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老师把我单独留下辅导/怎么和儿子提那个吗

“不是~不是,飞机上刚认识的。晚上约了一起吃饭。"青菜连忙解释,又觉得自己说的多余。

"我晚上可不想看见他,除非你想3p。"他依然冷冷的眼神这次送给对面的青菜。带着威胁的意味。

“不会~ 不会~ 再见! 再见 !” 青菜连忙摆手。朝着钟让走去。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什么都没说,青菜低着头走在后面,钟让带着怒气快速走在前面。

水性杨花,再也不能看到这个女人了,被她气死了,还带他去吃那么廉价的食物,当他面乱勾搭,被她无视到这种地步,从来没人能这样无视自己,越想越气走的越快。

青菜踏着木屐感觉自己快要赶不上了,走的越来越慌张。看到依然等在门口的轿车,钟让什么都没说上车走了。车从她身前划过他依然一张扑克脸,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一路上连句解释都没有,把他当什么,晚上我还有各种很重要的事,你自己慢慢反省。

————————————————————

文中提到的狩衣,可以自行百度,参照阴阳师~~·总之超级好看。

青菜一脸问号,可能是他刚才打电话有什么事心情不好吧。

算了,本来就是萍水相逢。虽然他生气的样子还挺帅的。可惜了,估计以后也不会见了。

青菜想着这些拉开了宅子的大门,天慢慢暗下来一个人在这里感觉有点害怕,想了想打了几个寒颤,她赶快进去洗澡休息了。

泡了一个舒服的澡的青菜,穿上房间配的睡衣,把下午采购的食物和啤酒从冰箱取出来,坐在房间里一个人自斟自饮。

孤单的时候又想起自己悲催的刚刚结束的那段恋爱。

本来作为跳级生16岁到了大学,因为被学姐特别照顾才认识了学长。

第一次见学长就被他的俊脸和阳光干净的气质吸引。

但是交往的两年,最多也就是牵手拥抱接吻,没想到他跟学姐都睡得那么熟练了,现在看来好像自己才是那个介入者,本来人家可能都是一对了,要不是自己死缠烂打,抢到手又不喂饱他怪不得会被别人插足,只能怪自己之前太矜持。

其实自己也挺想的吧,现在19岁了,马上就20岁还没体验过那种滋味,可惜啊,学长你太可惜了,坚持坚持结果就不一样了,要不然今天晚上就是我们俩在这里和服大战了。想着这些青菜两罐啤酒下去感觉有点醉了。

不是有点,直到发现对面坐了一个男人,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点恍惚了。

对面跪坐的男子穿着深蓝色暗纹浴衣,发型还是下午那样简单扎起来,只是浴衣穿的有点松垮半个雪白的胸膛能看到大半,没有想象中那么瘦隐隐看着有些肌肉轮廓,只是太白了,感觉自己都比他黑两度。

妖孽,张那么好看干嘛?想到这里青菜酒醒了几分。

“ 你怎么进来的。 ”青菜不自觉往后退退,好离这个撒发勾人香气的男子远一点。

“你开着门不是等我的吗?还喝了酒助兴你还真是可爱呢?”苍汰已经移到她面前,一只手环着她的腰,一只手把她还有点湿气的头发往后拢,他俯身用冰凉的嘴唇给她发烫的脸颊降温。粉色软肉从眼角脸颊到她丰满樱红的唇瓣,先是轻啄然后觉得不尽兴狠狠的吸吮起来,

青菜被他弄得神智不清,刚想喊,就被他狠狠含住舌头推进去跟她被动的缠绵。冰凉的手从胸前伸进去冰的她身子一紧,还没反应过来浴衣带子被扯松让他方便揉捏她胸前饱满双峰,嘴唇被她吸吮乳肉被他肆意揉捏,她身体开始有了奇怪反应双腿间有些悸动让她不由狠狠加紧。

被他推倒在墙上,一手扯开一侧的衣服,雪白的肩膀和一侧肉球弹出来,还微微颤动就被他一下含住,牙齿轻咬乳头,舌尖在顶峰来回轻扫,另一只手伸进衣服里揉捏另一只,

“别~~别舔~~好痒~求你了。”青菜头靠在墙壁上身体被他的手臂拉成弓形,一只手轻推身前这个越来越进犯的男子,一手背抵着嘴唇,想来压制自己忍不住的呻吟声,这付画面让男子更放肆了,分开她的腿露出白色棉质内裤,小穴前的布料已经被她的蜜汁沾湿

“不要~别~求你了 ~。”青菜有点慌了,虽然她也想尝尝美男子的味道,但是这样陌生的关系就把自己交代了说不过去。她带着哭腔求他,但是身下的男子以为她是欲迎还休。扯下她的内裤把她放平在榻榻米上,

“嘴上说不要,身体确很诚实,你看你都湿成这样了,”他用手指勾起一滴蜜汁,把手指放在口中品尝,

“还不错~我来帮你好好吸吸。”俯身把脸埋在她两腿间,仅仅用舌头轻轻扫过就惹得青菜一阵轻颤。

“好粉嫩的小穴,平时我都不怎么这样伺候女人,你还真是特别存在。你的蜜液还真是美味,我今天就破例好好给你吸吸,”他用牙齿轻咬那块小小的软肉,酸痒酥麻的感觉像电流从下身窜蛮全身,小穴的蜜汁又涌出一批,她太敏感了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攻击。

“呜。。。。不要。。。。。求你了。。。不要。。。好难受。”她带着呻吟的腔调让身下男人更硬更痛迫不及待的想要狠狠操干她,吸的渍渍的水声越来越明显,她相似清泉流出的不止不尽,越吸越多。

“”乖~现在~就让你舒服~你看你下面都那么想要了,他说着用手指轻轻往里探,只是一个手指已经冲破她的初次极限了,肉穴紧紧的包裹着他的手指,里面的媚肉不停的绞动, 热烫潮湿的肉穴让他手指舒服的不得了,但是他没探入几分就发现不对劲,明显有了阻隔。

“痛。。。。。痛。。。。。你住手。。。。我还是第一次。”她有点急了,一只手拼命推他。

这层薄膜让他清醒了一些,如果是平时他可能当助兴无视她们的喊叫,但是是处女的话这样就有点过分了,毕竟第一天见面还没有认识就这样不太好。只是这肉穴感觉太美好了,不用进入就知道有多消魂。

他停了动作,跪坐下来伸手拉了旁边的毯子给她盖上。冷静一下。

屋子里都是她淫液的味道,脸上带着潮红的青菜躺在地上,盖着被子也能联想到她那依然湿润的小穴。

再待下去他怕是要控制不了,他冲到浴室用手给自己硬到胀痛的肉棒泄了火,又用冷水给自己好好清醒下,这下冰凉的身体更加冷了。

他回到卧室刚才经历了半场激战又喝了酒的青菜已经昏昏睡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36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