八块、千刀万祸。

而且多年以来服侍托斯的冷都非常明显的发现自家少爷眼里的恶趣玩味,这发现更是令他欲哭无泪。

因为往往只要托斯一露出这样的眼神,最带衰的永永远远都是他。

想当初,托斯莫名奇妙找到了小时候与自己和拍的照片,当时的托斯常常被喜欢玩变装秀的夫人与家族的几位女杰打扮成女孩子,而自己则是配合服装样式的扮演男主角,与托斯一起拍了一大堆沙龙照。

结果不知道脑袋怎麽想的,托斯竟然命人去买了一大堆的女装,然後在几次的通告中都强迫自己扮成对方的女伴。

说要他女伴男装不要紧,反正有了这个主子,他什麽丢脸的事情没干过,但就是再拍照的时候糗大了,基於身高的因素,身高本来就高出托斯的他,这时扮了女装,正常情况都应该比对方矮一节才对,所以从一开始到所有通告结束,藏在裙子底下的双腿,一直都是处於半蹲的姿态,到後来,害得他差点没断腿。

回想起自己的悲剧回忆,冷都只感觉一阵冰凉贴上背脊。

[没关系没关系。]讪讪的挥了挥手,托斯笑得十分魅惑人的说着,接着踏着优雅轻盈的步伐来到一旁。

虽然自己的猎杀目标自投罗网的走近自己,但此时的北堂帝却已经没有任何想杀害对方的想法了。

身为杀手,只要任务有失误,杀手便等於被组织遗弃了,就算回到组织想做些什麽来将功赎罪,组织也不再打算收留,甚至会对其展开猎杀行动,就像他之前猎杀的前辈。

现在更别提他自己被对方抓了这点,而且命还给对方保了下来,这简直是一种耻辱。

[怎麽了,不打算杀我了吗]偏着头眯着眼睛,托斯笑得非常柔美的说着。

虽然外貌气质看来都属於向着光明的天使,但给予他人的感觉,却有着一种虚幻、谎言的错觉。

看着对方的有如上帝杰作一般的脸蛋,北堂帝不明显的愣住了,但也只不过一瞬间而已。

收回目光,别过头冷哼着:[杀手任务失败,就等於是自己了结了,看你们要杀要剐。]

这小鬼还真是别扭。虽然看来知道不是刻意的,但一边看着的冷都,感觉北堂帝这时好像在耍帅似的,不由的心里吐槽。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当我的下属。]绝美的微笑,一概的擅自命令,不容许他人的反驳一般。

[我拒......]就在拒绝两个字还没完整出口时,忽然一张写满文字的白纸出现在自己面前。

因为距离太近看不请处,北堂帝退後了一些距离,但也没有打算看对方拿出的东西。

[这是你们组织的身分记录喔。]笑得十分趣味一般,托斯勾了勾嘴角的接着说:[你们组织已经将这个记录交给我了,这就表示你是我的了。]

闻言,北堂帝皱起眉头,立马把对方手上的文件抢过来看。

确实的,这是他的记录。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74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